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海燕的博客

真诚,永远是人性中最美的花朵

 
 
 

日志

 
 

【原创】家丑-婆家篇(2008-32)  

2011-10-06 20:38:59|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12-20   怎么不是真的

1、          上午,和昨天一样,天冷的滴水成冰,男性儿孙跪趴在院子里的草席上,又得哭丧还得忙碌着人家忙丧事的人要什么东西时随时应对,昨天晚上还守了一夜灵没合眼,再加上没洗脸没刮胡子,见人就跪的膝盖处已满是泥土,老公的模样憔悴的看着都让人心疼了。女性家眷坐在上房,守在灵床前,昨天送出信后,不断有亲戚还有儿女们的各种社会关系前来吊唁,依旧是有来者就哭一次,儿媳妇要忙不迭地上前给人家磕头,然后被人家赶忙扶起来,如果来的是年轻些的,一帮人磕一个头就行了,要是年长的多些,就要依次磕头,不断地反复着。还有一个最折磨人的过程,那就是谁的娘家人婆家人以及亲朋好友社会关系来了,谁就要哭着到大门外的十字路口去磕头,然后再哭着走在前头把人领回家,要是能哭出来还行,要是哭不出来,真是一件苦不堪言尴尬至极的事情。

2、         “爸爸,你闭上嘴吧!别挂着俺妈,俺妈有俺这伙呢。”正听着嫂子说话,突然听见大姐‘哇’地一声哭着说,抬眼看时,大姐站在灵床前正伏身用手托着老头子的下巴往上合,一放下手,嘴唇就会张开,听见她这一哭,屋子里的人就都站起来凑过去。

3、         “是假牙的窍,不是有挂心事,别给他动了,就这么着就行。”见大姐总是用手托着老头子的微微下垂的下巴哭着念叨着让他闭上嘴马却总闭不上时,嫂子挺老道地说。

4、         按照农村的风俗,逝者眼睛应该是闭上的,嘴巴也是紧闭着的,要是睁着眼张着嘴的话,就认定亡者是有挂心事而闭不上眼合不拢嘴,这样就会走的不安心。这种时候就会有亲人边哭边用手念叨着让他放心之类的话,轻轻地给他合上。

5、         嫂子说了原因大姐也不听,还是站在那里一边哭着一边说:“爸爸,合上嘴吧,别挂着俺妈了,合上嘴吧,一边还是用手轻轻地托住老头子的下巴往上合,托着的时候,嘴巴是合拢的,一抽开手,下巴便又落下来,努力了几次后还是一松手就落下来,大姐把手抽出来就不再做努力了。”

6、         当她声泪俱下地哭着说,‘爸爸,合上嘴别挂着俺妈’时,我在一旁听着就有点歪曲事实说假话的味道,心里说不出是个啥滋味,心想,刚刚还都在说老头子如何如何自私,明明也都知道老头子不会挂着别人,大姐却非得这么动情的反复着说这一番话,要是老头子真是个有情有意,是个很会疼爱牵挂别人的人时,这番动情的话肯定马上会引起一片大哭声,这个好,大姐自己哭了两声,见没有人附合着她哭也就嘎然停住不哭了,更让我没想到的是,她刚从老头子的下巴底下抽出手来,转过身去接着就收了悲伤的表情,换了另一副冷冷的口气说:“哼,这个老头子,自私的很,他挂着过谁呀?他谁都不挂着!”说着坐回到床边去。

7、          “爸爸,”过了一会,大姐又站起来,动情地叫着走到老爷子跟前,把手伸进袖子去摸他的手,一边摸着一边说:“爸爸,你这一辈子舍不得吃舍不得花,成天细细的了不得,挣这么些钱还成天算算计计的,花点钱和割你的肉一样,病成这样上医院里去打个针都舍不得雇个带棚子的摩的,省来省去,省给谁?你两眼一闭除了身上这点衣服,你可啥也带不走哇!”说完又把他的胳膊举起来,冲着坐在沙发上的三姐说:“立秋,你看咱爸爸的胳膊挺软乎,一点也不硬,按说两天了,早就该打不过弯来了,可你看这个,”她反复地弯了几下后说,“还挺软乎挺软乎的呢。”

8、         “肯定不硬,咱爸爸的灵魂早就上了天堂了,你别光动咱爸爸,”三姐制止大姐说,“让咱爸好好歇歇,你光麻烦他干啥?一会动他这里一会摸他那里的。”

9、         这就是亲闺女亲爹,生前打的‘吱吱’的,动不动就气的‘咯咯’地往上嗝气,可到最后还是这么亲近老头子,看着大姐过一会便从坐位上站起来,亲近地伏身看着老爷子,把手伸进长长的寿衣袄袖子里一会攥攥老头子的手,一会伸进去摸摸他的手,虽说嘴上是数落着的,但眼神和表情里还是流露着说不出来的那种留恋和不舍,我默默地看着这一切,心里挺为这种父女之间的骨肉深情感动着。

10、     这就是亲闺女,虽然也说他的坏话,说起来就气的住不了嘴,也抱怨他的不足,抱怨起来斜着眼厌恶地看着他的背影,可是情还是真的,恋恋不舍地一会摸摸这一会摸摸那,我就不敢太靠前,二嫂更是不靠近。看着两个姐姐对老头子的那份感情,这就是骨肉情深,这就是血缘关系,争吵和打闹也阻不断这份深情。此情此景,我就更恨老祖宗定的那些重男轻女的规矩了,老规矩中把闺女轻贱的占不到一点地位,诸多利益都被剥夺了,把嫁出去的闺女形容成泼出去的水,其实,在对待爹妈的感情上,闺女比儿子强多了,老祖宗规定由儿子来养老实在是不明智的傻举动,逼着儿媳妇去给公婆尽孝,还得要求表现得多么好,是多么不顾及人正常情感的荒唐事,自家的亲闺女,你不用表扬,更不用这规矩那规矩地去约束,她都会拿出真心来疼爹爱妈。

11、     “快着点妈,碟子里的油快没了,倒上点油。”小越的儿子看着灵前长明灯里的油快燃尽了,大叫着,小越媳妇就快步去东屋里拿了油瓶子来递给他,小小的他蹲在灵前,两只小手拿着油瓶子,往碟子里倒油,小脸上表现出一副郑重其事地认真劲,大家稀虚赞叹着夸他:“打那里都愿意要男孩子呢,你看才这么小就知道给他老爷爷守灵,还知道看着灯油,挺有责任感呢。”

12、     “要是老头子活着,看着这么些人来吃他的喝他的,还不得疼煞,这个好,躺了这里,眼一闭,人家吃啥他也不管了。”大姐看一眼躺在灵床上的老爷子伤感地说。刚才有个忙丧事的人,来屋里打电话,给饭店里订酒肴准备晚上喝酒,我听见他对着话筒说:“香肠要二斤吧,三个烧鸡,三个粉肚,三根火腿,对,要大的方火腿,猪头肉的话要一百块钱的。”

13、     不光大姐这么说,听那个忙丧事的人打电话订酒肴我也有同感,老头子静静地躺在那里,要是他还活着,谁敢这么明目张胆地花着他的钱来买这么些好吃的,可现在任凭人家放肆地吆喝着花着他的钱吃着喝着,他安安稳稳地躺在那里无声无息地再也表示不出任何的反对和抗议了,再小气再算计的人死了,只要咽下那口气,也就都放下了,活着的时候觉得这重要那心疼啥也放不下,可是眼一闭,嘴一合,啥也不知道了。

14、     中午趁没有外人了,老太太在姐姐们的掺扶下来到上房,掀开盖在老头子脸上的纸,做了最后的道别,随后就坐在沙发上放开嗓子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说,“你挺要硬的一个人,你怎么说走就走了呢,你怎么撇下我就不管了呢。”哭着念叨最后这句话时,说的有点含混不清,看得出来,婆婆很想边哭边说些动情的话,可是说着说着就味就淡下去,大家也一起陪着老太太哭。

15、     我也又很真情地哭了老头子一场,我哭他这辈子没有被人理解,哭他去了,没有一个人真正动情地撕心裂肺的疼的慌,我还哭他让人想起来没有值得惋惜难过的地方,他是亲人,他是这个大家庭的一员,他逝去了,一切只能说是应该哭,他是父亲,失去了父亲怎么能够不哭呢,可是他做的那些事,被大家批评来批评去的,好象给冲淡的又都难过不起来,最应该怎么样,却怎么样不了,是让人最难受和最受折磨的事了。

16、     为了他我动情地哭了三大场,发自内心的哭,哭了很久才停住。我的哭,是我想哭时哭出来的,这种三天式的停放,会把一种真正的情感也演变成一种演戏,因为谁也没法做到:在来人时说哭就哭,而人走了,马上就停下,人的感情不象汽车的刹车系统制动的那么准确,有的人能行,但在这种演戏做假上我是特别的不行,我要么哭不出来,要么哭起来停止不了,必须痛痛快快地哭够了,把我想哭的,把我内心里的难过全都哭出来才好受,这种哭哭停停式,太折磨和作践人了,根本都不符合人的情感规律。最让人难受的就是送桨水,一天两趟,到离家很远的村外去烧纸,然后那么远的路途还要求一路哭着回家,对一个诚实的不会做假的人是多么大的挑战。小时候喜欢去看人家家里的送桨水,看着长长的人群,谁哭的厉害跟在谁的身后头看,看着人家边走边哭,托长了声调,还念念有词地说些什么,真轮到自己当主角了,却成了难题,这种没有多少感情基础的关系,要想时时痛苦的放声大哭,真是很难做到呀!

17、     可偏偏按老祖宗的规定,儿媳妇在公婆的丧事中担当着主角,比闺女重要,这都是怎么规定的,儿媳妇能难过起人家当闺女的?简直分明就是逼着人家弄虚作假。在北屋里守灵守烦了我就又到小北屋里和婆婆说话。

18、     “你想他呀?”我来到西头小北屋里,婆婆躺在一张钢丝小床上,紧闭着眼,眉头皱成一个大大的疙瘩,我站在她的床边看着她无比痛苦的表情问她。

19、     “我才不想他呢,一个祸害渣子!祸害渣子!就是个祸害渣子!”婆婆用带着厌烦和仇恨的口气加重了语气恨恨地说着,像是在努力地赶走什么。

20、     我叹口气伤感地看着婆婆,努力体会着婆婆婆此时此刻那份又想又恨复杂痛苦的心境。

21、     “我就没寻思他长这户的病,”婆婆仍旧闭着眼和我说,“咱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缺德事,他怎么还能得这种坏病呢?我就不明白!”

22、     我也不搭话,只是默默地听婆婆诉说。

23、     “想他我倒是不想他,我想他干啥?成天和我打仗,我就寻思,他活着和我做个伴,这么大个院子,我自家害怕,有他可比没他强,怎么说也是有个做伴的,我就寻思着,他那怕就是伤根胳膊伤根腿的也好,我给他支使支使也行,只要活着有一口气,见月可有三千多块钱进家,这个好,人没了,钱可也没了。”

24、      “想想是呀,是成天和我打仗,可是打仗是有时候的,一年三百六十天总有不打仗的时候,再打仗他也做给我吃,家里里里外外的活他可干;再小气,我给他要点钱花的话他高兴了也给我点呀,回到家里总可有点热乎气。”

25、     “你这样不越想越难受么,活着的时候你就光想他的孬,现在没了,你又光想他的好。”见婆婆痛苦地皱着眉头,我终于忍不住劝说她。

26、     “咱知道怎么闹的,现在怎么光想他的好处了,打年轻风里来雨里去的,拉巴大了这些孩子,成天我还嫌他好吃,其实他也不吃什么好东西,见回是出了车回来,在马路边上找个啤酒摊子,买杯啤酒,买点花生米,买点街上拌的那种小凉菜,不吃什么值钱的东西,成天细细的了不得,褂子裤的从里到外那里有件子象样的衣裳,成天让我给他缝了又缝补了又补,哪件子衣裳不是补丁摞补丁的,进中给他的那些新衣裳,他可割舍不得穿,都叠巴起来放了橱子里,说是留着。那鞋也是,成天赶集让人家那修鞋的给他缝,前年进中给他拿回来的那双里头带羊毛的皮棉鞋,都让虫子喝了也舍不得穿,光成天留着留着,和这个似的,留来留去留的想穿也捞不着穿了,家里的东西,破破烂烂地,也没治下件象样的,过日子过了一辈子,到死也没享着多大福,唉,想想他这一辈子才没享着福哩。”

27、     站在床边,听婆婆动情的说着,我心里也挺难受,也更让我觉得,在这个世界上,谁近?还是两口子最近,儿女们都是些皮毛的感情,怎么也没想到,公公逝去以后,婆婆对他会有这份深情,按照平常婆婆对他那个憎恨和咒骂的态度,我还以为她无所谓呢。

28、     婆婆让我给她倒了杯水喝了以后又闭上眼睛说,“最后一回,他叫着我去领工资,我寻思他身体不好,不让他去,他还骂我,和我打仗,逼着我陪着他去,我也害怕他走到半路上回不来了,打了个出租车去的,早上也没吃饭,他说到那里领完了工资,就吃点,出来银行就是一溜卖小吃的,他说吃包子,俺俩就坐了一个包子铺跟前,要了六个包子,他吃了四个,我吃了两个,他问我还吃吧,我说要不再要两个也行,这么大,和牛眼一样,挺小的包子,他就又要了三个,我看着他割舍不得花钱,一个包子也舍不得多买,心想也别惹他了,他愿意买我就吃个,不愿意买就算着,我不愿意跟着他出门就是为着这个,成天是算算计计,吃个饭也让你吃不饱,人家盛上来,他吃了两个,我吃了一个,到最后一算账,人家说是要了十个包子,他就生气,说俺要了九个,人家就非犟着说是十个,在人家地盘上,知道硬不过人家,吃了这个哑巴亏吧。多买上两包子还舍不得,白算计了半天,让人家坑了一个包子钱去。吃完了,俺俩又从集市这头逛到集市那头,问问啥也贵,就啥也没买,中午饭早晚又回来吃的,回到家的时候都快两点了,炝锅下的挂面,饿的可不轻,一人喝了一大碗,想想连个包子都舍不得吃饱,可是光打的就花了五十多块,现在想想,其实他也就是脾气大点吧,也不是个坏人,也没有坏心眼子,一辈子也没好着。”

29、     二哥走进门来,后面跟着一个忙丧事的,“再拿几条?”二哥回身问那人,“再拿五条吧。”那人说,二哥就弯腰从箱子里拿出五条烟来放到他手上。

30、     “怎么还要烟,昨天不是给了他们十条了么,先抽完了?”婆婆睁开眼见那人出门后有点气愤地问。

31、     “这种事咱也没法真真究究地去追究,既然交给人家办理就由着人家吧,明知道是坑咱,也没话说,你不可不想在家里办么,在家里办丧事,权力交给人家了,就得任人家宰割。”二哥一副息事宁人的口气说。

32、      “人家家里有红白喜事,你爸爸也跟着那些人去给人家帮忙,完了事,那些人就好多分人家丧主家的烟酒,你爸爸从来不多要人家那东西,他还嫌那些人这样做,后来人家就不叫他了。”

33、     “你不是成天说他财迷好要人家的东西吗?”我不敢相信地问。

34、     “他好要自家孩子的东西,人家的东西他不好要,”婆婆用了绝无仅有的自豪口气说,“那些人多买了烟酒来分,你爸爸就不要。”

35、     “真的?”我吃惊地问,心里瞬间有了肃然起敬的感觉升起,这么些年来,第一次从婆婆嘴里听到关于老头子的正面报道。

36、     “怎么不是真的!”婆婆用犟犟的口气郑重地说。这是结婚二十多年来,从婆婆嘴里我第一次听她到对老头子带了赞赏口气的肯定。

37、     “原来我怎么没听见你说过呢!”我也用犟犟的带点责备的口气回问,像是嫌婆婆抹煞了老爷子的成绩一样。

38、     天黑下来的时候,要举办一个仪式,要求亲人手执一柄绕满着纸练的祭品往点燃着的一大簇香头上按,抬起来时纸练上粘起来的香头多就说明亡人是牵挂你的,一边按还要一边念念有词的说着什么,顺序是从大到小,大哥第一个开始。

39、     “爸爸,你挂着俺吧?你要是挂着俺可就抱抱香!爸爸,你挂着俺吧?你挂着俺可——”大哥动情地说到第三遍时,已是泪流满面,声音里都浸满了泪里,我的眼泪又一下子流出来,为大哥对这个并不疼爱他的爹还有这份真情,按照顺序,大家依次接过纸练来举着绕着点燃着的香转动,嘴里都象背课文一样说着这段话,虽然是这样说着,但是大家心里分明清楚,老头子是谁也不会挂念的,活着的时候都不知道疼,去了他还能挂着谁?

  评论这张
 
阅读(14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