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海燕的博客

真诚,永远是人性中最美的花朵

 
 
 

日志

 
 

【原创】家丑-婆家篇(2008-14)  

2011-09-02 17:20:56|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10-17   利益、‘面子’永远不如人格和真理重要

1、         晚上接女儿放学回来的车上,“明天家长会,你俩八点半到就行。”女儿说。

2、         “咱俩谁去?”老公把着方向盘扭脸看了我一眼问。

3、         “你去就行,你是第一家长。”我调侃地笑着回答。

4、         “咱俩都去吧,你陪着我。”老公很高兴地说,看来对我称他是‘第一家长’心里很舒服。

5、         “也行。”我说。

6、         “老妈,早上吃的那根鸡腿真香,”女儿感激地对我说,“我都吃了。”

7、         “我还挂着你呢,糖包子没弄你一身糖吧?”我问。

8、         “没有,都流到塑料袋子里去了。”

9、         “还好,要是糖没把你校服弄脏了的话,今天早上的早餐应该算是一种创意:一根鸡腿,一个糖包,也换换口味,吃饭也得讲究创新,光吃面包夹鸡蛋也腻了,别说你不愿意吃,我都不愿意做了,为着你的早餐我可真是绞尽脑汁了。”

10、     “谢谢老妈,那鸡腿太好吃了。”女儿说。

11、     “好,那以后我食堂里再吃这种鸡腿我就给你留着当早餐,本来想昨天晚上,让你当夜宵吃上来,怕你吃了接着睡觉脸上长痘痘。”我说。

12、     “一天喝了三大杯水,从来没喝过这么多水。”女儿笑着又说。

13、     “因为咸么?”

14、     “嗯!”

15、     车停在楼门口,我和女儿下车后先上楼,老公说再找个合适点的车位把车停下。

16、     “老婆,明天的家长会我去不了了,你自己去吧。”停完车随后上楼的老公一进门就扶着衣架,边换鞋边和我说。

17、     “怎么呢?不是刚才说好我陪着你去么。”我正给女儿准备晚餐,从厨房探出身来问。

18、     “我有事。”

19、     “骗人,别在这里故弄玄虚。”我说,因为刚才说这话时,我看到老公给女儿使了个眼色,做了串通起来逗我玩的表情。

20、     “真的。”老公表情略微严肃了一点说,“刚才在楼下俺妈来电话了,说老头子快不行了。”

21、     “啊!真的?”我心里震动了一下子,像一块沉沉的东西压在心上,有点伤感和难过,知道这种事老公不会随便乱讲的,“这么快就不行了?”我紧着问。

22、     “咱妈说,老头子三四天没吃饭了,想再让他住院,给二哥打电话关机,这个小子太不像话了,这种时候还成天关什么机。”老公沉沉的声音中带了点愤怒。

23、     “就是,太不像话了,俺爷爷都这样了,怎么还成天关机。”女儿停住咀嚼马上声援。

24、     “我再给他打一个。”老公说着,从胸口伸向衣服的内口袋,掏出手机拨过去,凑在耳朵上听了一会后收线:“还是关机,这小子怎么会事?要不我到家里去找他一趟?”老公转脸看着我,征求我的意见。

25、     “早着点去吧。”我说,“早去早回。”只要老家一来电话,老公就变得心神不安,不让他去可能这个晚上他也睡不好觉。

26、     “和他商量商量,问问他什么时候让老头子过来住院,住的话再让他住青城中心医院行吧?”老公往门口外走了两步后回头问我。

27、     “别呀!老头子不是不愿意住这个医院么,嫌吃的住的都不行,这种临终的时候了,能行还是让他住青城医院吧,那里各方面条件确实最好,尤其是吃的,最后的日子了,达到他的满意,让他住的舒服点吧,再说中心医院这边也不少花钱。”

28、     “我是怕青城医院住不进去。”老公一副为难的表情说。

29、     “征求二哥的意见,他不是有熟人么,实在住不进去,再找关系,吃饭也是大问题,虽然他吃不上多少了,可是就是吃一点也得叫他吃好,劝劝二哥,这种时候了,就别再和老头子治气了,咱尽咱的心吧,不能再较着劲地和他一般见识了。”

30、     “我去了。”老公打开门扶着门框边换鞋边回头说。

31、     “去吧,”我说,“要不我也陪着你去?”

32、     “不用,你在家里陪着孩子吧。”

33、     “你俩商量商量,看看这种情况了怎么办,”我叮嘱,“实在不行就开刀,反正已经吃不上饭了,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饿死,就是真躺到手术台上咱也不后悔了,反正能活的日子都活了。”

34、     “到时候得看看,上一回人家就说扩散到淋巴上去了。”老公说。

35、     “可不能看着他饿死,看来这一段时间吃的好管事,长得比一开始快了呢。”我想起他吃海参的事。

36、     老公关上门去了,我收拾桌子后坐下看报纸。

37、     “真烦人,隔壁电视机声音开的这么大。”女儿愁着脸抱怨着从屋里走出来直视着我说:“动静太大了,根本没法学习,怎么办?”

38、     我赶紧推下报纸站起来,看着她用商量的口气问,“你说怎么办,在这屋里学,还是到我屋里去?”

39、     女儿扫视了一眼还留有碗筷的餐桌说:“你给我拾掇拾掇桌子,我在这里学吧,真烦人。”

40、     我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一趟一趟地往厨房里端着盘碗碟筷,又返身拿来抹布,把桌面擦干净。现在我学乖了,面对生活中别人制造的麻烦,我学会了积极寻找办法去解决,而不仅仅是只知道张开大嘴乱抱怨乱谩骂了,我懂得了抱怨除了恶化自己的心情外,啥事都解决不了。

41、     女儿斜身上床举着拳头又变成巴掌对着两家共用的墙面和暖气管道使劲敲打,“干什么呢?有病吗?这叫什么事,都几点了录音机还放这么大声音,有点公德么?刚才是楼下那个神经病咋咋呼呼吆吆喝喝地闹动静,一会这边又闹,在自己的家里都不得安宁。”女儿愤愤地一边拍一边说,情绪有点失控,刚想阻止她敲打人家的墙,见她停住了,就没再和她接茬,只是默默地帮着她清理桌面,想帮她赶紧着安定下来。

42、     “过来吧,我给你收拾好了。”我招呼女儿,女儿便开始一趟一趟地把书本从卧室的书桌上往厅里的餐桌上搬,我也帮着她把台灯移过来。

43、     “将来,我一定努力挣钱买一幢别墅,让别人打扰不到我。”女儿说。

44、     “好啊,奔这个目标努力吧,”我说,“只是一家三口人住着个三层别墅,夜深人静的时候,一点动静也没有,住起来也够吓人的,咱这房子吵是吵了点,不过住在这里感到温暖安全。”我嘴上这样说,心里却想:我是太无能了,至今还住在这种隔壁孩子哭我这里就睡不好觉的隔音特差的房子里,不过也别不知足,连这种房子也住不上的人可是太多了,别没数,我随时警告着内心里生长出来的不知足。

45、     “同样是儿子,凭什么俺二爸就能沾俺爷爷的光,往着宽敝明亮的大房子,咱就不能呢。”女儿愤愤地说。

46、     “这个没法攀,当初是人家你二爸顶替的你爷爷,单位上盖的房子,人家自然就享受到了。”

47、     “为啥不让俺爸顶替?”女儿问,

48、     “这种事你奶奶你爷爷说了算,咱说了不算呀。”我笑着息事宁人地说,“不光你心理不平衡,你大爸爸、你姑姑们这伙人都心理不平衡,从这一点上你就能看出来,这是社会不公平引发家庭矛盾的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捞不着顶替接班的有意见,就连你二爸这真沾了光的,自己还不知足呢,你二妈就曾和我说过,人家才不感激老头子呢,她说要是不接老头子的班,说不定在家里混的比现在还好呢。”

49、     “唉,真是人心无足,沾了光的也不觉。”女儿叹口气说。

50、     “这种事确实没法说,再说咱现在的日子,除了他的房子比咱的好以外,其它的咱也不比他差。还有一点,要是你爸真顶替了你爷爷,我也不一定能找了他,也就更不可能生了你,生活中变动任何一个环节和因素,就不可能是现在这个样子,所以说别遗憾。”

51、     女儿把一大摞书抱出来放到餐桌上,笑着问我:“你还在这屋里看报纸么?”。

52、     “肯定不会,翻报纸的声音吱吱啦啦的影响你,我懂,”我心领神会地笑笑说,“我不和你爹一样,还需要你去说到脸上才明白,老妈的自觉性还是很高的,我马上就到卧室里去看,绝不影响你。”说着拿起报纸回卧室,然后把门关严。我不和老公一样需要孩子去撵,去赶才走,识趣的很,自已只要能想到的马上就会做到,我善解人意的不愿意让别人说我半个‘不’字,会努力做的很好,让别人很满意。至于邻居大声放音乐,咱管不了,平常人家也很自觉,今天是周未,人家也需要放松一下,更何况人家也是在自己的家里,有这个权力,我也学会包容了。

53、     脱鞋上床,躺在枕头上翻看了会报纸后,开始梳理回想着这段时间老公家里的事,等着老公回来。想想这个在家里打老的,骂少的,喜欢一手遮家,称王称霸了一辈子,成天自称自己是‘十亩地里一颗苗’的人,人生难道就真的要以这种方式画上句号么;想想一个对吃爱的过分,又自私得一辈子只会心疼自己的人,真得就会舍掉世上的美食这么撒手而去么;他怎么会得这种病,这是不是上天对他自私的一种惩罚;想着春节的时候,大年三十的那天晚上,天那么冷,他站在漆黑的夜色里,挥动着大扫帚,一下一下地扫着院子里的鞭炮屑,我正好从厨房回西头的小北屋里拿东西,走过他的身边时,我停住脚步,回头望着他的背影伤感地想:今年,他还在这里挥着扫帚一下一下地扫地,明年呢?明年的这个时候他还能活着么?按照医生的预测,他活不到明年了,明年的这个时候,如果没有生命奇迹出现的话,他就已经躺到村北那片长满野蒿的公墓里了,坟顶上说不定还长满了杂草,再过春节,家里人就得拿着纸钱去给他送‘钱’了,他那份对食物的强烈占有欲望,也只能通过供品来满足了,到时候一定记着在坟前给他摆上些他爱吃的东西,如果他的灵魂真的能够吃到的话,想着眼前这个活生生的人,明年却要变成骨灰埋葬到坟墓里去了时,站在冰冷的夜色里,听着他唰啦唰啦扫地的声音,我心里边有一份说不出来的难过和伤感。

54、     我又想到,这一段时间老公家务事的点点滴滴,想着老公转述给我的那一番番他与二哥和老头子的对话,撞击着我的心绪。回想着那些‘丑’得不愿意用语言写出来的话,那些让人们看了,会觉得儿子们不孝的话,可是那又的的确确是现实中发生的对话呀,仅仅怨他的儿子们做的不好么?是呀,如果抛开老头子平常的做为,单从他是个病人,他是个老人来看,他儿女们的做为,包括我还有二嫂这当儿媳妇的,都做的实在是太不怎么好了,现在我清楚地觉得,心里对待他是两种情绪:

55、     一种是,像刚才听老公说‘老头子不行了’时心里是难过的,是伤感的,也不否认有心疼的成份在里面,觉得当儿女的做的太不好了,他都这样了,还给他计较算计真不对呀。

56、     另一种情绪是:想想平时他那些做为,又实在不愿意疼他,要不是后一段时间,我陪老公回家了几次,亲眼目睹了他那些伤害人的言行,可能直到现在我还对老公和二哥对待老头子的态度心存不满。可现在,我已经不再责备老公和二哥对他爹的薄情了,顺其自然吧,家庭问题,盘根错节地杂揉在一起,实在也不好说清楚。

57、     我又想到:老头子真过世了,我会哭吗?要是在家里发丧,农村有那么些礼节,当儿媳妇的,必须是见人就要脆在地上磕头的,要哭,而且是来一帮人哭一次,还得要拖了长腔象唱歌一样的哭,我能吗?不能的话,是本色着一张脸,还是像有些人那样装装样子,有声无泪哼哼唧唧地假哭。我想我不会装,我装不出来,更不会为顺应世俗而假哭,我的哭从来都是发自内心酣畅淋漓的,要让我做假,比揍我一顿还难受。也许到时候,看着那个瘦骨嶙嶙的老人躺在那里,说不定会真心地为他大哭上一场呢,他刚查出病来的那天晚上我不是大哭了一场么,虽说没有多么深的感情,可毕竟是一家人二十多年了,说一点也不心疼也不可能。

58、     我还想:一直以来,我害怕面对的一个非常折磨我的问题,终于要摆在面前要我面对了,之前为了想摆脱这种伤害,想过不少逃僻的办法,可那总不是上策,要是老头子真过世了,我的社会关系怎么动用呢?我的大量人际关系都在田柳镇,可是已经调走,人走茶凉的我,还有多少关系能动用起来呢,我新到的单位,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多的人脉,现在的同事,同学,过去的同事和朋友,给人家信吗?要是三年之前,我在田柳最辉煌的时候,这种事就不难办,用世俗的眼光看,而且会办的相当体面,相当风光,不但会收获了人气,连钱财更是一笔不少的收入呢。这种事,在单位都成了惯例了,根本不用我太费心思,只要回单位主要领导那里说一声,知道他是那种很看重传统礼节的人,他父亲去世时,他都扑在我们脚下给我们磕头了,到时候我就是咬着牙强迫自己违背一次自己的意志,跪在他面前,给他磕个足以感动他的头,他会郑重其事的帮着我张罗,别说看我的面子了,周围的人看在他的面子上也定会大捧人场,那个单位都一样,只要主要领导一声令下,下面的人定会一呼百应,其他的人,我就不用一一去给他们磕头了。

59、     可是现在的状况,却真是成了一个大难题,原来单位的领导,换了一茬又一茬了,现任的领导我曾经得罪过人家,我就是真厚着脸皮跪在人家面前,人家能理我么,既使理也只能是敷衍了事,绝不会是真心实意,对我来说,不是更掉价、更难受、更受折磨么,那将是件多么伤自尊的事儿呀。尽管在田柳,有那么多的同事朋友,爹妈去世,孩子婚嫁时我花过钱了,我就是让人家还我这份人情,我怎么通知人家呢,腆着脸去一一打电话么?最好的办法就是有一个当领导的帮你张罗,他一呼,有人情关系的就会百应,可我敢说,现任的头,人家绝不愿意张罗那么多的人去给我充门面。

60、     再说,现在的人都势利呀,人家对我这个调走了的已经无法对人家有所帮助的人,还能热情到那里去。还有,按以往的规矩,给人家报丧信都是见面就一下子脆到人家面前磕头的,我能做到么,仅仅是为了讨回我曾经付出去的钱财,和让人家给我撑点门面,就要去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么,不,绝不,头绝对不磕,更不能见到人家就一下子扑倒在人家面前,我觉得我做不到,现在尤其是做不到了,现在让我磕头和抽我的骨头一样让我痛苦。

61、     这段时间让我时时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我不该得罪人家,那时候人家对我多好,不就是人家官气足了点么,工作方法生硬了点,好在领导面前干眼前活么,现在想想哪个人不是这样玩花架子?不这样能行么?一点花架子也不会玩过分实在的人,有几个真正被提拔重用了的?你还疾恶如仇,你还看不惯那些不正之风,你看不惯的事多了,你能改变现状么,坚守原则和道德努力抗争的结果是,没有把人家改变什么,到是把自己弄得这么尴尬了,现在明白了不能随便得罪人,还有宽容人的重要性了吧?你坚守你的正直,你把守着你的高尚,你厌恶世俗,你梗着脖子,不肯弯下直挺挺的脊梁去随波逐流,遇上需要捧场的事真做难了吧?唉!后悔也没用。

62、     那时候人家主动哄着我,对我根本就没有伤害着的地方,要是我也知道巴结着人家的话,像是遇到这种事,我完全可以到他办公室里,这一切,只需他就能给我打理的很好,他会把相关的人一一组织起来,这么多年的官场生涯我懂,我靠上他,他只要给我真心使劲,事儿办的会很漂亮,尽管我内心知道,我这种调出原来单位的人,人家的捧场明着是对我的,实际上呼应的是组织者,人家是看他的面子,我不过是狐借虎威地沾个便宜就是了。我在田柳的时候已经调走的老牛老陈不都是用的这种方法么。可是偏偏我在田柳时和人家相处的不是很愉快,把人家给得罪过,虽然说这种得罪,真真究究地追究起原因来,还真不属于个人恩怨方面,完全是为着工作,为着世界观的不同,但是现在那里还有能把工作分岐和个人恩怨分开看的人了,根本就没有了,不管怎么说,是我年轻气盛过于坚持真理不懂得容忍和原谅人家伤了感情,所以现在到了用着人家的时候了,我拉不下脸面来求人家来帮我,更何况还要跪倒在人家面前去磕头。再说就是真求人家,给人家磕了头,人家也不定能真心帮忙,那样对我的人格打击和伤害会更大,更会让我感到无地自容,说不定摧毁自己的自尊,别人怎么对待我不重要,重要的是千万别做出让自己瞧不起自己的事来,在我人生的天秤上,利益、面子永远不如人格和真理重要,我还是爱惜着守候好自己那点已经被伤害的仅可以自撑的尊严吧!我永远希望自己的腿和腰挺的很直,不想为了一点虚无的面子去屈膝弯腰失去尊严。

63、     我可没有男人们那两下子:背后里相互使着狠招,恨不得置对方于死地,可是表面上还都支撑着面子上的事。心里想的和嘴上说的完全不是一码事,表面上互相利用对方支撑面子,可背后里却恨不得把对方弄趴下,再踏上两只脚,我可做不到。前一段时间听说沈书记的女儿结婚,贾镇长帮着张罗,还当的证婚人,两个人之前可是见不得面的死对头,想不到人前却装的这么好,事后没两个月,又听说贾镇长却又张罗着人写信告沈书记公款买房子的事,想把他送到监狱去,想想这些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把戏有啥意思,这种心里揣着刀子的表面捧场有啥价值。

64、     尤其是过去那个我,太爱憎分明了,不会弄虚作假,真是有点后悔,稍微在处事待人方面圆滑一点,世故一点,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种无人支撑无人捧场的艰难境地,当初为了工作,为了党性,为了真理,为了捍卫自己做人的标准,太坚持原则,不知轻重地伤害了人家,其实想想,人家当时对我本人还有求好之意呢,可我偏偏就是看不上人家的行为方式,由着自己正直的性子去抵制人家,现在明白了,我所抵制的也不仅仅是他个人所拥有的过错,我抵制的是社会的通病,可落脚到一个人就把人家给得罪了,现在明白了,后悔得罪的这个人不值,可是已经晚了,现实生活中,交一个真心朋友不容易,可是树一个敌人,一句话就能做到了。

65、     我在田柳的时候关系密切的朋友也不少,有同级,有下级,我对他们真心实意地那么好,他们对我也不差,可是我明白,我对他们再好,他们也会权衡利弊的,毕竟他们的命运现在撑握在现任领导的手里。

66、     所以,我更明白,和他伤了情,他手下管辖着的那些人,我就别指望去动用了,既使是过去日子里我再好的朋友,只要还在他的撑管之下也会远离我,不敢凑我的场子。现在的人非常懂得利害,特别会保护自己眼前利益,复杂的现实生活和既得利益,让人们都懂得了——绝不跟顶头上司的‘敌人’走的太近乎,那怕这个‘敌人’是自己过去的恩人,是自己多年的挚友,但为了保住自己的利益也会在所不惜。

67、     还有一点,那就是我要为他们着想,我不能让他们为难,别让他们在领导和朋友间做出两难选择,要是真为了我受到头的打击我还良心不安呢!我已经无法带给别人好处了,更无法保护帮助他们了,所以也就别再给他们惹麻烦了。想到这里时,自己的心里到是还升起了一股子豪气。

68、     这样反反复复地想来想去,把这些天来,自己心里所担心所困惑的,一一摆放出来,又一条一条地理清了,也完全想透了,从现在开始,我不准备再为这此事伤脑筋折磨自己了。我安慰自己:啥了不起的事,就是一个朋友也不动用又怎么样,反正就是三天的事,怎么熬不过去,谁爱笑话我就让他们笑话去吧,反正我可不能为着面子上的事把自己再折磨病了,我还要好好活下去呢,我到要看看,这些面子上的事我不在乎它了,它又能把我怎么样。我使劲地给自己打着气。

69、     我说不在乎就真不在乎,我发现,除了满足不了虚荣心以外,所谓“面子”这种东西,也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你要是太在乎它,它就能逼得你发疯,你要是对它无所谓了,它就一点也伤害不着你。

70、     可是,我自己好说服自己,为了好好活下去,活得轻松快乐一点,说不在乎就能挥挥手扬扬头真的不在乎,我发现我的男人太在乎‘面子’这种东西了,怪不得近一段时间以来,老公对我这么冷淡呢,想到这些事时,我才明白过来,看来他也早就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了——肯定早就在担心办丧事的场面不够气派,怕人家亲朋邻居小看了。可是,我明白,现在处境下的我,已经无法给我喜欢体面的男人撑起一片他所渴望得到的那份人脉繁荣了,从以往的话语间,我知道他也在为这事犯愁,也理解他家里这种境况下,太想借此机会体面一下,让那些和他们家有过节、仇视他们家的左邻右舍,让他的乡里乡亲高看他们这家子人一眼了。在我看来,这是一种很可怜很幼稚的想法,人都没了,都去了,发个丧为啥还要有炫耀势力的想法?为这些面子上的事去烦恼自己,人能不累么,对这种额外的,实际上毫无意义的东西要求的太多有啥意思,完全是自己为难自己,自已和自己过不去,自己故意找自己的麻烦,可是我清楚这种想法不光我的男人有,在农村里,男人们都有这种想法:怕冷场,想镇住人家,他们想以此来抬高自己,可真要冷静下来仔细地想想:既使丧事办的再隆重,再体面,除了能满足自己那份可怜的虚荣心以外,能镇住人家外人什么?又能抬高自己什么呢?可是他太在乎这种表面的、外在的所谓荣耀了。

71、     我愧疚而又难过地想:他肯定看清楚了,依我现在的处境,已无法帮助他满足这个心愿了,在他的眼里,我已经不能给他带来他想要的东西了,所以他对我的冷淡我心知肚明。想到这些的时候,心里会觉得凄凉,会有一股子说不出来的难过。我使劲不让自己难过,我曾经设想过离家出走去躲避这桩丧事,也想过称病住院去躲避这件丧事,总之我就想着怎么才能逃避,可是心里又明镜似地明白,这种事躲不过去,躲不过去就抗,从内心讲我也想体体面面地,现在的同事也好,过去的朋友也罢,都过来捧场,花圈送的摆满了一街筒子,显得我在外面多么有人气,可是目前这种状况下已经体面不起来了怎么办?要是老爷子早上两年过世,在我身居要位的时候,想不体面都做不到,想拒绝都拒绝不了,送钱送花圈的人多的会意想不到。爱怎么的怎么的吧,事过境迁,我敢说,光我能遇到这种尴尬么?所有从权力中退出来的人都会有这种尴尬,不管是大权力还是小权力,高地位还是矮地位,那怕就是芝麻粒一样大的权力,在位和不在位就不一样,真的不光我,多少人要面对和承受这种世俗的难堪。

72、     翻来覆去地想,想的自己难受了,就劝说安慰自己:啥了不起的事,我可不能为着这种事自己先愁死,不就是点短暂的体面么?不就是借机再把自己过去送给人家的人情钱再要回来么?面子不要了,钱也不要了,我只要自己好好地活着,要是为着这事愁病了,收回来的这点钱还不够看病的呢,要真长了这种厉害病,多少钱也治不好。再说,要是同事朋友来了,我还得一趟一趟地出来迎来送往呢,尤其是还得磕头,不磕头,人家心里会觉得我不尊重人家,磕吧,我又觉得我不尊重自己,不来不来吧,到时候,我坐在屋里,愿意哭就哭一场,不愿意哭,就安安稳稳诚心敬意地给老头子守三天灵。把事想到这份上,心里就不再为这事发愁了,三天的丧事怎么熬不过去,就是一个也不来还不是照常到点就发丧,对人来说最难的事,是自己想要,却不好得到,对于现在我的心态来讲,虽不能说一点也不在乎,但至少不再看得那么重,不会再把自己置于一种痛不欲生中了,毕竟在中国最底层的官场上混了这么多年,领导也好同事也好,他们父母的葬礼也参加的不少,在位时隆重体面借机发财的,退了位冷冷清清寒寒酸酸的,啥的都有,每参加一次,心里都会有特别多的感慨。

73、     想到有的位高权重的领导,家里有老人过世的时候,大门口两旁摆放的花圈,足足延伸一里远,灵前有鲜花扎成的花圈,长足了的面子,从主人的表情上都能感到,这种面子所带来的自豪感,已经胜过失去亲人的悲哀了,我记得当时我看到那种自得的表情时就想:收的钱再多,花圈再多,有什么用,丧局办的再奢华再体面也挽不会老人的生命了,就想,人怎么活的这么可怜这么糊涂了,越进化越不知道轻重了,把一些本不重要本不值得看重的东西,反而看重了,看的比命还重要,相反却把一些本该好好重视的东西却轻视了,忽略了,甚至是贬低了,大家只是满怀热情地去忙活一些毫无意义和价值,本不值得去追逐和忙碌的事,人活到这种糊涂的份上,想想真是可怜。

74、     我还想,到公公过世的时候,门口的花圈肯定是多不了哪里去,这是显示和炫耀人际关系最直接的场面,当然也不会太少,老公单位,二哥单位,都会送,还有他们各自的朋友,实在太少的话,咱自己花钱多买上几个花圈充充门面也行,亲戚家也都让他们送,我母亲那边我要让她送一个,那怕我出钱买呢,二嫂的娘家,大嫂的娘家都让他们送一个,咱不要求太多,只要是别太寒酸就行,翻来覆去地想着这些事,一次又一次地安抚劝慰着自己:

75、     我还是保护自己少受这种世俗伤害吧,我心里清楚,这种丧事与我在位子上时相比,要少收入几万块钱,只要不通知人家,我原来随人情出去的钱就要不回来了,可是,和人的生命相比,这又算得了什么呢,要是忧虑伤感的长了病呢?别说这几万块钱,就是十万块钱一百万块钱又算得了什么呢?钱能买来命吗?那些身家上亿的人不是长了绝症照常眼睁睁地死去么,钱多有什么用,不和生命对比的时候,钱是很重要,可是在生命面前啥也不如健康重要,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别有了的就不知道珍惜,从小到现在,上帝给我的幸运多了,让我从一个赤脚走在土地上的农民,成了一个拿着国家奉禄的公职人员,这份恩情和幸运那是用钱能够衡量的么?今后的日子里,上天还将会以其它的形式补偿我照顾我。这样想着就在内心里有了一个决定:老爷子真过世了,我过去的人际关系就一概不通知了。这个决定做完以后,心上就象是搬掉了一块石头一样变得轻松了,深深地呼了一口气,挤压得满满的胸堂里有了缝隙。

76、     就连现在上班的单位也不通知了吧,省得让人家来了一看场面冷清笑话我,不过不通知不行,农村的丧事要在家里守三天灵,我不给单位请假不行,可是一请假人家就知道了,按照惯例,知道了人家就要过去悼念一下,那就和领导说一声,只是到时候就不必给他磕头了,实在非要磕的话,叫上老公去磕,反正我是不想磕头。这样定了心里又轻松了一下。

77、     剩下的就是要好的同学,还有不错的朋友,平时关系比较密切,这些人是需要终生维持关系的,和人家说吧,就等于和人家要钱,不和人家说吧,人家家里过去有事时我拿了钱了,将来他们家里再有婚丧嫁娶的事我还拿不拿?现在只要是有人情交往,就必需有金钱上的你来我往,以后的日子还长,事还多着呢,光往外拿吧,说实话心里也难免有点不平衡,要是不拿吧,现在大家都在做这种以钱带情的游戏,要是真的一点也不参与这种用钱拧结起来的关系交往了,往后我可真就连个好朋友也没有了,我的人缘就真是因为不顺流世俗而统统的没了么?人活在世上,总不能一个朋友也没有吧。可是现在的人与人之间,就是通过这些婚丧嫁娶的相互捧场来维系着,偏偏我对这些钱钱交往是这么抵触和反感,怪不得我觉得我活得不自在呢,我所渴望的那种人与人之间纯洁的以情感交往为目的的人际关系,在世俗的冲刷下,很难走得通。人家都顺一种多年形成的风气顺流而下,顺水推舟,今天你拿钱给我捧场,明天我拿钱给你捧场,乐此不疲,人生的大部分时间都用在这种你来我往上,可我偏偏就较着劲地逆流而上,从骨头里从血液里讨厌这种用钱和物来参与的游戏,我看清楚了,这种游戏就是来来回回把钱换着好看,可是明知是换着玩也得换。关键是一换不好还容易起矛盾,虽然说这种有钱加入的游戏,不可否认能加深彼此之间的友情,但更不可否认的是,一但玩不好,却很容易沾污和伤害感情,所以得费很大的心思和精力去打理掂量这些事情,这是过去生活工作中困扰着我,让我最烦心最头疼的一件事。

78、     为了既有朋友,还不让自己太累心,我只选了做为终生朋友的人去做这种世俗的游戏,因为,之前的无数事实证明,我不按世俗所定的规则行事,我抵触,我自成一体,但是人际关系是多数人组成的集合,大家不按一个规则是没法进行感情交流的,还容易发生碰撞,我一直在抵制抗拒着这种用金钱编织起来的关系,可是抗来抗去,面对的就是没有了朋友的威胁,都在按这种规则交往,你不按就只能退场,我认识到了世俗的强大性和残酷性,依我现在的能力我改变不了它,到是有把自己逼入人际关系死胡同的危险。所以,和自己挚爱的同学朋友我准备妥协,随俗,因为人活在世上是群居动物,不能没有朋友,那样太孤独了。我现在根本没有能力让人家完全按着我超越世俗的想法去办,因为大家认为送来送去能加深感情,既然大家都热衷于这样,为好朋友我愿意委屈自己,让自己妥协,为了钱我不干,但为了友情,我要和他们保持住这种热度。多亏这一年多来的事情让我的心理承受力加强了,学会容忍和妥协了,脸皮也比原来厚多了,麻木多了,相信这三天用不着逃离,也能撑住,不会疯掉的,就这么办。

79、     我坚信,这样给自己在心里定好原则,到时候就不会太慌乱太难过,这个问题一直是关在心里不愿意触碰却又时时让自己恐惧犯愁的问题,但也明白,这是早晚有一天,我需要面对解决的问题,随着公公病情的一步步加重,这个问题越来越近地摆在我面前,这个长期威胁着我,让我充满了恐惧感的事情,马上就要让我去直面它了。

80、     可是只要自己心里想的开,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事。要是心里恐惧得不行的时候,我就给自己鼓励,自己只要说服了自己,任何俗世的烦恼也击不倒人。我宁愿不要这钱不要这面子,也不去给人磕头,我能做到,为了自己的尊严和人格,为了自己内心对自己的那份敬重,我不做这种违背自己意志的事情,尽管它是一种被多数人认可了的,约定俗成地流传了几千年的传统,但是在我内心是不认可这种方式的,我不为了世俗的利益去逼自己做不愿意做的事,我不想让自己屈服,不想让自己在世俗面前弯下我的双膝。

81、     老公去的时间不短了,怎么还不回来,我想从床上起来,穿上衣服去找他,要不就给他打个手机,刚从床头上摸过手机我又停住,别让二哥误会我把老公管的这么严,反正和他家离着这么近,路上不会有啥问题,等着吧,我知道我是在担心老公的安全。

82、     终于等到钥匙开大门的声音,老公进来上床躺到我旁边,本以为他会滔滔不绝地和我讲点什么,可看到他情绪有些暗淡。

83、     “洗手了么?”他把手伸向我想搂住我的脖子时,我一边推挡着一边问。

84、     “洗了,”他说。“一进门我先洗手,不洗手可不得劲。”

85、     “你有这么自觉么,成天洗个澡洗个脚还得逼着。”

86、     “别看我不洗脚行,可要是不洗手,就觉得手没处放。”我这才抬身子往床里边挪了挪,给他让出了床让他往里靠了靠。

87、     “怎么待了这么长时间,我都不放心了。”我关切地问,“商量好了么?”

88、     “听二嫂子在那里数落老头子的不是来。说老头子抽瞎话没实话,算算计计地,还好赖人,说老头子根本都不相信俺俩,让俺俩不管他,还说俺俩在儿子中就算是最好的了,要是别人,老头子这个脾气的,早就不管他了,就是她那回在医院里和你数落他的那些事。”老公说。

89、     “就是不相信你俩,也不能不管他,孬好是你爹,”我说,“老头子和他又抽啥瞎话了?”我接着问。

90、     老公支吾了两句没说清楚具体事,也不知道是三言二语说不清楚,还是不想让我知道,怕我笑话老头子。

91、     “二哥说星期一让老头子过来住院,今天过来的话,单位上拿不出支票来。”老公说。

92、     “看来老头子和谁也是这个样,不光和你。”我劝慰着老公说。

93、     前几天,老公一直手抚着心窝喊胃疼,说让我上医院和他查查去。我说:查啥,你肯定是和谁生气生的,压住气了。老公说:你猜的还挺准哩,这段时间,我真是生气了,这个老头子,我好心好意的帮着他拿着工资卡,寻思少让他跑腿,都病成这样了,还非得亲自去拿工资,要是真躺了路上怎么办,我给他办了个农行的卡寻思让他取钱近着点,结果他还不相信我,还哭,到处和人家说我拿着他的工资钱不给他,你说气人吧。还说要和我算账,说上回住院的时候有五十块钱对不上号。唉,真是不识好人心,看见他脚肿得那样,我到处给他买鞋,没买着肥的,就把我穿的那双给了他,他不说正话,说我穿过了的一双旧鞋,俺那可是刚买了就穿了一回的鞋。亲爹也不行,说不生气是假的,你那里扒出真心来对待他,可他就是不信任你,你对他再好再真心他也往坏处想你,我就挺伤心,真心实意好心好意地对待他,他还这样,尤其是他一遍一遍地打电话给我要工资卡,可把我气的不轻。老公吃了一段时间的开胸顺气丸,才算好点。

94、     “和你说了多少回了,别和他一般见识,怎么还真和他生气。”我又笑着劝说。

95、     “话好说,可真到了事上,你听听他说的那些话,你看看他做的那些事,那火气就噌噌地往上冒,使劲压都压不住,能不和他真生气么。”老公愁眉苦脸地说,“不光这个,我还怕他伤害着你,你对他这么好。”

96、     “不是和你说了么,我不和他较真了,通过这一段时间的观察了解分析,我已经更清楚更透彻地了解了他,把他当成一个病人来看待了,我发现他不但是肉体上的病人,实际上更是一个精神上的病人,你们光知道讨厌他,烦他,生他的气,实际上你们不知道他有精神疾病,其实他本身也很痛苦很可怜。”

97、     “什么精神有病?”老公不以为然,气哼哼地说,我知道那气不是冲我的,是冲他爹的,所以没和他翻脸。“他脑子可好使,心眼子可多,谁也算计不过他,钱上的事算计的可真,可准,精神病还这么识数?”老公一口气说了老头子这么多气话后才算消了消气。

98、     “这是不是过去老人们所讲的那种财迷疯?”我问。

99、     “谁知道,反正就是他自己把事弄毁了的,都病成这样了,还这么算计。上一会来住院,给人家二哥拿了来四千块钱,四千块钱够干啥的,那一天人家两口子回去给他送药的时候,他和人家算账,非说是给了人家五千,你说人家能不生气么,人家给他跑着腿,服着务,还得让他当坏人防着,太气人了。再说这种情况,你多给人家放上点钱又怎么样,平常不是要这药就是要那药的,别算计的那么真,哎,没法说,他那个脾气的,谁给他跑腿,谁再给他垫上钱他才高兴呢,可是你不是生了一个孩子,谁能成天光给你垫钱,为着住院花的钱扯约了半天,非让人家一笔一笔给他详细地报账。”

100、  “二嫂还和我说,二哥为着忙活老头子住院的事掉了三千块钱,当时我想说她两句,可是想了想没说。”

101、  “不能说,”我说,刚才临走时,我就嘱咐老公别给二哥动气,他有难处,千万不能因为老头子不会处理问题,把矛盾转嫁到你们兄弟之间。

102、  “二嫂子也别说老头子小心眼子多,我看着她小心眼子也不少,在这些事上,她比你心眼子可多。”老公说我。

103、  “这种心眼子太多了有啥用?没意思,我不希罕有。”我知道老公说我这话没贬意,于是淡淡地说。

104、  “看来老头子的事二哥也够了。”我说。

105、  “老头子这个脾气的,谁不够了?我都够了。”老公说,“要不是亲爹,早就不管他了,爱怎么着怎么着吧,真叫个爹,实在是太烦人了。”

106、  老公叹口气接着说:“二哥也主张住青城医院,因为吃饭确实是个问题,谁光给他送饭,这个到时候给他定病号饭就行,隔三差五给他送点可口的饭调调口味,天天送可受不了。”

107、  “尽量地满足他的要求吧,盼着他再活过这个年去,也许他这个要强劲头的能出现奇迹呢。”我说。

108、  “谁知道。”老公沉闷地说,“老头子的病,他自家心里也有了数了,这次二哥送药回去,老头子一再和二哥说:‘过两天,还得上院再去检查检查,看看究竟是啥病,吃了这么些药,扎了这么些针了,一点也不对症,怎么吃不上饭,浑身一点劲也没有呢?我想明白明白。’二嫂子就说:‘甭检查了,早就查明白了,这种病不是好治的病,别说普通老百姓,就是中央首长,就是大官大款也治不了。’老头子听着听着就不让人家说了,把头扭过去朝墙,说:‘别说了别说了,什么了不起的病还冶不了,有钱还有治不了的病吗?’他就不让人家说,看来他心里有数,就是不愿意承认。从这一点上你就能看出来,他心里很矛盾,自欺欺人,还想知道是什么病,还害怕正视是什么病,又想问人家,还怕人家说实话,人家想说实话了,接着他就叉开话题不让人家说了,这不就说明他心里挺明白。实际上他就是不服气,就认为他不会得这种病,成天自家觉得厉害得很,没有治不了的人,就是有病也能把病治服了,你看着他那个劲头,对谁也不服气,就连病他都不服气,他就不信他能治不了病。”老公说。

109、  说起他的不服气,我想起婆婆说他一个人去拉蜂窝,路上骑着三轮车大撒把的事,就说给老公听。

110、  “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老公好奇地问我。

111、  “你妈过生日之前的事吧,过生日那一天你妈和我说的。”

112、  “他自家去的?俺妈怎么不跟着?”老公显然是被震惊了问我。

113、  “你妈说她想跟着,可老头子不让跟,非得自家去,人家卖蜂窝的那个老板也很善良,人家送到他庄东头,人家准是也听说他有病了。”

114、  “老头子是够要硬的。”老公也感叹着说。

115、  “你想象一下老头子当时骑着三轮车拉蜂窝的那个情景,拉了三百个,要强,示威,还挺着胸脯大撒把呢,‘这是什么意思?都病成这样了较的什么劲呢?’我当时不解地问你妈。你妈笑着说:‘啥意思,外人见了面净些问他:你准是有病,要不然怎么这么瘦?甭问,他这是不服气,这是给人家看看:你们不是说我有病么,我没有病,我身体可好,我要是有病的话,还能蹬三轮车拉着三百个蜂窝大撒把么。’”见老公笑了,我接着说:“别的咱先不说,这种劲头可够硬气的,你想象一下,都病成这样了,还带着一车蜂窝大撒把呢。”

116、  “老头子让我想起过去人家说的抱着金砖跳井舍命不舍财的事,老头子就属于这样的人。”老公苦笑了一下说。

117、  “从你爹妈身上,我看出还是老夫老妻最好,别看挺天挨揍挨骂,我感到,还是你妈对老头子真疼,我都有点感动,我终于懂了什么叫一日夫妻百日恩,什么闺女儿子,统统不行,在闺女和儿子的比较中,闺女比儿子又强多了,在农村老思想里还养儿防老呢,依现在的社会现状看,儿子养老这是最靠不住的了,不光你家里俺家里,目光所及,生活中咱凡是能接触到的人和事里看到的听到的,儿子真没有几个在养老方面做的真好的,也不能说一个也没有,也有真好的,比闺女还好的,那实在是太少太少了。”

118、  “是呀!”老公有气无力地说,“男人在家里都当不了老婆的家,家实际上就是有女人来把持着。”

119、  “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不管是位高权重的还是平民百姓,就是这么个现状。”

120、  老公情绪低沉地躺在那里说:“我太累了,把灯拉死,我休息一会。”我侧转身,把灯关灭。

121、  临睡前,我看到了竖在床头与书橱夹缝里的那根拐杖,那是我给我父亲买的,这是我准备生日的时候送给他的礼物,上次回家时,他说想要根高点的拐杖,我记在心里了,随时随地地留心观察着,那天下午下班后,迟迟坐不上车的我,步行了一段路,正好路过那个医用商店,我走进去挑选了这一根最好的,顺便又给他备买了一个捌杖头上用的牛筋防滑垫,母亲说上一次我给父亲买的那个防滑垫送给邻居家的大妈了,父亲的拐杖头上自从有了这种防滑垫,拐杖头再戳到地上就不会滑动了,之前不知道有这种东西时父亲总是好在拐杖头上包上块布。我又看了一眼那根漂亮的捌杖,想象着父亲收到它后的惊喜,就庆幸地想:我很幸福呀!我的父亲这么健康!我的母亲这么快乐!还有什么比爹妈健康快乐更让当儿女的放心的呢!

 

  评论这张
 
阅读(15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