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海燕的博客

真诚,永远是人性中最美的花朵

 
 
 

日志

 
 

【原创】家丑-婆家篇(2008-20)  

2011-09-09 14:45:21|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11-05   特别需要一种信任来支撑

1、         三号那天是星期一,上午,老公开车把老头子送回家,本来这天他该上班,可他请了半天假,本来打算是星期天送来,可是星期天人家不办出院手续。

2、         星期天中午饭是老公往医院里送的,炖的鸡汤,还有炒的鸡蛋菠菜,我听见女儿和她爸在厨房里的一段对话,女儿说:

3、         “行呀,小子,做的不错,挺用心。”

4、         “当然,给俺爹做饭不用心给谁用心?”我一听就明白了,老公对他爹动了真心了,也许是昨天晚上,他妈对他爹的那种真心真情感动了他,要不然他绝不会头天晚上就早早地把鸡汤熬了。

5、         要是往常,老头子住完了院,把老头子送回去,怎么着回来后也得和我说点有关老头子的事,今回两天了,回来后没提老头子半个字,只是看见他闷闷不乐地皱着眉头思考事,这一反常现象反而让我沉不住气了。昨天,我往上引了会话题,他也没顺着往下走。越这样,他越像个迷团一样地吸引着我,我很想知道怎么了。老公在厨房里忙和着切菜做米饭,我倚在门框上看了他一会,把一个剥了皮的粟子塞到他嘴里,忍不住笑着又问他:

6、         “今回送回老头子去,回来没和我叨唠叨唠呢?原来的时候,一回来就跟在我的身后和我说个没完没了,不听都不行,今回我问了好几遍了,怎么就是不接下茬?”

7、         “要不怎么说,光一个人好不行,兄弟姐妹多了,太难相处了。”老公用一种难言复杂的痛苦表情表达了感慨。

8、         “怎么回事呢?”

9、         “别提别提,一提就生气,你没看见我这里胃疼了好几天了么。”老公用手按了一下胃部说。

10、     “怪不得早晨一起来就看见你喝舒肝和胃丸。”今天早晨,一出卧室门,看见老公正仰脸往嘴倒那些黑粒药丸子呢,旁边放着空了的药包装。“又怎么着了,说给我听听。”

11、     “不说,说这个干啥,一提就生气。”

12、     “千万别生气,你要是有个好歹的,那可真麻烦大了,别人离了你能过,咱这个三口之家可是离了谁也不能过!”我又心疼又逗乐地说,其实我只所以追着问他,就是怕他把事闷在心里闷出毛病来,想问清楚了,帮着他疏通疏通排解排解。

13、     “咱两口子谁和谁呀,有啥事还不能和我说说,我遇到俺家里的烦心事,你不是常劝我对自己家里的人要宽容么,你也得宽容,咱俩互相劝着点,提醒着别钻死牛角。”说来挺怪,他不和俺家里的人真生气,我也不和他家里的人真生气,这是怎么回事,不知道,都较着劲憋着气地和自己家里的亲人真生气,后来才想明白了,只有为他动了真心,付了真情的人才和他真生气。

14、     “到底和谁生气?”我和声细气却又不依不饶地问他。他闷头不说话,打着炉火,炒勺烧热了,倒上油,我瞒着他的肩膀,帮着他往油锅里撒了些花椒,“慢着点,别溅起油点子来。”他喝斥我,说完又抿着嘴不吱声了,接着往锅里放肉,麻利地拿勺子编炒。

15、     “还是为着和二嫂子吵嘴的事生气?”我试着引他。

16、     “和她生气?那简直是————”他用不屑的口气只说了一半话。

17、     “那和谁呀?和老头子?和老头子可别真生气了,他已经这样了还有什么不能原谅他的。”我说。

18、     “老头子已经是病人了,我还和他生啥气。”老公口气断然地否定。

19、     “那么你是和谁?”

20、     “你小子是想用排除法来刺探消息。”

21、     “我为了啥?我还不是怕你气着生病,你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要不就是和大姐?和大姐又生啥气!”

22、     “大姐那两下子的,”他说,“也不和她生气。”

23、     “那么是和你妈生气了,你妈惹着你了?”

24、     “俺妈?我能和她生啥气,俺妈这么不容易,俺妈才惹不着我里,惹着我我也不生她的气!”

25、     “和二哥生气了?”我把眼晴盯着他的表情问,想万一他不说实话我也能从神情里看出点蛛丝马迹来。

26、     “这小子太不是东西了,我烦他,看见他我就生气。”

27、     “你是嫌他光听二嫂子的话?你不是说他挺为难的么,咱得理解他,他说了不算,人家可也不能为着这事光成天两口子吵架。”

28、     “有些事,他能说了算,他也不说。”老公用不肯原谅的口气说。

29、     “我觉得二哥做的就不错了,人家这不还给老头子熬的鸡汤。”

30、     “他又不是光为着老头子熬的,他一满家子都喝。”

31、     “你这个人,咱家里熬鸡汤,也不是光给老头子一个人吃了,咱不也是一满家子都吃来么,你和你闺女一人喝了一碗,你还给我盛上半碗呢。二哥这个人不错,别光责怪人家,我一直觉得他不错。”自打结婚进了这个家门,这个大家庭,让我从心里觉得最好的人,一个是二哥,一个是三姐。我说他们好并不是因为他们对我多么好,只是从平常观察到的一言一行上,我觉得这两个人花架子少,实诚,肯干。

32、     “这小子,以后我得小心着他点。”老公陷在一种沉思里,口气暖昧地说。

33、     “怎么了?他怎么着你了,你还小心着他点,他给你恧花招骗你了?”

34、     “他撒谎,原来挺实诚的一个人,现在学的满嘴里没句实话,真是跟着啥人学啥人,那天老头子来看病,他迟迟不露面,完全就是他俩口子导演的一场骗局,明明俺俩商量好了的,我让信哥把老头拉过来,他在医院门口等着,我下了班赶紧赶过去,可人家信哥到了医院以后找不着他,给他打电话,他骗人家信哥,一会说走在路上,一会说到了医院门口,最后还说没找着人家,最终他就没露面,你说这小子做的是不是太过分?”

35、     “谁说的?”我问。

36、     “人家信哥和我说的,”老公信誓旦旦地说,“那天把人家也给气坏了,你说你骗人家有什么用,人家好心好意地过来帮忙,大老远把老头子拉过来了,我是生这个气。”

37、     “噢!我听二嫂说二哥那天有事,抽不开身。”

38、     “你这个人心思太单纯就在这里,你弯弯心眼子少,把别人也想不复杂。”老公说,“二嫂子在这方面比你心眼子多多了,不过都是些小心眼子,和你相比,这个女人没有大智慧。”

39、     别说这个,人家怎么没有大智慧,我看着人家挺不简单的。”

40、     “不简单啥?挺天穷算计”。老公说,“在看君子上你比我看的准,在看小人上,你不如我看的准,这些人心里想的啥花招,逃不过我的眼晴去,那天他两口子完全就是在演戏,二嫂子有这么好么,还二哥忙她替他给老头子挂号,其实那天二哥就在家里来,根本也没在班上,老头子说过来住院,又说不拿钱,一听大哥也跟着来了,肯定认为这是兄弟姐妹们要凑钱给老头子看病了,所以她出面,让二哥躲了不露面,要是拿钱的话她肯定是不拿,这是他俩口子提前预谋好了的,要是二哥真有事的话,人家信哥给他打电话,他支支吾吾地抽瞎话干啥?直接说在班上不就是。”

41、     “你怎么知道的?”我问,“别冤枉人家,二哥和你说的?”

42、     “这种事他好意思和我说?我不会问?我也学会旁敲侧击了,我分别问他两口子,那天上午二哥在哪里,结果两个人回答的不一样,这不就是说瞎话,太气人了。”

43、     “就为这个生气呀?不为别的事吧!”我问,“就为这个?”

44、     “这个还不够让人生气的,张嘴就是瞎话不气人?”

45、     “你别光生气,也得想想人家的难处,再关键一点是,从那天在医院走廊里二嫂和我说的那番话表明,这些年二嫂子给二哥洗了脑了,你要想改变二哥的行为,光就事论事白搭,任何人的行为都是有想法做支撑的,从二嫂和我说的一桩一节的那些事,我已经明白二哥的症结出在那里了,要真想彻底改变二哥的行为,必须找个时间好好和他谈谈,从根子上,从思想上得让他转过这个弯来,否则,白搭。不过我可告诉你一句,这个弯不大容易转,你也明白,还是两口子最近,知道这个理了就行,不要总找二哥的事了,更不能和他弄顶,大姐你已经和她撕开脸皮伤了感情了,你不能再和他顶了,要不然到时候连个商量事的也没有了。”

46、     “嘁,我怕啥?他顶的老头的班,我是不和他计较,要是反过来我顶的老头子的班,老头子有病,他俩口子说不定连凑也不凑,连管也不管,上一次和老头住一个病房的那个老头不是这样,住了半年院了,就只是他大儿在那里侍候,我问他兄弟几个,他说兄弟俩,我说那你兄弟怎么不来替你呢,他说人家就说没顶替不管。在农村这种事太多了,你要是那种好攀比的人,早就不愿意他们了,咱也得和他拉拉,不愿意和他们一般见识就是了。我想好了,老头子再来看病,他要是再敢躲着不管,到时候和大哥说的一样,写上横幅,把老头子拉了单位上去,非让这小子丢丢人不可。”

47、     “那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那只能是说气话,能真那样做?那样做的结果肯定是伤害了二哥,可对事情的本身又有什么好处呢,那样会把结越系越死,还是得往好处解决吧。”

48、     “这个娘们心太狠。”

49、     “说她心狠也不全对,从那次对话,我发现她也有善良的一面,当然弯弯道道的小事也不少。我从心眼里真不愿意把她看的太坏,我总是在极力从她做的事和说的话里,寻找着不怨她的理由,总觉得进了一个家,就是一家人,这个世界这么多女人,能和她当妯娌也是缘分,愿意扒出真心来拿着她当亲人对待。”

50、     “人家可不拿着你当亲人。”老公愤愤地说。

51、     “这也是让我伤心的地方。”我说,“他俩口子在老人问题上是真动了心思了,不但想到老头现在治病的问题,就连老头有一天真没有了,老太太的养老问题她都想好了。她也别说不管老太太,不让老太太上她家里去住,要是照她现在这种心态,就是把老太太放了她家里,人家你姐姐还不放心呢。”

52、     “她说不让老太太上她家里去住来?”老公问。

53、     “那天在医院里她说了一句,也许是气头子上的话。”

54、     “她说不要老太太就不要呀,成天满嘴的歪理邪说,她没有爹妈呀?她没养着儿?白在那里自作聪明,枉费心机,将来她的儿子一样不让她进门,不管在家里还是在外头,坑人害人,没好心眼子的人,没有好下场,不信你走着瞧,老天最公正了。”

55、     “我现在能理解他两口子的处境,咱现在因为没幢大房子还成天愁呢,他们呢,压力肯定比咱还大,又处在那样一个环境里,周围净是些高端人群,唯恐过的不如人家被瞧不起,尽管她对咱们不是这种宽容的心态,但我特别能理解他们俩的这种处境。”

56、     “老婆,你说对了,这些年来,关键是那个女人给他洗了脑了,要想改变他,不认真再给他洗脑,把她给灌输的那些错误的东西剔除了,他的那些行为是根本不会有好转的。”老公深有感触地说。

57、     “所以不要再对他这些错误行为指责了。”我说,“你得学会找根源,这样就不容易真生气。”

58、     老公有了若有所悟的神情,脸上的阴郁一下子豁然了,看着我,有了笑模样。

59、     “要是二哥这一次真像你说的这样的话,也只能说是老头子把人家给逼的,老头也是,每回咋呼着来看病,明明自已有钱,看病还非不拿钱来,或者拿的不够,这让人家这个给他办手续的,确实很为难,凭心说,咱也不能光说人家的不对,当然他的错就是每次没及时给老头报个明白账,花了多少剩了多少,现在的问题是双方相互不满,继而引发了你们全家人之间的混战,其实矛盾的爆发点很简单:老头嫌二哥不算明细账,以为苛扣他的钱;二哥呢就认为老头你有钱,你看病你就应该拿钱来,不拿钱,我就不管。再一个问题是,因为不是咱经手的,这种话又比较敏感,咱还没法提醒二哥,要是问问吧,还怕二哥误解成咱不信任他查他的账,实际上你们家人之间这些事就是缺乏有效沟通。老头子一直认为二哥在报账上有猫耳眼,但是,我一直不大相信,这才几个钱,自已的儿子,不可能从老子的医药费里克扣这点‘鼻涕疙瘩’,可是既然没什么猫耳眼,二哥为何就是不和老头子算明细账,是从来没算过,还是算过老头子没听明白,那个环节上误解了,实际上就是这些问题,互相猜疑,相互不满,看上去乱成一锅粥,实际上就这么关键的几点问题,成天争,成天吵,又是推诿,又是躲避,但是争来争去,闹来闹去往往最容易把矛盾真正的原因给忽略了,这是日常生活中大家都好常犯的一个毛病,包括我在内。按说老头这个脾气二哥又不是不清楚,就是算得真算得清点,他要算你就给他算不就是了。”我说。

60、     “要不报账换个人,他俩口子,人家都信不过他们了。”老公说。

61、     “换谁?”

62、     “大姐。”

63、     “大姐能办了吧?”我逼视着老公问。

64、     “我可不能办。”老公带着怯意地自语。

65、     “你坚决不能办,你一办,兄弟俩这辈子都甭想和好了,有意思么?千万不能再把矛盾扩大了,再说你爹这种多疑的脾气,谁也不行,你以为你他就相信你,不怀疑你?”

66、     “也是这么回事。”老公点头称是,“可不能为着个没水平的老头子,弄得俺们都起了内讧不团结了。”

67、     “老公我问你一件事,你实话实说,就是自从老头子看病以来,每回住院拿药的单子,二哥是不是都要给老头子报账,报过没有?”

68、     “刚开始的时候报过,报的挺仔细,后来就没大报,有一回老头子说,里边夹着些手写的条子,没有原始单据。”

69、     “按说二哥应该知道自家有个什么样的爹,一个算计到骨头里的老子,为啥不给他弄得明明白白的呢?”我不解地自问也问老公。

70、     “老头子确实是太计较了,每一回都是戴上老花镜,拿出算盘来,一分一厘地算,老头子说:按每次看病给二哥的钱,都对不起账来。”

71、     “老头子就怀疑二哥克扣他的钱了。”我问。

72、     “这个还用问,肯定是。”

73、     “其实这就是这些年来老头子想过来看病,二哥不愿意让他来的矛盾焦点问题。”我说。

74、     “我早就知道。”老公不服气地抢白说,“这个我还不清楚么!”

75、     “光清楚有什么用?不想法去解决。”

76、     “我怎么没想法,这种局面的,不好解决,兄弟们之间有些话也不好说,不是小时候那么单纯了,各自成了家了,关系变复杂了。人家听他媳妇的不听咱的了。”

77、     “唉,”我叹口气说,“别说外人了,看来老子和儿子也不行,出现了信任危机,老公你发现了没有。人与人之间,甭管是谁,只要是相互之间没了信任,真的就不好相处了,再好的事也免不了往坏处想,再简单的事也搅和复杂了。”

78、     “老头子就这种人,除了他自家以外谁他都不相信。”老公说。

79、     “我就想,二哥不会这样做,弄不了仨核桃两枣的值得吗?”我问老公。

80、     “他手里‘大约摸’还得有老头子二千块钱。”老公伸出两个手指头说。

81、     “你怎么知道的?”

82、     “我‘大约摸’地能算出来了,按百分之多少报的比例。”

83、     “什么叫‘大约摸’,别成天说这种不靠谱的话。”我反感地说,“‘大约摸’最害人的了,不是你‘约摸’我,就是我‘约摸’你,弄来弄去都把对方‘约摸’成坏人了。”

84、     “他手里有点余富钱也是对的,有时候老头子光和他要这药要那药的。”老公换了一副理解的口气说。

85、     “所以说,有些不好算清楚的账,就特别需要一种信任来支撑了,也确实,人家很难一次一次地把账一分不差地报清,所以说,人家二哥这样做我觉着也没错。”

86、     “怎么能没错呢?”老公反问我。

87、     “人家成天辛辛苦苦地操了心受了累,还老被人家怀疑、误解,让谁谁高兴?姿态都高了,怎么着也好办,姿态低了,毫毫厘厘了,也真是伤心。”我说。

88、     “他手里拿着老头的钱是肯定了,明明能和老头子说明白了的事,为啥总是遮遮掩掩地说不清楚呢?”老公说,“那天二嫂子自家都说漏了嘴了,她说,为着老头子住院,二哥有一回忙活的还掉了钱,我接着就说她:掉了你就得赔上,干会计的掉了钱可不能让公家赔,掉钱这不是理由,这不说明他手里还有老头子的钱。”

89、     “就这样吧,你千万可别接账,要是你接了账,二哥说不定就能赌气不管了。”我吓唬老公,我不愿意为着老头子的事让他兄弟俩伤了和气。

90、     “我不接。”老公说。“这两个人,都太不象话。”

91、     “二哥这个人不错,你说也怪了,我就觉得这个人不错,总是责怪不起他来。再就是你还嫌他撒谎哩,实际上有时候人撒谎是逼的没办法的时候,那边他老婆逼他,这边你爹你妈你哥,你们姐弟们一齐给他施加压力,不听你们的吧,你们不满,他不撒谎怎么着呢;不听老婆的吧,家庭内战,一天安生日子也过不着,他已经彻底被二嫂子俘虏了,有一回他自家不是说么:要生存就不要和环境作对。人家选择听老婆的括,这是一个男人多么的明智之举,人家早就看清楚了,只要老婆高兴,这个三口之家的日子就能过下去,否则的话,他已经在夹缝里为自己找到生存之道了,前些年打的那些仗没白打了。”顿了顿我又说,“你也别生人家的气了,你不是成天讲核心家庭么,这就是核心家庭的力量。”

92、     “核心家庭是重要,可是也不能不要爹妈了啊,更何况还是你接的班,端的人家老头给你的饭碗子,说白了,现在你一满家子吃的喝的住的都是人家老头子给的,心里没个数不行。”

93、     傍晚老公把剩下的那一半鸡炖上,炖好了,我说我想喝一碗,他说他也想喝一碗。于是,盛了两碗鸡汤,对坐在餐桌前,一边闲聊天一边喝碗上漂着绿色香菜的鸡汤。

94、     “老头子这次回家脾气好点了么?”我边喝边问,一和他对坐在桌边,就想和他说点什么。

95、     “别提俺家里那些事了,快头疼,让我歇歇行吧。”老公用深恶的口气,表示了对他家里那些事的痛绝。

96、     我看着他笑笑,心想:你小子,不是成天主动和我探讨家庭矛盾问题了,看来是真让矛盾绕头疼了。

97、     我闭嘴,真的不再提了,看着他那痛苦的样子,我对自己说:他家里的话题,他不主动和我说,我是不会再主动和他说了。

  评论这张
 
阅读(69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