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海燕的博客

真诚,永远是人性中最美的花朵

 
 
 

日志

 
 

【原创】家丑-婆家篇(2008-21)  

2011-09-09 18:49:52|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11-19   太在乎世俗了

1、         说不提,真的就好长时间没再问他,也没看见过他在家里接听他家里打来的电话。

2、         老公进门的时候我还肚子疼的躺在床上,“歇一会你给我熬点红糖水喝呀,”见他回来我说,我像是盼来了救星。

3、         “行。”他脆声地答应着,抬头看看,却没见他往厨房里走。

4、         “那你先洗澡吧,我给你把水烧好了,洗完了澡再给我熬。”我忍着疼痛说,过一会我听见他脱衣服的声音,就知道他要洗澡了,可肚子疼的一阵紧一阵的,我只好问:“你脱完衣服了么?”

5、         “嗯”他回答。

6、         “那我自己熬吧。”我边说边捂着肚子下床。

7、         “我一会就洗完了,洗完了我给你熬。”他高声制止我。我于是又回身上床把身体捂在被窝里。

8、         过一会,我听见他切姜的声音,又过一会他端着小锅进来,边走边说:“你就愿意喝我熬的红糖水是吧?我熬的就是好喝。”老公穿着睡衣,头发湿漉漉的,一边往碗里倒糖水一边忙不迭地自夸。

9、         我坐起身来,双手接过碗趁热喝一口:“还别说,你熬的就是好喝。”

10、     “我切的姜细。”他说。

11、     “不光姜切的细,熬的火候也正好。”我说。

12、     老公听到我的表扬,和个孩子一样高兴的脸上放着光。

13、     刚才我就想,别光成天嫌弃他粗拉,找他的毛病,和这个似的,病了躺在床上有个给端水的也好。

14、     “老太太陪着老头过来拿药了,一会,我过去看看。”老公看着我的脸小心意意地说。

15、     “中午让他们家来吃饭,你出去买点好吃的。”我诚心诚意地说。

16、     “不用了,在外面找个地方吃就行,老头子说了,他出钱下饭店,再去上一会吃红烧肉的那个饭店里,他说他吃着那里的红烧肉味好。”

17、      “要不你请,别让老头子请了,这样显得不好。”我歉疚地说。

18、     “这个啥不好的,老头子有钱,他要是没有钱咱还能让他拿么,再说咱请了好几回了,二哥一回都没请。你就别过去了,到时候我吃了给你带回点来,你等着我。”

19、     “不用,你吃完了回来,给我炒个萝卜丝就行。”

20、     “你饿吧?,饿的话我先给你蒸上米饭。”老公问。

21、     “饿,从早晨我就没吃饭。”我有点可怜地说,“不过你先管他们吧。”

22、     他把米饭蒸上,“那我走了,”他歉意地说,“老太太过来了,我不过去凑凑不大好。”

23、     “那当然,上春城饭店吃吧,那里的腰花挺嫩,让老头子吃点。”

24、     “依着老头子吧,他愿意上那里吃就上那里吃。”

25、     老公手机响起来,我听到他在电话里指挥着二哥到饭店里集合。

26、     临出门,我看见他弯腰从低柜里拿了瓶子白酒提着就担心地说:“可别让信哥喝酒,他开车。”

27、     老公顺口应着:“我知道。”

28、     我知道我嘱咐也白嘱咐,所以只是提醒没太揪着衣领子较真,男人见了酒不大好抵抗。

29、     “放了你这个大包里背着,要不人家酒店里看见不愿意,人家不让自带酒水。”说着帮着他从低柜上提过包来,拉开拉锁装酒。

30、     “我可不背这个包,这么大,在外头包上张报纸就行。”说着他从沙发上扯过张报纸来把酒盒子包巴包巴。

31、     “那边是啥?”我扭头瞅了一眼,在酒盒子那边挡着个东西,装在塑料袋子里,没看清,“还遮着掩着干啥?愿意拿啥就拿啥,我又不是不让你拿。”我笑着说。

32、     “一瓶子蓝莓饮料,你娘俩又不大喝。”他说着才把塑料袋子住这转了转。

33、     我一看,就赶紧走到低柜前把剩下的另一瓶子又拿了说:“把这一瓶子也拿上。”说着放到他手里提着的塑料袋子里。

34、     “不拿这么些。”他低头又从包里掏出来放回到桌子上,从态度上我看出来他是真不想拿,我明白,这一瓶子拿过去,是光想给他妈喝的,他肯定不愿意给老头子喝,我拿上的目的也是想让他俩一人一瓶子。

35、     爱要不要,我不多管闲事,反正又不是我不让你拿。我心想,他的心思有时候也不好琢磨,你好心好意的,他有时还不领情。

36、     一点半的时候他还没回来,我实在饿了,就自己下床去煮粥喝,正疼的呲牙裂嘴地刷着锅,听见他开门进来。

37、     “对不起老婆,回来晚了,饿了吧!”

38、     “没事。” 我平静地说。

39、     “你躺下吧,我给你做。”

40、     我没回床上,而是躺在客厅沙发上展开的被窝里,在这里能随时看到他的身影,可以随时呼应着和他说话。

41、     他三下两下就把饭做好了,我吃着饭的时候,他用一只胳膊撑着身子斜坐在对面的沙发上低头看报纸。

42、     “吃的怎么样?”我问了一句。

43、     “挺好!”

44、     “老头比上回住院的时候胖点了么?”

45、     “还那样,不过脾气比原来好了,说话不冲了,从早晨给我打电话,就听出来,和声细语的了。”

46、     “看来他心态也平和下来了,不烦燥了。原来他就一直认为是他有病都不管他,才闹腾,住了这几回院他自己也咂么出味来了,心理上起码正视现实了。”我说。

47、     “说不定真能出现奇迹呢!”老公用意外惊喜的口气说,“这次住院,人家医生说,一个八十岁的老头长胃癌,八年了,也没消,也没长,和树上的疤一样,慢慢地干巴好了。”

48、     “咱也盼着老头子出现这种奇迹。”我说,“多活两年,好和你妈做伴,这一长病看出来了吧,谁近?还是两口子最近,这还是两个人打了一辈子仗呢,指着儿女们谁也不是长法。”

49、     “就是,老太太说,到明年春暖花开的时候,上城里来租个房子,散散心。”

50、     “老头子愿意租吧?”我知道老太太在家里说了不算数就问。

51、     “就是老头子提出来租的,老头说:老了,想回老家。咱妈就问他:你现在这不就是在老家吗?他说:我的老家在青城市里,我在那里工作了四十年,那里才是我真正的老家。我和他说了,租的话离俺大姐近着点,好照应着。”

52、     “看来他打心眼里还挺怀念这个地方呢。”我说,“要不现在就帮他租一个,让他过来过冬。”

53、     “现在不让他过来,今年暖气费这么贵,老头那个小气劲的,还不疼的慌,明年春天吧。”老公说。

54、     我心想,他还能活到明年春天了么?可是这是人家的爹,人家家里的事我不便硬作主。

55、     “明年过来,两个人花一千多块钱租个一室一厅,平常出去玩玩上公园转转,实际上,老头子发脾气就是在家里憋的,成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进的,光在家里转悠,眼光和心胸怎么能开阔了?”老公感慨地说。

56、     “对,转转公园,”我也高兴地说,“老头子要是早想开,在这里租个房子,他又会唱京剧,还会拉二胡,和一帮有共同爱好的人乐呵乐呵,说不定比这个强,实际上就是在家里憋的,出个门吧还得戴上墨镜和做贼的一样。”

57、     “老头子也是心理不平衡,光说弄了个饭碗子给了二哥了,要不然也能干到退休在市里分着套房子,和他一块参加工作的两个老乡,一个自家干到退休,分上房子了,现在住在市里挺好的,一个是闺女接的班,对象很厉害,分的三室二厅的房子,也早把老二口接过来了,那时候要是让三姐接了班,肯定比这个强,可是那时候老头老太太死活不愿意,非让二哥顶替。依着恨着老头子,人家三姐才真应该恨呢,人家不管他都不过分,那时候三姐捞不着接班也是哭,现在想想谁也不怨,就怨老头老太太,重男轻女老封建,现在知道闺女的好处了,可是晚了。”老公叹口气说。

58、     “借着往工资卡上打钱,上个月老头子叫着咱妈坐着公共汽车到了王家店一趟,非得亲自去,亲眼看着把钱打了工资卡上,咱妈说,回来的时候都快两点了,花了十五块钱打了个的,老头子回来一个劲埋怨老太太,说多花了五块钱。”

59、     “怎么还多花了五块钱呢?”我问。

60、     “我也没细问,光听老太太说,老头子埋怨了她两天。”老公说,“下午两点了,两个人都没舍得在外面吃顿饭,早晚赶回家来下的面条子,一个人喝了一大碗。”

61、     “病成这样了,还是想不开,光抱着钱欢喜,要是人家想开的,借着这个机会出来,到饭店里炒上个菜,让老太太跟着一块吃点,游玩散心多好。”我附合着说。

62、     “老头子这个人心胸太窄,还不听人劝,我说了他多少回了,我说人家方圆她姥娘有两句话:吃了喝了花了才是赚的哩;宁让钱吃亏,不让人吃亏。这个好,正好反过来了,老头子是宁让人吃亏也不让钱吃亏,我成天开导他:人活着光省着干啥?先享受了再说,你和俺妈就你俩,见月有工资,买着吃点喝点穿点玩点花了就是,这个好,省吃俭用,攒了一辈子的钱,到头来送到医院里给人家发奖金去了,都这样了还想不开,在外面和老太太连顿饭都舍不得吃,你说他到底怎么想的,我就不明白。”

63、     “其实想想你爹挺聪明的一个人,对外缺乏交流,也不接受外界信息,自己老是沉浸在一个封闭的小圈子里,天天转来转去就是那些事,他自己也痛苦,可是他没有能力走出来。要是你兄弟姐妹中能有一个懂他,又让他信任的人把他引出来就好了,可是你们真没有一个随他的,二哥稍好一些,在仔细认真上随老头子,可是在感情上闹的这么僵。”

64、     “老头子确实聪明也仔细,这个谁也不否认,”老公说,“都这样了,脑子可清楚,几月几日看的病,在那个医院,给二哥多少钱,报回来多少钱,记的可清楚,可明白;几月几日谁回的家,回家的时候拿的啥东西,大约值多少钱,都记的可详细了。听老大姐说,她看见老头抽屉里有一本账,上边就是记的这些事,让大哥和三姐给他往家捎菜,给了人家多少钱,谁买回来的肘子骨新鲜,谁买的那一回不新鲜,够不够秤,都记着,找回来多少钱,记的可明细,家里有杆老秤,只要是能称出斤两的东西,他都得秤秤。”

65、     “反过头来想想,记的清楚有什么用,没清楚了正当处,把亲情都记没了。也难怪二哥不回家和他算账了,也是怵头了,他太清楚了,想淌他点浑水都淌不着,和他共事他得沾光,一点亏也不能吃,甚至沾不着光就是吃亏。”我难过地说。

66、     “我和老头子说:心胸宽广着点,别成天这么算计,别说人家二哥不花你的,就是花你点还花不着么,又不是外人,算计的这么真了干啥?老头子说:进厚这小子太能算计了,路上的拾着,棵上的摘着,得了便宜沾了光也不觉。唉,两个好算计的人沿一块去了,都够受的,谁也别说谁。”老公说。

67、     “二哥成天咋呼着报单子难,难啥?今天人家老头子自家拿着单子到后勤上报的,在老家卫生院看病的药费单子,人家老头子到了那里就报了,一千块钱的单子报了九百,可痛快了,这就是大单位,对离退休的可照顾了。”

68、     “千儿八百的算少的。”我说。

69、     “可是,二哥说他同事的爹,住一回院就得报个七八万,有的到死花了五六十万,老头子算是节约的,有的人家定期住院疗养,尤其是冬天,上医院过冬去,还有些有关系的,把养药开成能报销的,单位好了不在乎。”老公用羡慕的口气说。

70、     “就是花公家的钱咱也别去糟蹋,正常看了病能报销就很好。”我用感恩的心态说,“有些人有公费觉得不长个病花点觉得心理不平衡,有的人花少了都觉得吃亏,有了这种想法,身体想好都难,其实真正活明白了的人都懂:单位再好,报销再多,也不如不长病好,身体好好的不长病不生灾的,不比啥强。”

71、     “可是太多的人不这么想,就认为有公费不花吃了亏一样,尤其是看着别人花那么些,心理不平衡也是难免的,很多人根本达不到你说的那个境界,除非,不长病不浪费公家钱的也能有个说法。”老公说。

72、     “是呀,”我点头,“其实制度对人的影响是很大很大的,他既能把人往好里诱导,也能把人往坏里诱导,要是不长病的人年年得到奖励,越来越多的人就会想法怎么更健康。二哥一块跟着吃饭来么?”

73、     “跟着来,吃了一半就走了,准是怕让他拿饭钱,人家老头子说来,甭害怕,谁也不让他拿钱,人家自己有钱,准是二嫂子害怕,一个劲地打电话叫回他去。”

74、     “你妈轻易不来一回,也不陪着吃完就走了?”

75、     “嗯,说是有事,同事找他,有啥事?还同事,肯定是他媳妇,从那个表情上就看出来了,光打电话,一会一个,一会一个,一分钟得接了三个。一会说‘吃饭了’,一会说‘这就走’,要是同事的话不早就给对方说:俺爸俺妈从老家过来了,陪着吃个饭,在啥重要的事,还这么急,再说又没到上班的点,最后从椅子上起来就走了。”

76、     “准是二嫂叫他回去给孩子做饭,上一回不是说了,他儿只吃他做的饭,人家这个爹当的也不孬,也不能不管孩子。”

77、     “什么做饭?”老公否认我给二哥找出来的理由,“都一点了,肯定不是,就是二嫂子把他叫走的。”

78、     “老头子看出事来了么?”我问。

79、     “没看出来,”老公说,“老头子就光知道吃,眼盯着盘子,拿着筷子不放手,说腰花炒的不孬,挺嫩。”

80、     “你妈呢,看出事来了么?”

81、     “俺妈?更看不出来,她那个简单迟顿法,可想不那么复杂,她根本就没有那两下子,还认为真是他同事找他呢。”

82、     “要是俺妈肯定就能看出来,”我笑着说。

83、     “肯定能,”老公马上呼应着说。

84、     “但看出来,俺家里老太太也会只在心里不说出口来,不过心里有数。”

85、     “这个我相信,”老公一下子来了劲头,他特别愿意把俺妈和他妈进行对比,“夏家老太太多厉害,这一比才真看出俺妈真是没心劲没道道,谁好谁孬,谁实在谁玩花招弄虚作假她心里根本就没个数。”老公用少有的对他妈不满的口气说。

86、     “我说老太太了,你得顶起来才行,谁做的不好不对,你该说就说,口气硬着点,别软塌塌地,说话一点不拿茬,软弱无力,平时听话的就听了,谁好使就光逮住人家使唤,不听话的你也没撤没招,儿女也不行,你也得赏罚分明。哎!要是厉害的老太太,早就当场质问二哥了:给你打了好几回电话了,让你给你爸爸送点药回去,你为啥不给你爸爸拿药,还没花你的钱光让你跑跑腿还怎么着?班你接的,你爸的饭碗给了你了,你说你不管谁管,你爸这还活着你就这样,你爸要是没了,你还不管我了么!可是教的曲子唱不得,你再说她也没用,骨子里就是没有这两下子,一句硬话也说不出来,净说些软弱无能没用的话,越守着我和二哥,没别的事,光说些,老头子不让她吃,不让她花怎么欺负她的事,说那天老头子给了他一百块钱让她赶集,回来查问她花了多少钱,有一块钱对不上账,就光逼问她,见了俺这伙人,除了告老头子的状没别的能耐,一点也不知道树树自己的威信,光知道诉苦。”老公怨怨地说。

87、     “我又说俺爹:你不能这样对待俺妈,你的工资里有一半是俺妈的,她花你的钱还怎么着,是正花,到现在你怎么还没看明白,还不是俺妈对你最好,谁管你,这不俺妈陪着你来拿药,你得好好对待俺妈才对,老夫老妻了,你长病,还不亏了俺妈照顾你。”

88、     “老头子一听就翻了脸了,放下筷子转过头去就破口大骂老太太:你妈那个比的谁逼问你来?又骂老太太无能顶不起来,管不住孩子,吓得人家服务员都跑过来了,周围的人也都往这边看。”

89、     “我说老头子:别说俺妈这个,俺这伙管你,还不是看俺妈的面子。老头子一听更急了,说:我白养活了你这帮狗私孩子!老太太吓的赶紧笑着说我:别惹他了,你看和个疯子似的。”

90、     “你妈就是太愚,要是能的,早就喷住他了,这个好,赶集买双鞋还偷着摸着和贼一样,买回来还藏了床底下不敢穿,等着老头子不在家的时候穿一回,越这样越助长他的霸气,你就大大方方地花,花了明处,别偷偷摸摸,不让你花你也给他来硬的,说他:怎么着,找了你,不花你的花谁的。这个好就是一辈子欺负下去了,再就是你妈骨子里就认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就认为该听老头子的,该被他统治着,所以成天挨打受骂她就跑不出这个圈子。再就是老太太实在太是能力不行,要是厉害的,你家老头子也很容易被镇压住,过年的时候,你村里有几个能说会道的妇女来家里,老头子和人家说个笑话什么的,也挺好,关键就是你妈情商太低,不知道关爱可以征服别人,不会做让别人高兴的事,所以挨一辈子揍一点不奇怪。再说,只要见了面,除了诉说怎么挨揍没别的事,一个当母亲的,连自家都保护不了,老头子还反过来嫌她撑不起来,她连自己都受压迫,没自由,她撑啥?给谁撑?”

91、     “受了一辈子压迫,习惯了,不好改了,也改不了了,教她也白搭,和你妈相比,俺妈骨头里缺乏一种硬度,没有英雄气慨。”老公笑着说。

92、     “我可是很少听见你说你妈的‘不是’,今天这是怎么了。”

93、     “这不是说她的不是,这是实情,疼她归疼她,俺妈那两下子我最清楚了——太懦弱。”

94、     “说她懦弱也不全是,在老头子面前,她是表现的有点奴性,可是在她的儿女们面前她还好拿着些架子,放号施令地支使别人,这一点不大好理解。”

95、     “老头子说好了,以后自己报销,太简单了,来了接着就能报。”老公准是不大愿意再说他妈了,怕探讨起来会发现他妈更多的缺点和不足显得当儿女的不敬,所以悄没声地赶紧捂住话题。“吃饭的时候二哥也说老头:以后有单子你自已过来报就行,别找我了。老头子没听见,我可听的清清楚楚,没接下茬,反正我寻思,现在老头愿意自已报就自己报,将来跑不动了,还是跑不了你。”

96、     “在报销上你不能掺和。”我郑重地提醒老公,“本来就够乱的了,老的少的一人揣着个小心眼子,都不满意对方,目前这种现状,想完全沟通和化解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二哥已经完全被二嫂子把持了,老头子又这个样的,一辈子了,不是说改就改了的,你妈吧,又啥事也管不起来,当然老头子也不给她这个权力。”

97、     “这个我还不知道么,我愁就愁在这里,这个矛盾不大好解决。”老公说。

98、     “现在的状况是老头子和二哥两口子都觉得冤,都不满意对方。老头子觉得亏,认为二哥顶了他的班,他的事应该由二哥全部撑起来,吃的喝的用的应该无条件地满足他,他内心对二哥的期望值太高了,可从上次在医院里二嫂那番话表明,老头子认为二哥沾了他的光,可明摆着人家两口子还不买账,人家一个劲地说:老头子还成天吹吹呼呼地说在外面混了一辈子,一辈子给孩子混下了点啥?嘁!就一张破单人床,二个破纸盒子。老头子当年处在农村那个环境里觉得在市里上个班趾高气扬,可现在二哥顶了班后一直处在这个单位的下层,两口子心气挺高又要强,尤其是二嫂,总想出人头地过的象模象样,就成天嫌二哥混不出个模样来,心里有说不出的怨气。家里外头一样,双方都知足了,就是一个好字,双方都不知足了,就是矛盾。想想那一代老人也真挺亏,在外头混了一辈子,最后带着两个纸箱子回老家,俺爷爷退休的时候也是这个样。”

99、     “老头子成天说,要不是为着让二哥顶替,慌着退下来,干到退休怎么着在市里也能弄套房,老来养老多好,闺女儿住了谁家也不如住自己的房子,现在好,二嫂子连门都不让老头子进,他心理能平衡?”老公说。

100、  “谁也不怨,只能说是国家‘顶替’这个政策惹的祸,社会不公直接引发家庭矛盾。”我说。

101、  老公说:“老头子住院的时候,俺单位的领导同事同学还有战友又去医院看老头了,那一天上午,我刚送走了人家回到病房里,老头子准是提前把东西检查了一遍了,一进门就问我:刚才来的这些人拿来了几个包?我说我光忙着送人家和人家说话了,没看见几个包。我就看见刚才散乱着放在他床脚下面的几个包,都让他塞巴塞巴放了他床头能看见的地方了,所有的塑料袋子都相互系在一起,这准是自家下了床提留过去的,这个老头,一见了东西就不要命。”老公边笑边说,“那天正好二嫂在那里。”

102、  “他害怕人家二嫂子提走了?”我问。

103、  “不是,他说他害怕打着针迷糊一会的时候,让人家别人提走了,一个劲地问我人家拿来了几个包。我说,我哪里知道几个包,我可不能人家一进门我不和人家打招呼先数数有多少包,想想当时他那个表情,刚着好笑哩:打着吊针,闭一会眼就赶快睁开扭头朝床下看看那堆东西,闭一会眼就赶紧再睁开看看那些东西。”

104、  “都是拿来的啥?让他这么惦记着。”我问。

105、  “牛奶,鸡蛋,人参,果篮、鲜花,还有一些别的东西。”

106、  “好几帮人拿来的东西可不少吧?”

107、  “不少!”。

108、  “都拿回家去了?”我故意问,“你的朋友送的东西,老头子也没说让你给方圆拿回点来?”

109、  “这个还不都拿回去,老头子那个脾气的,只要上了他手里去,让他看见的东西,谁能再要出来了,我最了解他了,他心里就只装着他自家,根本没有别人这个概念。”老公愤愤地说。

110、  “光知道让你爹高兴了,这些账将来可得咱掏腰包还。”我拉下脸来不高兴地说,你张扬这个干啥?就为了在家人面前撑点面子,让人家都认为你在外面为人多么好?”

111、  “不是!”老公赶紧否认,我知道他本来是想和我显摆显摆来,没想到把我惹得不高兴了,于是赶紧着解释说:“正好赶上同学聚会,我去不了,人家问我在那里,我就说在医院里。这次来的都是在部门有点小权力的,能花公款的,反正都是公家的钱,花就花吧,又用不着他们自家掏腰包。”老公得意地说,“自家拿钱的我没让他们来,有几个同学和战友一个劲打电话也说过来,我就说老头出院了,没让来。老婆,你放心,你老公不傻,在这些世俗的事上,我比你考虑的周全,我还不知道,人家来看了你爹,你不得去看人家他爹呀!欠了这个情就是背上包袱啊,你不得成天打听着人家家里的事:‘孩子生日娘满月’,有事你也得赶紧过去,不去就得罪了人家。平常所谓的人缘也好,人际关系也好,朋友圈子也好,还不是都成天忙和这些事,在一个单位当领导,有一半心思忙工作就不错了,剩下的一半就是忙‘人情’。”

112、  老公乐此不疲忙活的一些事,恰恰是我生活中深恶痛绝的一些事。我就觉得这些人情往来让我这个好精神紧张的人灵魂时时刻刻都不得安宁,时时箭在弦上,唯恐慢待了别人,那里做的不周道,太累死人不偿命了。

113、  “临出院敛获了这一车东西,你爹准挺高兴吧?”我又问。

114、  “肯定是,一件一件地数,左数右数数了好几遍,光害怕掉了。老婆,你以为我对老头子这种行为没意见,我也是想:虽说人家是来看你的,可是人家看我的面子,要是人家那懂事的老人,这么多东西,家里都有孩子,让我和二哥一人带点回来,都为着你忙前忙后了这么长时间了,这个好,恨不能把东西上拴上根绳子,睡觉都得攥了手里好生看着,谁也不管不顾,就光知道耷拉着个眼皮自己吃,自己喝。刚开始住院的时候,人家二哥的同事也经常过去看他,后来这几回住院,一个来的也没有了。”

115、  “这事怎么没和我汇报呢?”我笑着说,“有意隐瞒,今天这是想显摆自己来,不小心露出来了,你小子真有两下子,还不能小瞧你呢,从这一点上说明你心眼子真不少,什么事和我说,什么事回来瞒着我,计划的挺周到。”

116、  “瞒你啥!这一段时间烦的我要命,又累又胃疼。”

117、  我知道,他这个家,尤其是他这个爹,就已经让他有太多难以言说的苦恼和烦闷了,管他吧不情愿,不管吧还放不下,我能理解这是最折磨人的一种复杂情感了。那两天他烦,他胃疼,我就知道他肯定生闷气了,好好的不能胃疼。因此我不想在家务事方面找他的麻烦再给他气受,有些话不过是随口说说出出气罢了。疼他归疼他,理解他归理解他,不过他要是主动找我的事,无事和我生非,我可是不饶他。

118、  我烦他这种好造势,烦归烦,我能理解他现在这种造势的目的:俺这个男人,是一个太喜欢面子的男人,是个更多的是活给别人看的男人,这些年我给他拧着劲改过来的还不少了呢。我光知道我为着俗事烦恼,他肯定也在为这事烦恼。老头子病成这样了,到时候丧事肯定是要在家里办,他一定在考虑一种需要外在的人缘托起来的东西。他这一说才提醒了我,他肯定是不甘心门前冷落,他很清楚:现在的我,已经无法给他这种面子上的支撑了。前一段时间他对我的抱怨和不满,肯定就是为这个。他这是在自己极力地网络人脉,他想叫家里的亲人叫朋友都认为他很有人缘,至少说不是太差。这些年来他也可能第一次发现:我不能给他强劲的支撑了,需要他自己去制造一种气氛。这种世俗的风气,是衡量一个男人在外面混的是否体面的一个综合尺度,在这个尺度面前,有多少男人风光无限名利双收,又有多少男人精神饱受折磨尊严受到摧残。家里老人住院了,有多少人去探望;家里老人去世了,收敛多少花圈和人情钱;孩子结婚了,摆了多少桌酒席,有多少人来捧场喝酒拿钱。这可是我的弱项呀!也许觉得这些事成天能把人扰乱得不得安生,很难沉下心来做点自己想做又真正有价值有意义的事吧,所以从骨子里就对这些事有一种本能的反感和厌恶,老公已经清楚地看到在他最想要的这方面,我无法让他满足了。我终于明白过来,这才是前一段时间他用蔑视的眼光看我,找我的茬和我吵架的真正原因,嫌我不做家务活,不过是个能说出口来的由头罢了,他怕我骂他势利眼,他是不敢把真原因说出来的。我知道,他不在乎我现在的自尊已经是有多么‘疼’了,他只在乎我能给他带来些什么,母亲和老公有惊人相似的地方,他们都太随俗,太在乎世俗了,我痛苦地发现:他们想要的东西,我都不容易满足他们,因为他们想要的,恰恰是我最不想做的,努力地咬着牙去拒绝去矫正甚至说是深恶痛绝的一些东西——明白了!

 

  评论这张
 
阅读(49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