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海燕的博客

真诚,永远是人性中最美的花朵

 
 
 

日志

 
 

【原创】家丑-婆家篇(2008-25)  

2011-09-14 18:09:28|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11-29   世风

1、         “我回家一趟,”老公说,“给他送回药去,一块都凑在一起商量商量,三姐说人家西家医院的院长说,老头子顶多再活一个月,那天在院里打针的时候都疼哭了。”说这话时老公的表情和口气是沉重的。

2、         “我也跟着你回去。”我说。

3、         “现在还用不着你出马,到时候再叫你。”老公用了这种恭维的方式拒绝我,他不愿意我参与他的想法,我也不抢着靠的太近了。“你得在家里照顾孩子。”他准是怕我不高兴接着又说。

4、         “和谁回去?”

5、         “叫着二哥,大姐的话看看再说,我给二哥打了电话了,一会他过来商量商量,大哥自从老头子出院从市里回家以后,还没过去一趟呢。”说到大哥,老公便有了抱怨的口气。

6、         “回家后可别乱批评人家。”我嘱咐。

7、         话音刚落门铃响,二哥推门进来,我让他坐在椅子上。“你看弄得乱七八糟的,”桌子胡乱放着笔记本电脑和女儿的一些自主招生的报名材料,“昨天晚上弄到两点了,也没找着报名系统。”

8、         二哥帮着上网找到了报名系统。

9、         “咱先上卫生局问问盖章拿杜冷丁的事?”老公问二哥。

10、     “今天机关单位都不上班,去了也没人。”二哥说。

11、     “对,星期六星期天,机关上都没人,不行咱先去医院里看看,问问这种药怎么个拿法,如果住院的话,是不是随时都可以扎,要是那样的话,咱最后就让他住院就行。咱别为着这种药再去投人找关系。”老公说。

12、     我想起那年领导的父亲得过这种病,当时调动起所有关系去兑货,成了一种权力优势了,咱没权力,所以最怕这种较量了。

13、     “对,”二哥点头,“咱先去医院问问。”

14、     “行,”老公说,“问好了,然后回家商量商量看怎么办。”

15、     临出门时,二哥笑着感叹!“唉!正好赶上都忙,两个孩子都高考。”

16、     “忙也不行,咱也得先管他。”我安慰着他说。

17、     “中午我可就不回来了,直接从医院问完了回家。”老公临出门回头和我说。

18、     “甭管了,你忙你的就行。”我说着送出他门去,出了门老公又进来:“我捎着垃圾。”

19、     “甭管了,一会我拿下去就行”我边说边赶紧去厨房帮着他提。

20、     晚上回来,老公的脸上轻松了很多。

21、     “老头子没事吧?”我担心地问。

22、     “没事,二哥最了解他了,他太能捣了,他就是想让我们都回家去守着他。

23、     “自已还能走路吧?”

24、     “怎么不能?能,精神头可好,脑子可清楚,说话当当地。”

25、     “噢。”我也松了口气,心情也稍稍轻松了一下。

26、     吃完了晚饭,老公斜躺在沙发上,伸着两只裸脚。

27、     “好臭,”女儿说,赶快用被子盖起来,或者去洗一下。”

28、     老公把脚收回 两腿盘起把脚压在下面对着我说:“老头子一进门就先问我:给我拿回药来了么?我说拿回来了。这种药,三块五一包,家里医务室里到处都有卖的,他非得让我买,就三块五毛钱他都算计到。‘这个药可是救命药,吃了就管事。’他说,又接着问:我不是让你买方鱼来么,买了么?我说买回来了。我胡答应着,哪里来得及来,我和二哥从医院里问完了事就不早了,正好大姐打电话说她买了,我就没买,可是我不敢说没买,我先胡答应着点,哄着他高兴再说,我走了以后,他打完了吊针准又上东屋里去扒翻,要是找不着准骂我。”老公笑着说。

29、     “你怎么不给他买呢?”我略带责备的口气问。

30、     “我从医院里问完了杜冷丁的事就不早了,再说咱大姐说买了,我害怕冰箱里放不下,吃没了这些我再买不就是。”虽说老公用了没好气的语气,但我知道这口气不是对我的。

31、     我没紧着追问,老公却迫不及待地和我说,把回家的见闻和感受说给我听,越说越激动,越说脸上越轻松。

32、     “一会又说:你上回在饭店里给我喝的那种饮料挺好喝,再给我买点;吃了那么些烧饼,就是吃着田柳的油酥烧饼好吃,再回来的时候开着车从那边转一圈给我买回来;还有我吃着上一回你给我拿回来的那种阿胶水晶小蜜枣也挺好吃。他使劲地叭唧了叭唧嘴说。我也没接他下茬,我没记着我给他往家里拿过阿胶小蜜枣?”老公不解地看着我问。

33、     “我给他往家拿过,你妈过生日的时候,我给他买了几包拿回去的。”

34、     “噢!我说呢,怪不得又给我要,我还寻思他记错了呢。”

35、     “老头脑子那么好使,他可记不错。”我说。

36、     “老头子给我要东西的时候,二哥准是在一边听见了,回来的路上他和我说:‘最怕老头子这一套,你可别给他买点东西,只要买上一回光和你要,本来人家给送点也好,家里有点好吃的也好,也想给他拿回些去让他吃点,心里也愿意孝敬他,可是惹不起,吃上一回光跟你要,要得你不敢回家。我家里人家朋友到是刚给了两箱苹果一箱梨,我真想给他拿上点,可是狠狠心算了,不给他了,我一个月,就这两千多块钱,你嫂子又没工作,孩子还得上学,再说老头成天以为我落扣他的药费钱,我要是给他拿了东西,他一样还认为我是花的他的钱呢。’不光我说老头子有这个毛病吧?家里人都知道,都害怕他这两下子,我说二哥每回回家都好空着手呢。”

37、     “原来你还净嫌二哥回家不买东西,一开始我也奇怪:他回家怎么从来不拿东西,尤其是老头刚查出病来咱一块回家那次,我感到特别不理解,这回明白是什么原因了吧!看来甭管啥行为,背后都有想法支撑着。”我说。

38、      “也不知道是一高兴了说走了嘴还是怎么着,二哥说:我想给你送一箱子来。”老公笑着说,“我还想听后音来,可他说了这一句就没有后话了。”

39、     “说想给咱一箱子,这可能是实话,准是做不了主,后边的话就不好说出口了,说出来就等于出卖他媳妇。”我笑着说,“男人在家里大都说了不算,怪不得二哥回家从来是空着手不拿东西,说不定除了他说的老头的原因以外,还有就是做不了二嫂子的主吧!不过想想也不能全怪二嫂子,关键还是他本身就不想拿,要是拿的话,二嫂子能管他那一霎,出了门偷着买上点,和你似的不是经常玩这一手,我还没管着你呢。”

40、     “我身上装着有钱,二哥身上不能说一分钱也没有的话,至少没有大钱,好几次了,老头子住院,我看见他连十块钱也掏不出来。”

41、     “没这么严重吧?”

42、     “有!二嫂子管的他可严了,他身上基本上没有零花钱,工资卡二嫂子拿着,连奖金掌握的都很清楚,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别看二哥挣钱养着一家子,花钱却没有权力,钱都在二嫂子手里管着呢。”

43、     “我可没这样管过你吧?咱家里的钱可都是你说了算,我还是自家挣钱呢。”我说。

44、     “越自家挣钱的越不这样,越自家不挣钱的才越把男人的钱管的死死的呢,这种女人就是没有自信。”

45、     “以后我也得和二嫂子学习,管得你严着点,省得让你成天弄虚作假地欺负我。”我笑着说。

46、     “你什么素质,她们什么素质,你能和她们这种人相比。”

47、     “少给我说好听的麻醉我,我觉得人家二嫂子还挺不简单呢,人家一分钱不挣,还能管的男人服服帖帖这么听话,这难到不是本事么?”

48、     “这叫啥本事,嘁!”老公鄙视地说。

49、     “这叫领导男人的本事。”

50、     “在家里我不是也被你领导么?”

51、     “阳奉阴违,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净耍小心眼子。”我说。

52、     “老婆的话不听不行,都听也不行,男人也得有点自已的权力和自由,这也是逼的。总的来说还是很听话的,是吧老婆。”

53、     “这倒是,老头子的家长制作风确实把你们训化的比较好领导。”我说,“他万万没有想到,他为了自己好统治用棍棒逼打出来顺从听话的儿子,落到儿媳妇们这些新领导手里时,反而变成了自己给自己出的一道难题。其实他的晚年一直就生活在这种痛苦里,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不明白,从小怕他、听话、顺从的儿子们,怎么一结了婚有了‘新领导’就一下子不听招呼了呢。封建统治阶级用的是愚民政策,封建家长用的是愚儿政策,终于有一天会自食其果统治不了了。”

54、     “你这小子,”老公笑骂我,接着转了话题说:“后来也习惯了,二哥不拿,老头子也不和他要,我这个拿的反而光要,见了面没别的,先问拿来的啥,可不能光拿东西,要是见空着手回去就不愿意,这叫啥爹,你说。”老公苦笑着说。“拿少了还不愿意,人真不顶惯,爹妈也是好欺负人,谁越好对谁要求越高,谁越好越欺负谁,那个不好的反而去哄着人家,你说这叫啥事,这种打击先进哄着后进的做法,让那些自觉着往好里做的人特别伤心哩。”

55、     “咱现在这个社会,一些行为方式和习惯,真是非常不利于好人去做好事,这也是为啥世风日下的一个根源。”我叹口气说。

56、     “我看着老太太长期和老头子在一块生活也变得有些心胸狭窄了。”老公说。

57、     我心里话:老太太心胸本来就不宽广,只是过去凡是婆婆的过错,老公不轻易说,就是偶尔说一回,也从来不忘了在后面补上一句:都是老头子逼的她。说来说去,把原因都归结了老头子身上去,不过我发现老公开始承认和正视他母亲也有过错。我知道,这和我对他平时的提示有关,虽然当时听着不悦,但事后他却也在分析思考,因为我发现一家人总向着老太太责备老头实在是有失公平,所以总是替老头子打抱不平。

58、     见我凝视着他,一副认真听讲的表情,老公饶有兴趣地接着说:“打哪里人家都不愿意买给他吃,买上一回就光给人家要,一家去就和人家要,弄得人家站不住坐不住的别提多么尴尬了,老百姓有个俗话说的那叫什么‘虱子’来?”

59、     “‘饿皮虱子,惹不得’,就是那种饿极了的,沾上了,就好趴在人家身上没命吸人家血,不知足没个够的那种人。”我笑着给他提示。

60、     “老头子就是这种人。”老公说。

61、     我实在也没想到,老公会给他爹用上这个比喻。

62、     “今天中午炖的白菜,老头子在北屋里打吊针,大哥说:咱这伙在院子里吃吧,今天太阳挺好的,反正院子里也不冷。俺几个就一人盛了一碗菜端着,拿了个馒头在院子里吃,刚吃了几口就听见老头子叫大姐:立春、立春。大姐就赶紧放下碗进去了,他问大姐:你这伙吃的啥?给我也盛上一碗。用手敲打着他床跟前那个写字台面:放了这里我自家吃就行。我一听就进去了,说他: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一看见人家吃饭就眼红,炖白菜又不是什么好吃的,里边连块肉都没有,你又吃不下去,你能不能不咋唬让人家吃顿热乎饭?你不吃你也不让人家吃好,你打着针怎么吃,不是说好了一会打完了针给你炖鱼么,你沉住气,有你吃的饭,你让大伙吃顿安生饭行吧!他就是欺负人,我说了他一顿,他一句话也不吱声,家里人再多,他不叫别人,不是支使咱妈就是支使大姐,动不动还熊人家两嗓子。

63、     “老头子毒就毒在这里,他吃不下饭去,他也不让人家吃安生,咱妈和我说:老头子只要一看见她吃饭就疼的慌,阴阳怪气地说:你这个多么好,多么有福,一大碗菜一大个馍馍,‘扁拉扁拉’就扒拉下去了。你听听这是两口子说的那话么,老太太牙不好,吃饭的时候这样‘一扁一扁的’,他还笑话俺妈‘扁拉扁拉’地呢。按说要是人家那好老头,这种情况的,老太太不吃也得劝着她吃:吃吧,你吃的身体好好的好照顾我。这个好,见不得人家吃饭。都回家看他,买回去的东西,他吃不了,就藏起来不让老太太吃。有一回东梅买回去的面包,他光看着可吃不多了,吃不了也得见顿摆了跟前看着,留了前顿留后顿,留的长了毛了,才不情愿地说:你妈,要不你吃了吧!恨不得长了毛也不舍得给老太太吃。住院拿回去的,还有家里这些亲戚看他拿去的奶,他得翻着看一遍,好的放到一边他慢慢着喝,实在喝不了,等到是过了保质期的奶他才舍得让老太太喝哩,你说说,他那个心眼子是多么弯弯,俺妈成天这么给她侍候,他就一点也知不道疼她。

64、     “他打着吊针,一个劲地叨唠着说,嘴里没滋没味的。我看见搁几板上有冰糖,拧开瓶子给他放了嘴里一块后,顺手就放了窗户台上了,我寻思放的离着他近一点,到时候自家想吃了,顺手摸一块填了嘴里,省得他咋咋呼呼地指使这个指使那个。可他非治着我‘动物归原’,说我:在哪里拿的,给我再放了哪里去。我说他:你身体好好的时候‘动物归原’,有了病你就得放得顺手一点,省得光支使人家一会拿这个一会拿那个,放的近着点想要啥自己一伸手就拿着了多好,他说啥也不愿意,非逼着我再给他放到搁几板上去,这个老头子可会治人了,烦的人了不的。再就是暖水瓶,我给他放了床前的写字台边上也不行,非得喝一回支使人家给他倒一回。二哥最了解他了,怪不得二哥成天说:老头子那个心眼子,可能治作个人了,能支使的人家脚不沾地,光围着他打转转,他才高兴哩。

65、     “俺妈真老了,满脸的皱纹,一道一道的可深了,真和个老娘娘子似的了,都是让老头子给折腾的。”老公心疼地说,

66、     “唉!”他叹口气,“也怨俺这个妈,她又侍候不了老头子心眼里去,还好光上老头子跟前去凑合。一会跑过去给他掖掖被子,一会给他拉拉棉袄,一会又给他摸索摸索枕头,动动这里弄弄那里,老头子烦她,嫌她干不了正当处,就光呲牙列嘴地熊巴她,说不上那一霎,就吼她一嗓子,她还看不出个眉眼高低来。唉!俺这个妈,实在是太没有脑子了,就和让老头子支使傻了一样,老头子就聪明的不得了,俺这个妈就愚笨的了不得。我这才发现俺妈还真是不够聪明里,一点转化心眼子也没有,光知道自家心里头想的啥,不会察言观色,不知道人家心里想的啥,你看着她根本就不用这个心思。对待老头子,她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甭管谁回去了,就知道逮住人家诉苦告状,除了和你埋怨数落老头子的坏处没别的本事,你这里心疼她想真给她争口气吧,她反过来还又心疼老头子,真没办法。

67、     “今天下午点上暖气了,刚点上你让它烧烧,老头子在北屋里打着吊针敞着炉子屋里也暖和点,蜂窝刚着上来一会功夫,我看见她就把炉子封死了,七八个暖瓶我掂了掂都空着,一点水也没有,我就说她:你封死炉子干啥?你不先把暖瓶烧满了水再说,你心里得有个数。你看着她光忙吧,出来进去一趟又一趟,一回这里一回那里,看上去忙得团团转,光心忙,忙不到点子上,连她自家都不知道干了些啥,真是快让老头子给支使傻了。俺妈可真是没有心机,一点计划性也没有,老头子这一有了病躺在床上她和没了主心骨一样,心里一点数也没有,乱麻一团,也知不道干啥,成天乱而无序的,原来是老头子支使着她干啥,她就干啥,有时候还得过且过,偷点懒应付应付,要是不支使她,她知不道干啥,就光坐那里抽烟,拉闲呱,自家找不着方向,一点主动性也没有。都是这些年来,老头子管她管的太严,不给她一点权力,让她不大会自家思考问题了。”

68、     “还嫌老头子成天光熊她哩,做为一个家庭主妇,心里这么没点数还行,暖水瓶里没水封炉子干啥?要是老头子要水喝,接着倒不上,不又得骂她,更别说灌暖水袋了,这些事可是最起码应该做好的。今年夏天跟着你回去了这几趟我就发现了,你就看着她干了这里忘了那里,手忙脚乱,丢三落四,想喝点水了,才发现炉子灭了,狗挣的铁链子哗啦哗啦响了才想起来说:弄了半天还是晌午忘了喂狗了呢。老头子在市里住院的时候,你忘了咱俩回去看了她两回,就没记着有一回暖瓶里有水,渴的我实在了不得了给她要点水喝,她说的到是干脆:锅里有饭汤,你拿个碗舀点喝吧,俺干渴了就舀碗饭汤喝。我掀开锅盖看了看,冰凉的,怎么喝。她自己就说:炉子,一天能灭两三回,最后自家都气的干脆不点了。你说居家过日子她脑子里想的啥,是不是你妈从小过穷日子过惯了,吃凉饼子喝凉水,对生活没有过高要求惯了,不知道怎么做着吃?还是老头子平时周到惯了,啥也不用老太太操心让她的生活能力退化了?”

69、     “你说的这两条都有,那时候俺姥娘家穷,吃了上顿没下顿,成天吃糠咽菜,从小没过着好日子。俺妈我这才发现她确实依赖性太强,平时啥啥都指望老头子,老头子成天嫌她干的不好也不让她管吧,慢慢地她也真是不会操心了,每回回家我都说她:给老头子调剂着做点吃的。她就说做啥吃,俺也知不道。我告诉她说老头胃不好,蒸个鸡蛋糕软软乎乎的好消化,她就顿顿蒸鸡蛋糕,也不知道变变样,老头子就烦,咋唬着吃够了,光吃让谁谁也烦。炖鸡汤吧,也是,我说了她好几回了,把汤里边给他切上点香菜沫点缀点缀提提味,绿油油的看着也好看,喝着也愿意喝,这个好,回回就是光一碗鸡汤,油乎乎地上面顶着一层。没法说,教也不行,记住这回忘了那回,一点也没有记性。”

70、     “其实她把事情做周到,做到前头,老头子也许就不会光熊她了。”我说。

71、     “她嫌老头子光支使她,我就和她说:“俺妈,老头每天都去卫生院打针,第一天给你要了暖水袋,大衣,手电筒,你就记着点,第二天临走之前这些都给他准备好,放了个包里让他拿着,你倒好,天天得等着他给你要你才拿,啥事也是这么被动他能不熊你?你把事做了前头,他还没说,你先给他准备好了,甚至他没想到的你都给他想到了,他还熊你干啥?”

72、     我清楚,老公教给老太太的这些话,都是我平常批评老公的一些话,他又卖给他的母亲了,这说明他在变,有了是非分辨能力了。过去只要一回家,娘俩在一块同病相怜,在一块光偷偷说老头子的坏话,妈说儿应,出出气,这么多年了一直这样,婆婆从来没认识到过这其中也有她自己的过错,老公更是,老是认为他妈不容易,一切一切全是他爹的错。娘俩成天泄愤,泄了这么多年,啥用也没有,老头子依旧在家里称王称霸,婆婆受气的现状却一点也没改变。

73、     “其实老头这种人,你要是真读懂了他,一点都不难治,你光怕他没用,你光消极对抗背后里说他坏话更没用,他属于那种你越怕你,他熊着你越来劲的那种人,你不怕他了,他反而啥招都没有了。要知道他心里想干啥,想要啥,你做好了就能让他服气,他的恶劣脾气就能收敛,甚至你要是做的更好还能让他心服口服,把他引导的改掉些不足,往好处转变。可是你要是做不好,啥啥都靠着他,那他就是天,他就觉得自家了不起,他实际上就是在利用老祖宗给他的那点做家长的权力,什么人格魅力,什么关爱他人,体谅别人,统统不懂,就认为我是老子,是家里的老大,你这些人都不如我,你就得无条件地服从我,想想过去的人怎么活过来的,国家有皇帝,为所欲为地统治着;在家里有当爹的为所欲为地镇压着管制着,人那里有伸直了腰挺起胸膛的时候。老头子是典型的家长制作风,社会发展到今天了,再用他那一套家庭统治的老手段肯定是不行了,自家的孩子也不行,现在孩子受的啥教育,崇尚的是自由、平等,人权,都知道维护自身的权力,两种势力遭遇了,能没矛盾么。”我说。

74、     “他对你倒是不敢太横。”老公说。

75、     “从他能什么人什么对待上,我就知道他是个心里有数的人,比你家老太太确实聪明有数多了。”

76、     第二天。

77、     “三姐她公公今天去世了,去世的时候可安详了,一点也没痛苦,歪过头去就咽气了,拿了十支子杜冷丁也没用着,他这一没,咱家里老头子知道了准害怕。”老公说。

78、     “我见过一次面,挺高大的个老人来是吧?”我惋惜地问。

79、     “嗯,”老公点头,“最后瘦得皮包着骨头了,看来只要是长了这个病就开始瘦,那天在家里我给老头了挽肚子摁脊梁时,看着他也是浑身净骨头了。老头原来身体多壮,真是虎背熊腰的,当时摸着他那一根一根的肋条,一阵心里挺难受。”老公声调哀哀地说。

80、     “你可慢着点给他按,别给他按折了。”我说,“人真是抗不过病,老头子的身体原来多好,走路横拉横拉的浑身是劲,后背和面板子一样宽,说瘦一下子就这么瘦了呢,好好的那么些肉都上哪里去了?”

81、     “营养准是都让‘那玩意’吸走了。”老公接话说,“大哥也不说来个电话,到那天怎么个去法?”

82、     “你不会给他打一个。”我说。

83、     老公就给大哥打了一个,两个人在电话里说了半天,老公最后说:“大哥,家里的风俗人情,这些规矩你懂,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都听你的。”

84、     放下电话老公和我说:“到那天去三姐家的时候,大哥二哥我俺兄弟三凑一千块钱的‘人情钱’, 上账的话,写老头子的名字,要是三姐妯娌们的娘家拿的多的话我们再多凑,三姐到是给我打电话了,说到时候再把钱拿回来,咱拿了去也就是光挡挡外人的面,咱哥哥也说不用我和二哥凑了,一千块钱他自家先拿上就行,反正到时候三姐再还回来。”

85、     “你问问到那一天我和二嫂子还去吧?”

86、     “大哥说,你俩都去最好了,这种事是人越多越好,凑人场。”老公说着拿手机,“ 我给二哥打个电话商量商量看看怎么去着。”。

87、     “你让大哥再给二哥打个电话,你给二哥转达别让他想别了,人都需要这种尊重。”我害怕兄弟之间起矛盾,好几回了,老公给二哥转达老头子的事,二哥就有点不大高兴。

88、     “别提了,”老公说,“刚才我让大哥直接给二哥打来,大哥说:不说这个还不想和你说呢,可把我气发了。听着口气大哥还真生气了呢。”

89、     “为着啥?”

90、     “刚才大哥给二哥打了个电话,说是二哥接了一下子就不接了,让二嫂子接,二嫂子拿过电话来直接就没好气地说:你打错了。大哥也没好气地说:你不是进厚家吗?没打错,找的就是你。”

91、     “咱大哥的声音她还听不出来,她怎么还这个态度的?”

92、     “准是平时不常打电话,从电话里听不出来。”老公说。

93、     “他俩之间不是没有过结么,按说甭管是谁,往你家里打个电话也不能这个态度对人家,太不礼貌了。”我说。

94、     “她准是听出大哥的声音来了,知道找他准是花钱的事,这个女人可不善,平时老头子为着想住院和拿药找二哥往她家里打电话,一看电话号码她不是不接就是扣了,有时候她都不让二哥知道,你没看见老头子找二哥得成天让我转达。”

95、     “这样的话可是有点太过分了。”我说,“不过她也准是有她的想法,咱别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咱两个人挣给三个人花,人家是一个人挣给三个人花,在钱上肯定算计得紧点,最怕挡这些婚丧嫁娶的事了,一回就是好几百。”

96、     “她就是这种人。”老公气愤地说。

97、     “你也拿个本子记记,光随‘人情钱’看看一年能花多少。”我提醒老公,“不是心疼钱,该花就花,主要是看看花多少,心里好有个数。”

98、      “那天方园给同学买生日礼物,连价也没打就买了,花了六十多块,这些小店里,净赚孩子钱。”老公心疼地说,“从自家不挣钱就开始花钱交往,这种人情交往确实挺烦人。”

99、     前天刚参加姑表兄弟的婚礼拿了五百,下个星期天又是领导的儿子结婚,最少也得五百,老公说他还收了两个同事的请柬,其中一个刚参加工作的,平时根本都不认识,也送了请柬来,现在的人脸皮真厚,熟不熟的都发请柬,哪里是结婚,简直成了敛财了。老公说的,我也有同感,现在真了不得了,对这种人际交往的不良方式,虽然我倍感痛苦和烦恼,可事实证明,无论我怎么努力,怎么挣扎,怎么咬牙切齿地痛下定决心与这种我认为不良的世风拼斗,却也改变不了这种世俗的人际交往方式,我斗不过它,只好在现实面前渐渐妥协,因为我发现,要是不加入这种交往行列,我会一个朋友也没有了,就连亲戚之间也没法走动了,人与人之间,不管大人孩子,不管社会还是家庭,遍地都是这种用钱连接编织起来的交往方式,成天忙忙碌碌地纠缠在这些你来我往里,有多少人乐在其中,有多少人和我一样违着心内心纠结,还不得不为之,总是逼着自己做些自己不喜欢做的事,心能不累得慌么!

  评论这张
 
阅读(66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