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海燕的博客

真诚,永远是人性中最美的花朵

 
 
 

日志

 
 

【原创】家丑-婆家篇(2007-18)  

2011-08-08 18:57:51|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11-30     俺爸肯定是还存在着幻想

1.              中午,上班的路上下了车,顺路在拐角处的包子店,花二块钱吃了三个包子喝了一碗半凉不热的稀饭就往办公室走,我想赶紧给母亲打个电话。

2.              站在公共汽车上,手扶着抓手的时候还想,人看来都有一种向别人传递信息的欲望,只是有的人强,有的人弱,有的人强烈到管不住自己,这就是所谓农村里常骂的长舌妇。可是人实实在在地都有获得和了解信息的欲望,我只想把这个信息告诉我妈,我丝毫没有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让母亲和父亲更懂得珍惜生活珍惜生命。老公倒是嘱咐过我,不让我给俺家里说,说还是不说?我犹豫着,最后决定,别人谁也不和他说,只和我妈说。

3.              到了办公室,摸起电话往家里打,响了好长时间,无人接听,过了一会又按了免提重拨,还是没人接听,我心里到没有害怕的感觉,要是往常父母不接电话,我就开始发毛,现在差了,从这一点上就觉出来了,心理承受力比原来强多了,打到第三遍的时候还是没有人接,我就把拿在手里的话筒放下了,心想,这是让我遵守老公给我定的‘纪律’。

4.              可是现在的我却有一种特别想给人打电话的欲望,但我又不可能说给不相干的人听,我就只想打给母亲,我想好了,连父亲我都不和他说,因为有时候他好管不住嘴巴。

5.              凭着记忆我拨了一个电话号码,我好几年没打过这个电话了,平常他家里有事直接打老公的手机,有啥事老公也悄没声息地安排了,人家也不找我,我也赖得去无事生非自做多情地往婆婆家打个电话,奇怪的是,我居然还能准确地记着,连我自己都奇怪,一个很久没打过的电话,号码还记得这么牢。

6.              只响了几下就接通了,是老头子接的,接通前,我还算着是婆婆接还是公公接,我是否要亲热地叫他们一声。

7.              我不想勉强自己叫他爸爸,因为我实在不想叫,就只是对着话筒问:“吃了么?”用了很温和很关心的语调。

8.              “你是谁?立春么。”他刚问了一句还没等着我回答就接着自己下了错误结论。我本想接着自报家门给他纠正一下,可我想让他拿着我当他闺女看看他会说些什么,就含糊其辞地‘哦’了一声。

9.              “这不,立秋早上,一大早早就过来了,”他用缓慢从容的语调特别郑重其事的说,“从她村头上那个特色排骨店里买来的排骨,我吃了两块,光说不行,人家饭店里酱的这个排骨味道就是好,香而不腻。你妈和立秋吃的昨天中午咱这伙吃剩下的从饭店里拿回来的那些红烧茄子。我六点就起来了,喝了一碗面条,活动活动,一个小时以后,再吃上中成药,昨天拿回来的药里有两盒子中成药,隔上一个小时再喝上你妈熬的汤药,喝药我懂,中间得隔开时间,要不然有些药性它起反应。”

10.          本来我问他吃的啥,他只回答我吃的排骨就行了,然后我再问他再答,他可好,一气绕着圈子全说清楚了,这也是老公成天不愿意给他打电话的原因,你要是问他点事,他从不直接干脆利索地回答你,他必须要慢慢地把他想和你说的全部说完,就好像怕他一回答了你问题,你就扣电话不和他对话了一样,所以老公就烦,就说他:‘别胡绕达,我问你啥你说啥就行。’他也不吃屈,反驳说:‘我是犯人么?还你问啥我说啥。’两个人说着说着就顶牛。也是,你要是心情好没急事,听着他说一段还行,你这里要是心急火燎的有那么些事等着,他那里慢条斯理地就是不往你想知道的正题上绕时,就可能会着急。老公就说:我不愿意给老头子打电话,啰啰嗦嗦,东扯葫芦西扯瓢,恨不得他吃面条,第一筷子吃了几根,第二筷子吃了几根他都想给你数清楚。

11.          结婚快二十年了,我也是第一次,拿着话筒耐心地听他把想说的说完,停了一会,见他实在没接下去的话要说了,我才问:“俺三姐呢?”他愣了一下,猛然醒悟地问,“你是夏莲呀,唉,我还以为是你大姐姐来呢,你在哪里了?在班上了,你找她?”声音温和的与昨天那个不讲情理的老头子判若两人,老公成天说:这个老头子,没法和他拉,一会好一会歹,说好也不孬,说坏,和小孩子一样,说变脸就变脸,一点也不定性,这会是真让我见识了老头子的变化无常了。

12.          “我找她。”我干脆利索地说。

13.          老爷子喊三姐接电话的声音过后,就听到电话里传来扑腾扑腾的脚步声。

14.          “你去的这么早?”我对着话筒充满了敬意地问。

15.          “嗯,我早着点过来了,”三姐压低了声音说,“昨天晚上进中在电话里都给我说了。”

16.          “咱妈知道了么,你没告诉她吧?”我也压低了声音问。

17.          “没有,可是她看出来了,熬着药的时候我看着她掉眼泪了,她问我是不是那个病,我说不是,她说你别瞒我,我早看出来了,昨天回来,大哥在家里等着来,信哥和咱大哥戚嘁喳喳地说话,还看见咱哥哥掉眼泪了,老太太就说我早就猜摸出来了,我知道他得的病不好。”

18.          三姐说老太太熬着药掉眼泪的时候,我内心忽然有一种感动,那个我认为最不可能掉眼泪的人却流下了眼泪,那个挨了一辈子揍,之前还记着愁不给老头子做饭的人,听到这个消息时却哭了,这就是夫妻之间么,这就是女人的心么?要是反过来呢,要是她长了这种病,老头子知道了,会不会也能掉下眼泪,还这么给她熬药呢?拿着话筒,我的眼泪又浸出来模糊了我的双眼,为一个女人对自己这份并不幸福婚姻的一种情分而感动着,同时我也庆幸,亏了没自作主张地决定给婆婆捅开这层窗户纸,要是婆婆知道了,真有个好歹的,老公不记恨埋怨我么,我得多么后悔。是呀,光主观臆想不行,对母亲的理解莫过于人家的儿子,我不能再随便给人家指手画脚地做决策了,之前,在老头子长病的事上,我总觉得不积极进言献策,参与到这件事里去,就觉得不大够个家人的滋味儿,有点失职和不尽儿女责任一样。看来,对于自己的父母,想不管都不行,可是对于人家的父母,想管都没这份权力,人家不给我这份权力,我也不能篡夺人家当亲生儿女的这份权力,母亲那句话回响在耳边,‘谁的就是谁的,差一点都不行’,这句话是千真万确的,不到重大事情上感觉不出来。认识到这里以后,我就不再内疚自己在这件事情上的难做为,因为人家不允许我在人家的领地上做为,我没有这个权力。之前我是想努力把这个家往好里和谐里推进一下,更怕老公说我对他家里的事不积极不关心,现在的结果却是老公压制着我的热情嫌我太主动太积极地参与,他逼着我当局外人我也只能是冷眼旁观了,他只是安抚我说:我需要你的时候,你给我支招。我没好气地说:需要我也不给你支。当然说的是气话。

19.          “别说了,咱爸爸过来了。”三姐压低了声音说。

20.          “行就这样吧。”我放了电话。

21.          三点多的时候,我往俺家里再打,父亲接起电话来。

22.          “上哪去了?怎么没人接电话。”我责备地说。

23.          “没出去呀。”父亲说。

24.          “那怎么不接电话,我打了好几个。”

25.          “是吗?几点?”父亲问。

26.          “一点多钟吧。”

27.          “噢,可能上大门口送你妈去来。”

28.          “俺妈干啥去了?”

29.          “出去又溜达去了。”

30.          “上哪里溜达去了?”我听出来,父亲的口气里有掩盖,父亲越想轻描淡写,我越是紧追不放,看到我太重视母亲的踪迹,父亲往往还好带出点醋意来。

31.          “跟着咱村里那几个娘们上红庙坡里拾白菜去了。”

32.          “中午怎么吃饭,在外面吃点?”我忧心地问。

33.          “哪里,中午吃了饭走的,你打电话找不着人的时候,我正好在门口送她。”

34.          “噢!我悬起来的心放下来。”

35.          “又弄这个干啥?和那拣破烂地似的。”我又心疼又恼火地说。

36.          “可不,我也不愿意让她弄这个,我说她也不听,我说咱又不是买不起,拾些这个干啥,人家扔了的还有好东西呀。她说她愿意跑着玩,一在家里闲下来就没精神,就好长病,全当跑着玩吧,咱管不了她,依着她吧。”老爹准是又怕我责备他让妈干活,赶紧着表白自我。

37.          “我再回家时给你们买回一车去。”我想起上次回家的时候,母亲说过今年的白菜贵,还能是为着这个去拾么?

38.          “别价,家里集上啥也有,一块钱七八斤,别来回拉这个了。”

39.          “和谁去的?”我还是不放心,刨根问底地问。

40.          “和你五更奶奶还有你三水大妈。”

41.          “就她仨呀?”

42.          “你妈说,人多了不行。”

43.          “怎么着呢,害怕拾不着?”

44.          “不是,人多了啥人也有,有的好胡偷乱摸的,;拾棒子的时候也是,拾不着,有的人就好上人家还没收的庄稼地里去偷人家的,好惹事。”

45.          “可是,好偷人家东西的咱可不和她们在一块。”我的心又一下子揪起来,“回来和俺妈说,可得让她注意着点,别让人家拿着她他当了愉白菜的逮住揍她,就怕有人坏了名声让人家拿着拾庄稼的都当成小偷。”

46.          “人家你妈可不,到了人家地头上,先问:你让俺拾吧,让俺拾俺就拾,不让俺拾俺就走。那天人家让她拾了一车子,感动地你妈这伙帮着人家干了一下午的活,帮着人家从大棚里往外抱了那么些白菜,还帮着人家装的车,把人家也感动的不轻,人家还拉着她想管她饭呢!”

47.          我一听就心疼了,说:“咱这么大年纪了,咱不干这个,这不等于为着拾人家的点扔了的白菜出卖劳动力么,别累着她。”

48.          父亲没顺着我的话说接茬,而是说:“这不人家你妈打听张红喜来,正好打听到他儿媳妇,人家拉着她就得回家给她装上一车子白菜。”父亲自豪地笑着和我叙说。

49.          “张红喜是谁?”我问父亲。

50.          “是我原来在红庙教书的时候的一个同事,人家他儿媳妇对你妈可热情了。”

51.          “噢!”我笑,“这个老太太,给你‘丢人’丢了你同事那里去了。”

52.          “人家你妈说来”,父亲接着说,“‘这个啥丢人的,咱又不偷不抢的,就是跑着玩,城里人打拳跑操逛公园,咱这也是一种健身活动,多少还能拾点东西,比光玩还强哩’。有的人家还愿意让去拾呢,要不然他自己也得往外头拉,你妈这伙就等于帮着人家干活了。

53.          “你不用解释,我懂这个意思。”我说。

54.          “人家还让你妈家去吃饭,还约我去玩,你妈说:‘他天冷了穿上棉裤了,骑不动车子了,明年春天吧’。”

55.          “到明年春天,你和俺妈就去,买上东西,你俩成天不是闷得慌么,等于找个地方玩玩,现在拿东西不成问题了,玩的话有个目的去着也有劲,走亲戚访朋友,别怕花钱,等于拿钱买快乐吧,你也高兴人家也高兴,省得在家里快闷得慌地,高兴了,身体好好的不长病长灾地比啥都强啊!”我鼓励他说。

56.          “俺不闷的慌,”父亲赶紧表白,“你给俺拿回来的这两本书挺好,这就是俺的精神食粮,你看来么?。”

57.          “我还没看完,这不就给你拿回去了么,你看完了我再看。”

58.          “噢,这小子写的不孬,挺敢说实话。”父亲用赞赏的口气说,“要是文化大革命那时候,敢这么说可早打成反革命了,我和你妈说,这上头写的就是六零年吃不上饭的那些事,她也抽空拿起来看看。”

59.          “俺妈能看懂了吧?”

60.          “别小瞧你妈,连猜带懵地人家也能读一气,大概意思能看个差不多。”父亲笑着说。“人家你妈看的时候用手指头指着,一个字一个字地蹦着看。”

61.          “你还笑话她哩,你不会把你看完了的故事讲给她听呀,你得学会在她面前发挥你的优势,学会和她玩,你光会哄着自己玩不闷得慌不行,你也得学会让俺妈不闷得慌才行。”

62.          “俺怎么不和她玩?是人家你妈她不和俺玩,一有空人家就往街里跑,找她那一把里的人拉家长里短去。”父亲笑着辩解说。

63.          “还是你没有魅力,你想法把她吸引住,就和上次回家我强迫着你学着打扑克,怎么样,陪着你孙子打扑克他不就愿意和你玩么,有共同爱好更容易培养感情,你得学会发挥你的优点和长处,老太太不大认字,你就给她讲着听,也让她获得点乐趣。你可好,成天不是嫌人家傻瓜就是说人家‘二哥’,文盲,总是一副瞧不起人家的态度,老是高高在上和自家多么能似的,这个还行?你得把你的优越性给人家也带点好处来人家才佩服你,感激你,你到好,成天光自吹自擂,让人家发自内心地说咱好,不比光咱自己吹嘘自已强得多呀!”我笑着说。

64.          “俺早就不这样了,”父亲也笑起来,“俺哄着人家人家还不和俺玩哩,俺哪里还敢和人家打仗。”

65.          “哄人家你也得动脑子想法,”我也笑着说,“人家不愿意和你玩,说明咱的法还不够高明,你看书就是乐趣,俺妈就觉得上田野里干活是乐趣,依着她吧,咱心疼也白搭,咱不能总是阻碍人家去寻找自已的快乐吧。”我说。

66.          “我也和她说来,‘拾着拾不着,到点就回来,别很晚了’”。父亲说,从这句话上我感到父亲的人情味比原来可是浓厚多了,之前他可说不出这么动情这么体贴关心人的话来。

67.          “你怎么样?”我又问。

68.          “我,一点半听评书,二点半听小说连播,”他一口气给我报了一大堆安排后说,“一会我就该听知青小说了,听完了,我就再出去跑圈锻炼身体,跑完了,再坐下来练练书法,看两张你拿来的书,提开蜂窝炉子,等着你妈回来做饭。”

69.          “不错,你把生活按排的井井有条,又快乐又充实,就这样吧,星期六我回去,还有什么需要买的么?”我问父亲。

70.          “不需要,不需要,”父亲说,“最大的需要,就是你们不忙的时候回来站站,看到你,俺就比什么都高兴。”

71.          父亲的低要求让我心里又涌起了一阵温暖和歉疚,眼睛泪濛濛的。

72.          晚上,从外面喝了碗老豆腐回来,心里挂着外出拾白菜的母亲回来了么,就打电话,响了很久没人接,我再打。自从母亲搬到东边小北屋里住了以后,晚上打电话就不大容易听到了,回家的时候,一定让老公把电话线接过去,让老人躺在床上就能接电话,不必再听到响声后,披着衣服往大北屋里跑了。

73.          刚把手机充上电一会,就响起来,我摸起电话,一听是母亲就热热地喊妈,母亲高兴地拖长了声音答应,好象是一定要让我感受到我这声‘妈妈’带给她的幸福是多么的深长。

74.          “刚才是你打的吧?”母亲问。

75.          “是,”我说,“我想问问你回来了么,中午打电话听爸爸说你又上人家坡里拾白菜了。”

76.          “嗳!在家里又没有事,跟着人家出去散散心呗。”母亲象是做了一场快乐的游戏一样笑着满足而又自豪地说。

77.          “可别累着,你的腰还疼,回去我给你买回些去吧,别去拾了。”

78.          “可别。”母亲断然拒绝,“家里一块钱好几斤,我就是为着锻炼身体,你不知道,我身体可好了,浑身可有劲了,我这身体比你可强多了。”母亲的自信中充满了快乐,“别挂着我!”母亲用了很少用的命令的口气。我就笑,对于母亲,不是想不想挂着的事,那是粘在心上的,想不挂都办不到,还好的是,我想明白了,只要她快乐就让她做,再也不因为过分心疼她而训斥她老人家了,再也不做那些好心办坏事的事了。

79.          “累了就歇歇。”我嘱咐。

80.          “明天我就不去了,一个发嫁闺女的,我得去走亲戚。”

81.          “谁家?”我问。

82.          “你六姑。”母亲说。六姑是家族里的一个远房姑姑。

83.          “方圆她爷爷查出病来了”。我声调沉重地说。

84.          “是么?”母亲吃了一惊,愕然地问,“没事吧?”

85.          “还没事呢,都中晚期了”。

86.          “你说这事,怎么没早查查呢。”母亲痛惜地说。

87.          “唉,都是这个老头子不讨人喜欢,和俺婆婆打仗打的,他这些孩子,也不大重视他。”

88.          “可别,和进中说,让着他爹点,这么大年纪了,别和他真真究究的一般见识了。”母亲动情地嘱咐。

89.          “咱不多管闲事,他家里这些人,不大知道好歹,咱好心人家还不愿意听咱的。记住,可别给他往外传,现在都不让说,害怕他知道了吓着,别看他脾气大,可是胆小。

90.          “啊,咱不说,咱可不说。”母亲连连应着。

91.          “你和俺爸爸可好好的注意身体,吃的好着点,别累着,一定珍惜生活,别再吵吵闹闹的了,都这么大年纪了,仔细想想,就是好好的活着还能再活多少年,好好的注意身体,走在路上的时候一定注意安全,拐弯,过马路的时候先停下来看看有没有车,俺爸爸骑着车子散步,别让他往大马路上骑,车太多,在小路上骑,再就是最好你陪着他,要出门的话你俩一块好有个照应,得学会保护自己,疼自己了,不服老不行,你可是不年轻了。”我说。

92.          “我没事,孩子,你放心,你可也好好的,注意身体,什么当官发财的咱可不眼红这个了,当不了咱也不着急,啥叫幸福,身体好好的,一满家子没病没灾团团圆圆的,这就叫幸福。”母亲忙不迭地回劝我。

93.          “放心吧,我早就想开了。”我说。

94.          “可劝着进中别太难受了呀!”母亲关心地嘱咐。

95.          “没有事呀,你放心吧。”

96.          “方圆哭来没?”

97.          “没价。”

98.          放下电话我就想,进中和方圆都没有像母亲想象的那么难过,不知道是公公的恶劣表现再加上家里人对他的反面宣传和声讨太多了,让人对他都敬不起来还是咋的,昨天放学回来,刚进楼梯口,老公走在前面,走在后面的我给女儿使了个眼色让她慢下脚步来,等我走到她身边时,我用悲痛的语调小声说:“你爷爷查出病来了。”女儿惊愕地张大了嘴巴,眼睛瞪得老圆,一条腿迈在高处的台阶上就不动了,转身盯着我不愿意相信似地问:“真的?”我点头。这时老公回头望了我们一眼,他肯定明白我们在说什么,但装着若无其事地又回过头去继续往前走,进了门脱着外衣。 “你爷爷真长了这个病了。”我可能想从女儿的表情上看到更多的难过吧,于是又提醒似地对女儿说。女儿用不相信的口气问:“俺爷爷真长了这个病了?”我说:“这个我还敢胡乱诅咒他吗么,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再怎么着他是你的祖宗,不看他的面,我还看你的面子呢,好歹你身上还流着他的血液。”

99.          “昨天在楼梯上我和你说你爷爷查出病来的时候,你心里难过来么?”今天晚上放学回来,我看着女儿的脸色追根究底地问。

100.       “心里难过了一下子,”女儿说,“还是不大相信是真的。”

101.       “看来毕竟是亲人,就是再不好,也是不象听到外人的那种感觉是吧?”我问孩子。

102.       女儿点头说是,接着又问我:“知道了这个消息,俺爸爸俺二爸爸,和俺姑姑这伙哭来么?”

103.       我说:“至今无发现一人掉眼泪,至少是那天都没哭,也可能是人家偷着哭咱没看见,据你爸爸说,你二爸爸眼里曾有泪花闪烁,你大姑我没看见哭,你爸我也没看见他哭,你不可昨天晚上他和你闹的时候我说:‘我想揍你个小子,’他问‘揍我干啥?’我说‘揍着你哭’。”

104.       “我爸随我奶奶情商低点,又慢半拍,也可能他还没反应过来吧。”女儿为他爸爸的不哭寻找理由。

105.       “再慢也不能这么迟钝吧。”我说。

106.       “肯定是他不相信这是真的。”女儿说。

107.       “这也可能。”我说,“噢想起来了,有哭的,你大爸爸掉眼泪了,你奶奶也哭了,昨天晚上去学校接你的路上,坐在副驾驶上,听着《从头再来》那首歌,我还掉眼泪了呢,捂着脸忍不住地哭了一大场,抽抽搭搭地还哭的喘不上气来,虽然说这眼泪掉的很复杂,但绝对是为着你爷爷掉的,我就想,如果一个人长了绝症,他的亲人没有一个人撕心裂肺地为他难过,我觉得不大正常,就觉得做为人在这个世界上走一回也够可怜的,对,我是因为可怜他哭的,觉得他悲哀哭的,心里难受的哭了好长时间,还哭得喘不上气了呢,眼泪控制不住,就象满了水的盆子一样哗哗地往外溢。”

108.       “不能怨人家不哭他,只能说明他自己做的太失败了。”女儿说。

109.       “可这种失败细究起来又不真正都是他自己的错。我一直在为他寻找,是什么让他变成这样的,他爹他妈?还是他爷爷奶奶?还那个社会环境?还是咱老祖宗的传统文化中的毒素?”

110.       “人要生活好每一天,别光等着长了病才想起吃点好的来,每一天都要好好地过。”女儿说。

111.       “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人一奋斗起来就好忘了。其实你爷爷这一有病我也在想,就现实生活中的一个人来说,从闭着眼哇哇哭着生下来,到两手空空再闭着眼离开这个世界,这一生能真正享受几天,就是没结婚的时候,在父母怀里还算是享福,爹妈富有还好说,要是那时候日子穷,小也享受不着,一旦结了婚,就开始为孩子奔波:上学,工作,盖房娶媳妇,再接着给儿女看孙子孙女,到老了吧,才明白,实际上就真的晚了。”

112.       “做人要知道给别人关心和疼爱,只有这样,将要逝去的时候才能让别人心疼。”女儿说。

113.       “也别说,下午打电话我听着你爸爸的声音沉重的就象石头一样,下午我去上洗手间,回来查看手机见一个末接,一看是你爸的,打过去,电话一接通我就问他,你找我来?他‘嗯’了一声,我听到声音挺沉重,不象是在家里走时的那个样了,他和我说,他班上同事说,你爷爷这个病,不能光相信一个医院的,得多打听打听,一个同事他爹也长这个病,人家动了手术切了三分之二,好了,这不人家还活了二三年没事呢。我就问他,你想怎么着,他说想让我找个熟人,找个专家再帮着诊断诊断,订个最佳治疗方案,现在不是熟人知已的,人家不给说实话,那怕到时候咱就是花点钱呢。我说行,就赶紧帮着联系人。”

114.       “我说的对吧!”女儿得意地说,“俺爸肯定是还存在着幻想,认为俺爷爷不是长的这个病。”

  评论这张
 
阅读(12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