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海燕的博客

真诚,永远是人性中最美的花朵

 
 
 

日志

 
 

【原创】家丑-婆家篇(2008-28)  

2011-09-22 11:40:05|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12-11   俺的!俺的!

1、         下午,四点半,我正坐在办公室里的电脑前打着工作总结,放在旁边的手机响起来,一看是老公打来的,我接起来。

2、         “刚才咱妈给我打电话,说老头子快不行了,想过来住院,那边我安排车已经拉着人往这边走了,我寻思先让他住了人民医院。”老公声音低沉地说。

3、         “老头不是想住青城医院么?”我问,“二哥找的关系怎么样了,说不定真像老头子自已说的那样,最后一回住院了,别嫌费劲,最后一回就让他住个满意吧。”我说。

4、         “不行,那边住不上,挨号的人太多了,没有过硬的关系根本住不进去,关键是老头子这种情况的,二哥说,就是费了劲找了关系住进去也没有多少意义了。这边我联系好了,还是先让他住了心内科吧。”

5、         “行呀,你看着办吧。”我也无可奈何地说,听着他心情不好,我也别再坚持了,我不是这件事的主办人,我这话语权就不够份量,再说青城医院我又没有关系,有的话我去找,直接把事办了也好说,从这次他爹有病看出来了,有些意见我参与不进去,当儿子的,死死抱住老祖宗赋予他的这份决定老子命运的权力,不让别人参与,心里也对老公不满:既然我的建议你不听,那你打电话征求我意见干啥?恰恰我这个人还不是个好惟命是从的人,凡事还好参与个自己的见解。

6、         “我也马上过去!”我对着话筒迫切地说。

7、         “你别过来了,我只是和你说一声,怕你挂着我,你甭管了。”老公拒绝的很干脆。

8、         “行,”我说,“需要我的话,给我打电话,我立马过去。”我真心表态,既然他不让我去,我也没必要哭着喊着往前冲了。

9、         “行。”他应着放下电话。

10、     下了班,我赶回家打开电脑继续写我没写完的东西,快七点的时候,我起身给老公打了个电话。

11、     “怎么样?”我问,说归说,心里也是一直挂着放不下来。

12、     “在急诊室里呢,情况不大好。”老公语气沉重地说。

13、     “那我马上过去。”

14、     “你先别过来了,”他说,“这里人不少,需要你的话我给你打电话,晚上接方园我就直接从院里开车过去了。”

15、     “行啊!”

16、     “你吃饭了么?”他又问。

17、     “还没有呢,”我说,“我还在电脑跟前呢。”

18、     “这么晚了你先做点饭吃。”他嘱咐。

19、     “你吃了么?”我接着问。

20、     “我吃了一个包子了,我好办,你甭管我了。”他说。

21、     “你也得吃点。”我嘱咐。

22、     刚放下电话一会,老公又打过来,急急地说:“刚才方园给我发了个短信,说让再给她复印十份自主报名材料,这是怎么回事?不是都报的差不多了么,怎么还要,是不是同学之间闹着玩发错了。”老公这一说我也有点奇怪,怎么也想不起来还要十份往那里报,是发错了,把一份写成十了?按预先计划,就顶多还有青城大学这最后一个,老公奇怪我也疑惑。

23、     “可是她说晚上要用,怎么办?要不回去再说吧。”老公焦急地说。

24、     “别耽误了,让她回来着急,要不接她的时候拿着原件顺路到打印店里复印,实在大不了,明天上午复印了我上学校再给她送一趟,没事!你甭管了,这事我来办,你照顾好老头子吧。”我安慰他说。

25、     “要不等她回来问清楚了再说。”老公试着建议。

26、     “我怕人家复印店下班了。”我说,我也犹豫不决起来,我想出去印,又怕是弄错了,十份不是个小数字,合起来也是二百来张了,要是用不着岂不是浪费了么,根据以往的经验,问清楚了再办还来的及。

27、     “这个孩子,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说清楚。”老公抱怨地说,“给你打来么?”

28、     “没有,没给我打,可能不方便打。”我说。

29、     “我就怀疑这个短信是假的。”老公忧心重重地说。

30、     “这个不会,除了你闺女谁给你发这种短信。”我肯定地说。上“面署着她名子来么?”

31、     “署着来,第一句话就是:爸爸,我是方园。”

32、     “这不就得了,是你闺女发的没错。你照顾老头子吧,这事你别管了交给我,接孩子的时候别忘了从家里捎上我就行了。”我安慰他说,“大约几点往这来?”

33、     “七点十分从院里开车走行吧?”

34、     “行。”我说。

35、     放下电话,我关掉电脑,开始做饭。女儿回来要吃饭,老公说只吃了一个包子,我赶紧做点好让老公接孩子之前回家吃上点,我想好了:熬小米饭,熘上昨天刚蒸的肉卷子,炖大白菜。中午老公就把一块肉从冰箱里拿出来化上了,我看见已经化透了,有半碗红乎乎的血水从肉里浸出来,典型的注过水的猪肉,我想也不知道打上的是些啥水,里边有没有药,想再洗一下,后一想算了,爱怎么着怎么着吧,依着怕就真得捆起脖子来喝西北风了,看看哪样入口的东西都不放心,都快没食欲了,闭着眼吃吧。每当想给孩子尽心尽力地做点好吃的事实上却不见得真是好吃的时,心里就特别不是个滋味。

36、     淘米熬上小米饭,我开始切肉淹制,一边干着我还一边想,平时老公在家里用不着我做饭,他忙了我给他做一顿可口的饭菜吧。

37、     我弯腰从架子下边拿了块姜,我仔细查看了姜身,见上面也有些坑洼,是不是熏过的,不好判断,在蔬菜批发市场上买的时候,明明点名要不是硫磺熏的,怎么也有烂窝,我试验过,只要是没有被熏过的姜,放再久,放的长了姜芽也不烂,脱水脱的发了蔫也不烂,想买点不是硫磺熏了的姜咋还这么难。

38、     酱油、甜酱煸锅,一锅香喷喷的菜做成了,盖上盖等老公进门就能饱吃一顿了。

39、     我拧灭了炉子,摘掉围裙,冼净了手,打开书橱拿出三年来女儿所得的各种获奖证书,开始给女儿准备要复印的东西。

40、     “慢着点开,晚不了。”我说,我的心一下子提得很紧,老公开的车速有点快,从两个车之间很窄的空隙间穿过去时我劝他,因为他从医院里开车回家时晚了,又匆匆吃了口饭后,就觉得晚点了。

41、     “咱妈说,这两天老头子光拉,净拉些白东西,也开了胃了吃的不少,吃了这两三天,今天就不行了,害怕是回光返照,信哥和我说,来医院的路上可吓得人家不轻,一路上疼的坐不住,咱大哥揽了他一路。”总算在女儿放学前赶到学校门口,车停下后老公和我说。

42、     “大哥真是不孬,自从这几次我还真和他结下了友谊呢,结婚这么多年了,我还真没发现原来大哥还是这么不错的一个人。”

43、     “可是不错,到了医院下了车也是咱大哥把老头子背了急诊室里去的。”见我动情,老公又说。

44、     “你这些兄弟姐妹,按说对老头子真就算不错,都算是些孝顺孩子,要是真计较,可能早就都不进家门了。”

45、     “二哥不就三年没回家过年。”老公说。

46、     “那也确实不光是人家二哥二嫂子的错。”我叹口气说,“要是老头子和我吵架吵成那样,我可能也不愿意回家过年。”

47、     方园乍着两只胳膊,和小旋风似的从校园的路上快步走过来,出了校门,麻利的拉门上车。

48、     “还报吧?”刚上车老公就迫不及待地问女儿。

49、     “不报了。”小丫头笑着说。

50、     “你这一套好,乱发指令,差点给你复印了。”我看了一眼放在车前台上的各类证书接着说,你把你爹领了迷魂阵里去了。”我有点责备的口气说她,怕她不高兴,我就把老公怀疑是不是她发短信的事说给他听。

51、     “老爹,真笨,这点事还想不明白,不是你闺女我,谁给你发这种短信。”女儿咯咯地笑着说。

52、     “怎么回事?”我问,“怎么还要十份材料,再想往那里报?”

53、     女儿说要再复印十份材料是想着服二本线上的几个学校。

54、     “别捣乱了,不能再报了,收收心好好学习吧,按咱刚开始制定的目标和指导思想,怎么越报越倒搐搐。”我笑着批评。

55、     女儿就笑,说:“想找个保底的学校。”

56、     我一听女儿思路出问题了,干脆地说:“啥也不报了,裸分考,背水一战,不给自己留后路,这才是咱的出路,咱钻了一个套路里去了,首先咱得明白,参加自主招生是为了考上自己心中的好学校还是为了给自己保底?这一点必须搞清楚,要是太强调保底了,自已给自己降了标准,你就跳不那么高了。”

57、     “是啊!”女儿深有感触地说。

58、     “要是一个重点学校的第一名,却一个劲地去寻找保底的学校,你这是想让你的校长哭了呀,人家从校长到老师都高看你一眼,对你寄于厚望,是想让你拿个名次,上个好大学给学校也争争光呢,你倒好,一个劲往人家腚后头钻,这可不行,人家辛苦培养你:免你学费,给你奖学金,给你各种荣誉激励你,重点栽培你,你干这事?”我笑着调侃着女儿。

59、     “是啊!是啊!”女儿态度很好地接受着我的劝导,仿佛愿意我伸手把她从一个精神的深坑里拉出来一样。

60、     “和你说,”我和缓地笑着说,“重新恢复咱的最高目标。”我看到女儿这段时间弄来弄去地自降了标准,有点找不到前进的方向了,我决定开始给她打气:“还是冲咱的文科状元奋斗,咱有这个实力,我还指望你一炮打响呢,你只有考出好成绩,我这本关于如何培养你成才的书,才有说服力,才能成为家长们的抢手货,你指往我给你挣钱出国,我还执往你帮我成名卖书呢。”

61、     我们娘儿俩之间,已经习惯了用这种画饼式展望美好末来的方式,来激励对方拼搏奋斗,这样的结果是:既不给对方造成压力,也不会让对方沉沦,更能使对方有紧迫感,信心倍增,动力十足,既有为他人努力的自豪感,更有为了自己去拼搏的自信心。

62、     “说好了,从现在开始排除一切杂念,言归正传,好好学习,参加自招这个过程,就当成是一段人生美好的生活体验,别说考不中,就是考中了又怎么样,这件事真的没有给你承诺什么,你明白了么,我的傻丫头。”

63、     “今天好点了,那两天,我觉得好累呀。”女儿爬上最后一层楼梯后,站到门口回身对跟在后面的我说,“那两天,我自己都想,是不是要看心理医生了。”女儿嘘了口气,终于用轻松的口吻说。

64、     “实际上就是心累了,一是学校为了招生,把你当成典型宣传,你也骄傲,也觉得压力大,再就是你这段时间,总是在担心一种不公平竟争,也或者说是一种对社会可能不公的怀疑和担心吧,总是怕属于自己的合法利益被别人侵占了,这是一个人心累最重要的原因。其实学校人家真的是有人家的打算,人家不可能只为一个同学着想,人家要为全体同学着想,从和你校长主任的这次接触,我从心里感觉这个学校还是不错的,我很坚定这一点,就像你教育我的,只要坚定了美好的东西,你就会对末来充满信心,担心、失望、绝望,是最摧残人的事了,当发现自己无法把握自己命运的时候,是人最无奈最绝望的时候了。”边说边等着老公把防盗门打开。

65、     回到家,女儿准备洗澡,我给她忙活着准备晚饭。

66、     “你爷爷病危了。”我说。

67、     “没事吧?很厉害么?”女儿停住脱外衣的手急切地反问。

68、     “很厉害,今天下午过来住院了。”我口气郑重地说。

69、     “那我赶紧做作业,做完了我去医院看看他。”

70、     “别去了,好好学习吧。”老公制止着说。

71、     “还有点硬货么?”照着镜子梳理完湿漉漉的头发后,坐到桌边准备吃饭的女儿扫了一眼摆在面前的稀饭和烤地瓜问。

72、     “你想要啥硬货?烧鸡还是酱鸭?”我问,我想探探她究竟最想吃什么。

73、     “牛肉烧饼没买么?”女儿问。

74、     “不能光吃牛肉烧饼。”我说,说实在的,自从老公说了牛饲料里可能也有瘦肉精后,再吃这些东西,我心里就不踏实了,买的时候心里都有一种恐惧感,怕孩子有心理障碍还不敢和她说,“想吃硬货没问题,明天我给你买个鸡腿。”说到这里我忽然想起来,拍了下桌子说:“你看我都忘了,给你温好了的菜都忘了端上来了。”说着从椅子上爬起来,一溜小跑到厨房去盛菜。

75、     “你尝尝,炖白菜里的肉特别香,我精心腌制了的,怎么样,味道不一样吧?”

76、     她把一块肉夹到嘴里嚼了嚼,发出赞美的声音,“嗯!——”连着发了三声,“最后两声就有点假了吧。”我笑着说,“你也再喝一碗小米饭吧,老公?”

77、     “我不喝了。”他郁郁地拒绝着说。

78、     “刚才急急慌慌地怕晚了接孩子,你没吃好,来,再喝一碗。”我把盛好的一碗往他面前端。

79、     “不喝了。”他说,口气有点不友好了。

80、     我只好把老公不喝的那一碗端到我面前,陪着女儿吃饭,不时用筷子挑着菜里的肉往女儿面前放。

81、     这时候,老公的手机急促地响起来,我和女儿马上停止咀嚼,拿筷子的手定格在那里,扭头看着老公接电话,“噢噢。”老公声音急促地应着,脸色骤变,有点惊慌失措。

82、     “怎么了?”见老公放下电话,我迫不及待地问。

83、     “老头子昏迷了,二哥把他单位上办丧事的人叫过去了,现在得需要马上开车回老家把咱妈接过来,一块把老头子的寿衣拿过来。”老公用少有威严的口气说。

84、     女儿放下筷子抚着胸口站起来,苍白着脸很难过地说:“我心里还挺难受哩,我想过去看看他。”

85、     “行,一会咱一块过去,你赶快再吃点饭”我说。

86、     “我吃不下去了。”女儿沉痛着小脸说完,放了筷子回屋做作业了。

87、     “我开车回去拿吧。”老公问我,样子有点慌乱。

88、     “打个电话让信哥送过来不行?”

89、     “这种事让信哥送过来不大好,我开车回去拿吧。”老公执拗地说。

90、     “你不能开车,你现在这种情绪不能开车,打电话让信哥送过来就行,信哥又不是外人,你多年的兄弟了,再说又不是光拉寿衣,不是一块把咱妈和三姐拉过来么,让她俩把寿衣包严实了,提着就行,没事,别那么迷信。”我看见老公有点哆嗦了,就紧着劝阻。

91、     “要不你和我去。”老公看着我的脸说,样子有点逼人。

92、     “我和你去没问题。”我说,“我不是不愿意让你回去,我的心情你还不理解么!”

93、     “我也和你一块回去。”女儿赶紧抢着说,声音也有点哆嗦。

94、     “你别去!你去干啥?你在家里做作业。”老公凶凶地制止女儿说。

95、     “我挂着你俩,在家里也没法做作业。”女儿颤抖着声音说。

96、     “谁也别回去,就打电话让信哥送过来,这样还能节约时间,你打电话,他们现在就可以从家里出发往这边来了,咱要是回去,误的时间太多。”我冷静地说,“你不好意思说,我说。”我想摸老公的电话给信哥打电话。

97、     “不行,我得回去。”老公犟犟地说。

98、     “妈,你让俺爸爸回去吧。”女儿也在一边用责备地目光看着我给她爸爸帮腔。

99、     “挺聪明的个孩子怎么一会变糊涂了呢,你爸现在这个样子的,他开车跑这么远的路行呀?来回一百多里地,他现在这种状态开车很危险,开车可不是闹着玩的事,现在家里就够乱了,别再节外生枝找麻烦了,我这点苦心你们怎么还不理解?,我又不是管着你爹不让他回家,打电话让家里送过来,咱仨直接上医院,这样不是更好么。”

100、  “行呀,就这么办吧。”老公一听,明白过来,长长地松了口气冷静下来,掏出手机给信哥打电话。

101、  “只要一遇到事就慌,慌啥?找个最好的办法,沉住气想想怎么办最好,越慌越乱。”我说,说完了我才意识到,我这是站着说话不害腰疼。

102、  这时老公拿在手里的电话又响起来,我听见老公冲着话筒带着苦腔说:

103、  “俺这个妈呀!你怎么又变了卦了!现在这个样子的,拉回他去干啥?在这里还能扎针还有医生哩,在家里咱光看着他难受,你光心疼你又替不了他,行呀!行呀!你说咋办就咋办吧,依着你,你还过来吧?行呀,不愿意过来你就别过来了,让三姐过来。”老公急咧咧的口气说。

104、  “记着,嘱咐她们别忘了拿上寿衣。”我在一边提醒老公,让他提醒电话那头的婆婆,别明明是来送寿衣的,急急慌慌跑过来却忘了拿,到时候再回去跑一趟,白折腾。

105、  电话那头的婆婆也不知道说的啥,老公把手机放在耳朵上,长时间地倾听着,时不时地大声劝说上两句。

106、  “还找‘神妈妈’算日子?算啥日子?行啊,行啊,那个到时候再说吧。”我看见老公对着话筒反复劝说,又劝说不下的样子,口气里多少带了点不耐烦,就问:“怎么了?”

107、   “老太太变卦了,”老公说,“想今天晚上,让接着把老头子再拉回家去,让他咽气的话,在家里咽,说这么大年纪了,不在家里办丧事怕人家笑话,还说哪一天发丧也得再找‘神妈妈’算算日子。”

108、  “来,我和她说。”从为着地基和邻里打架这件事上,我认为婆婆还是挺认可我的劝说的,听明白了后,我接过老公的电话急急地冲着手机那头的婆婆问:

109、  “俺妈你怎么又变了卦了?那天在家里咱不是说好了的么,在殡仪馆里办丧事。”

110、  “我寻思他这么大年纪了,为了这个家一辈子也不容易,虽说是个破家,孬好也在里边住了一辈子了,死了能不让他在这个家里待两天么?你信哥说,咱农村里的老人在外头办丧事让人家笑话。”婆婆平静中带着坚决说。

111、  “笑话啥?谁笑话?咱为啥非得光看着人家的脸子行事,老头子是退休工人也算是城里的人,是有单位的人,不能算是农村里的老人,再说之前咱都商量好了的,人家二哥这边把办丧事的人都找好了,你怎么说变卦就变了卦了。再说怎么还算日子?算啥日子?”我几乎是有点吼了。

112、  “咱这里都兴发丧算日子,人家都是这么着办的。”婆婆一字一板仍旧没气没火地说,我和老公的气势汹汹并没引燃婆婆的火气。

113、  “不是按农村风俗,在家里停灵放三天就是,早上去世就放个大三日,晚上去世就放个小三日,怎么发丧还算日子?”我不解地问。

114、  “人家咱这个地方都这样,”她说,“那一天发丧都是有凶吉的,不算个好日子将来对后代不好。”她说。

115、  “什么好日子不好日子的!”我几乎是冲着她吼起来了,虽说心里也明白,这样做对一个心里已经是很难受了的老人来说过分了些,面对她固执的愚昧,我还是没忍住,“老头子哪一天走,哪一天就是好日子,你还信教呢,上帝让他走的那一天不就是最好的日子么?这个还在找人算啥?一会信教,一会又迷信。”我气呼呼地说。

116、  “人家都是这个样,没有不这个样的。”她说。

117、  我算明白了,你千般劝说,她却有她的一定之规,还不急不躁,老太太确实有她不简单的地方。

118、  一下子又让我看到了婆婆骨子里那根深蒂固的陈腐的东西,她坚守的那些‘人家都这样,没有不这样的’东西,恰恰是我在生活中最深恶痛绝的东西,因岁月流逝对婆婆淡化了的以往日子里的不满又开始在心中泛起,所以冷静了一下,我觉得吼是改变不了她的,于是,我只好闭上嘴巴把手机递给老公,放弃了说服,我怕我那失控了的恶劣情绪伤害着她。

119、  “妈,你不想过来?行,让三姐过来吧,让俺嫂子和你在家里做伴。”也许是刚才听到我口气有些过激吧,接过手机后,老公马上缓和了口气对婆婆说,“信哥马上就开车过去,赶紧拾掇拾掇,行——,怎么?你又想通了,还是在殡仪馆办,对,定了的事就定了,在殡仪馆办的更体面,好多人想在殡仪馆办还没这个条件呢,俺爸是退休职工,是有单位的人,他不是成天说:俺那老家在城里,不在农村,俺在这里过了大半辈子,这里才是俺的家。再说那里环境好,周围还摆上鲜花,这样的话咽了气咱就不往家拉了。”

120、  老公打电话的空当,我和女儿穿衣服准备去医院。

121、  “老太太又想通了,同意在殡仪馆办。”老公如释重负地说。

122、   “别拿书了。”见女儿手里捏着本书,老公没好气地对女儿说。

123、  “俺想在车上看。”女儿小声辩解。

124、  “让孩子拿着吧。”我也好声劝说。

125、  弯腰换上鞋,刚想出门,老公的电话又响了,听对话的口气肯定又是婆婆。

126、  “老太太又坚决要求到明天就把头子拉回家去。”老公把手机放进上衣里后无可奈何地说。

127、  “我听着刚才不是又和你说同意的了么,怎么又拉回去,拉回去干啥?”我有点气恼地说

128、  “非说让他在家里的床上咽下那口气,农村兴这个,老人得在自家的家里咽气,要是在外面咽了气,再往家里拉就不大好了。”老公说。

129、  “在家里怎么办?要是老头子难受起来她能治了,眼睁睁地看着他痛苦?”

130、  “老太太说让他回家捱两天。”老公无奈地说。

131、  “这个老太太!六十四根转轴子,你的决策都跟不上她的变化快。”我说。

132、  “依着她吧。”老公劝我,“在老头的问题上还是老太太最有发言权,就听她的吧。”

133、  我又生老太太的气,嫌她按着老封建那一套乱指挥,又为她对老头子的这份特殊的真情感动,说一千道一万,打也好骂也好,说到底谁近?到了这时候才看出来还是两口子最近,我们说服也好,阻止也好,还不是都是从自已的出发点考虑问题,还不是为了躲避世俗不让自己太为难。婆婆说让老头过世了在家里停三天就停吧,想到这里,心里对婆婆的气愤一下子转为感动,我忽然觉得,谁也不行,还是老夫老妻,一日夫妻百日恩,别看平时挨打挨骂的时候,老太太恨得咬牙切齿骂声不迭,可是现在,在这关键时候才看出来,只有婆婆对老头子的心最真,最诚。想到让他一个人在殡仪馆里待几天,在冰冷里,肯定不如在自己的家里停在大北屋的中间,有家里人守着更让人心里好受点,想到这些时,我心里开始理解并感动着婆婆的‘变卦’了,毕竟是五十多年的夫妻了,毕竟这些年共同支起了一个家,养育了一帮儿女。

134、  开车出了家门,在第一个十字路口,老公想打方向盘转远路去医院。

135、  “直着走就行。”我说。

136、  “我害怕堵车。”他辩解。

137、  “这个点不会堵了。”

138、  老公又想抢信号,我按住了他:“急也别闯红灯。”我说,不远处一辆黑色轿车和一辆摩托车撞在了一起,摩托车横躺在路上,旁边有警察在忙碌。

139、  一路畅通没堵车,只用了十分钟就到了医院,车拐进了医院大门后,老公直接把车停在急诊室的门口旁边,下了车,他推门走在前面,我和女儿紧跟在他的后面,我想象不出现在的老头子会是一副什么样子。

140、  “我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呢!”女儿紧紧地抱着我的胳膊颤抖着声音说。

141、  “没事,别害怕,自己的亲人怕什么,要实在害怕的话,你就别进去了。”我停了停脚步扭脸征求她意见。

142、  “不要紧,”女儿挺直了腰板挽紧我的胳膊,“进去看看他吧。”

143、  推开抢救室的门,迎面看到老头子垂着头坐在病床上,鼻子里插着氧气管子,头顶上悬挂着点滴瓶子,后半截床呈直角竖在身后,像是坐在沙发上,二哥站在床边扶着他,他的头有气无力地垂在胸前,因为难受,紧咬着牙关,脸挤成了一个痛苦的疙瘩,我站到床边时,他还奋力地向上翻起眼皮看了我一眼,并且还把目光打向站得稍远些的女儿。

144、  从他那坐姿和面部表现出来的力量,看上去不像刚才老公接电话时说的那么严重,我以为躺在床上已经坐不起来了呢,看到他还能直直地坐着,我崩紧了的神经稍稍放松了一下。

145、  “这一会儿好点了,刚才可把俺吓煞了。”大姑姐走上前来说,“刚才就眼看着不行了,叫也不答应,脸上的皱纹也放开了。”我向前探了探身,仔细看着他的眼角,果然有皱纹放开后发白的皮肤纹路,“现叫魂把他叫回来的,”大姐神乎其神地说,“我也叫,你二哥也趴了他耳朵上叫他,嗷嗷地叫,叫了老大一回才又缓过来的。”

146、  “太痛苦了。”女儿看到她爷爷眦牙列嘴的难受表情时心疼地说。

147、  “让他稍微躺一下不行么,”我说,“这样坐着舒服么?”我看到他垂着头歪着身子,撑的有些吃力,全靠二哥身子挡扶着,病床又这么高,我怕万一撑不好摔下来,不更麻烦么。

148、  “躺不下了,一躺下就憋的慌。”二哥说。

149、  腰到是坐的挺直,可是我看到他耷拉着的头垂到了胸部,一副很难受的样子,再说稍一不留神就怕他从床上歪摔下来,一个垂危了的病人还让他呈直角的坐姿,我总觉得不是这么回事,于是又建议是否把身后的床再稍稍放下点倾斜度,那怕一点点,别让他把头垂的这么难受,而且也会更安全点。

150、  女儿向我靠了靠,歪过头来在我耳边细声耳语了几句,因为声音噪杂我没听清她说的啥,就拉了她的胳膊往稍远一点的窗户方向走。

151、  “你说什么?”远离点了人群后我问她。

152、  “我是说你别提建议让他躺下,要是真一口气过去了,人家可在埋怨你。”女儿知道我的性情,小声地提醒我。

153、  “哦,”我乖乖地点点头,闭了嘴,知道了在这种关键时候,我是没有多大权力的。

154、  “别弄俺!别弄俺!”我听见老头子急躁躁的责怨声,因为着急,他脸上的皱纹挤在了一块,样子有些吓人,因为鼻子上吸着氧气,说话时声音含混,却也一点也掩盖不住他语气的里的狂躁,他准是嫌三姐和侄子给他按摩腿和脚时弄疼了,急的用手胡乱拨拉着说。

155、  这时又有急诊病人推进来,因为没被子需要从老爷子身上拿掉一床。

156、  “爷爷,这床被子是那个床上的,人家要盖。”护士见老爷子双手紧紧地抓着被子撕扯着不让人家拿走,就哄着他说。

157、  “俺的!俺的!”老爷子皱着眉头用含混的声音急切的说,死死地抓着被子不让人家护士拿走。

158、  “姑娘,你再去找一床吧,”见两个人一个往外拉一个拼劲拽,相持不下,我赶紧上前劝说,“病人冷。”

159、  “没有了,一个床上就一床被子,没多余的。”护士为难地说。

160、  做了很大的努力,护士也没从老头身上把那床本属于另一个床的被子拿走。

161、  女儿摇摇头和我说:“刚才那个场面最能体现俺爷爷的性格了,要是别的老人,都生命垂危这种情况了,肯定是啥也不管了,随便别人怎么弄,这个好,你看他死死抓着那床被子就是不让人家抱走,还一个劲地喊:“俺的!俺的!”

 

 

 

 

  评论这张
 
阅读(65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