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海燕的博客

真诚,永远是人性中最美的花朵

 
 
 

日志

 
 

【原创】家丑-婆家篇(2007-16)  

2011-08-06 21:07:31|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11-28          又是好心办坏事吧

1.              老公下班回来,一进门就疲惫地坐到床沿上,表情有些沉重。

2.              “有结果了么?”我凑到他身边小心意意地问,

3.              “昨天,在手机里二哥也没和我细说,只说是没透出来,上午透了一遍说没看清,下午又透了一遍,说是里面模糊,还是看不清楚,让明天再来一趟,看来是怀疑有问题不敢确诊。”

4.              “大姐去了么?”我问。

5.              “没有,噢,也可能去了,我没问二哥,就简单着说了几句。今天早上他又给我发了个短信,说中午和我见个面说说这个事,下午他让我去医院拿验血结果,看来还真是有问题。”老公阴着个脸说。

6.              “去吧,你要是累的话,不愿意去,我去拿。”我说。

7.              “不用,我去就行。”

8.              “钡餐透视不是很简单么,怎么还这么麻烦,透了两遍还看不清楚,这是什么医疗技术,明天还再回来,来来回回地这是几趟了,可折腾煞了。”我说。

9.              “不怨人家医院,”老公说,“都是老头子‘没出息’,前天晚上吃的太多了,到了下午了人家医生说还没消化完呢。听咱妈说,他害怕一天捞不着吃东西,晚上就说多吃点,到了黑夜里二点了还爬起来又下的炝锅面条荷包了二个鸡蛋呢,看来是往肚子里收了不少,唉!他是光害怕亏待了自家那个肚子。”老公叹口气说。

10.          “这个老头子,”我笑着说,“医生前一天没嘱咐他说不能吃饭么?”

11.          “人家医生说来,怎么没说,人家还特别嘱咐的。不过也不怨他,第一天来的时候没大吃饭,准是饿得他不轻,中午吃饭的时候俺仨还笑着劝他:晚上多吃点,要不第二天捞不着吃了。”

12.          “你们这些人也是,瞎嘱咐,事得其反了吧。”

13.          “谁知道,咱又不懂。”老公辩解说。

14.          “不懂就别装懂了,又是好心办坏事吧!看来这些常识性的东西,我们都知道的太少了。”

15.          “要是真有那种病,可得把家里人召集起来开个会。”老公说,看来他开始为下一步着想了,“到时候,你可得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公正地参加意见。”他嘱咐我。

16.          “那肯定,”我说,“记着,到时候把家里的人都叫起来,别光你兄弟姐妹几个,应该媳妇女婿都叫上,商量个大家都认可的意见,都同意了执行就是,无非是钱,和做完了手术后的侍候,定规则大家都按着办就是了。别小看这种事,处理好了,各尽其责啥事没有,处理不好,就可能矛盾不断,打成一团,必须当着面把话说透,谁有啥话该说就说,把‘丑’话说在前头,别嘴上不说,心里对抗,有意见及时沟通,谁也别不好意思,在家里也坦坦诚诚的,谁也别藏着掖着。”

17.          “还都叫上么?”老公迟疑着不情愿地问我。

18.          “都叫上很有必要,下了通知,不来是他们自己的事,来的都让他知道是怎么回事,该拿钱拿钱,该出力出力,到时候免得自各的小家庭里起内乱、‘尿窝子’。到时候谁也别闲言碎语以老头子怎么样不好来为不尽责任找借口,不管他怎么样不好,他是咱自己的老人,错也错了,让人烦也烦了,但他给了你们生命,没有他你们来不到这个世界上,这就是他最大的功劳,看在这个份上谁也推脱不了责任,按部就班,自己的那份责任,该怎么尽怎么尽,到时候有些话让你妈说,老太太在自己亲生的儿女中我看着还是有些威信的。”

19.          “也许不是那个病呢。”准是看见我如临大敌太郑重其事了,老公换了副口气说。

20.          “但原如此,”我说,“虽然说俺对你爹不是多么有感情,但也绝不会盼着自己家的老人长那种病,虽说他成天把你家里搅和的鸡犬不宁,但他毕竟是你这个大家庭里的一个重要成员,我对他又没有什么恶意,还不是担心他么,再对他有意见,可是真到了事上也是挂着,这也可能就是所谓的一种责任。嫁给你了,虽说和你爹没有血缘关系,但再怎么着也是一家人,也在一起过了二十个年的春节了,昨天一天我都放心不下,想知道结果,给你打了个电话问问吧,你还没好气地丧巴我,一晚上光想着他的事,临关机睡觉之前我还想:准是没事,要是有事的话,早给我打电话了。”

21.          “我昨天丧巴你了么?”老公说,“我心里烦。”

22.          “你态度不大好啊,”我冤屈地说,“我说不让你回去接老头子,你也别不高兴,我不是心疼车钱,你想想来回四趟,真是不如信哥一块跟着来回,对吧?你开车技术也不行,还好违章,你一出车我的心就悬起来揪的挺紧,挺折磨地慌。别打谱沾人家的光,钱该怎么给人家怎么给人家,人家搭上时间陪着咱就很不错了,别认为是你爹我舍不得给他用车,就是俺爹,我也让他用这个法。”

23.          老公说:“是呀,我也算了,来来回回接送他是不如打车便宜方便。”

24.          “你俩怎么见面,是出去吃饭还是咋着?”

25.          老公坐在椅子上,低头按着手机说:“我给二哥发个短信,问问他几点过来。”

26.          过了一会,我听见老公说,“我拿出大虾来了,中午让他过来吃饭吧?”

27.          “行呀,”我赶紧表示同意,“还买点别的吧?”

28.          “不用了,再炖个白菜吃米饭就行。”老公说。

29.          一会,电话响,老公接起来,到房间里单腿脆在床上对着话。

30.          最后我听见老公问:“你过来吃饭吧?不过来了?”

31.          “下午他过去拿化验单不让我跑一趟了。”放下电话老公和我说。

32.          我心里暖暖的,挺感动,体味着母亲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近的自是近,打断骨头连着筋。’亲情就是亲情,谁也无法消除和割断,别看有时候相互之间算算计计,可是到了事上,还是有一种看不见的力量,让对方往一起靠拢。

33.          老公拧着脖子说:“准是昨天晚上落枕了。”

34.           “还怨你闺女说你呢,这么大的人了,就是不会照顾自己。”我心疼地说。

35.          老公就满怀深情地感动着他闺女疼他的枝梢末节,动情地说:“俺闺女才是真疼俺哩,这些发自内心的疼爱是任何表演都假装不出来的。”

36.          “怪不得你真疼你闺女不大疼我呢,闺女是自己的,”我笑着接话,“老婆是人家的,现在的男人都想开了,疼闺女,真疼,这都是些聪明的男人,都看准了,将来老了,情感和物质上最靠得住的就是闺女,老婆说不定还能跑了呢。”

37.          “你能跑了吧?”他笑着问我,

38.          “很难说,碰见真好的说不定也能。”我笑着回话。

39.          “嘁,上那儿跑呀?谁要你!”

40.          “那也不一定,别把俺看贬了。”

41.          晚上,我洗着脚,老公坐在我旁边的小凳上。

42.          “你也放进来一块洗吧。”我说。

43.          “别,你洗完了吧,我有脚气,别传染上你。”我对自己总是用最干净的水洗第一盆深觉不安,要不是他有脚气,我们俩一起烫脚正好,我喜欢平等,两个人谁也不欺负谁,平等让人最舒服了。

44.          “谁和老头子似的,没有自知之明。”老公借题发挥,对老头的不满,随时都能勾起来。

45.          “还有一段,我还没给你拉哩。”老公像个说书人一样先吊我的胃口。

46.          “哪一段?快说!”我有点心急地催他,接着又想起事来转了话题对老公说,“唉,先提醒你一下,你可别忘了给老头子打个电话嘱咐嘱咐,别让他再吃多了啦!”

47.          老公说:“下午我就给他打了,口气可硬了,当当地。那天从市里回去,半路上到三姐家去了,在那里声讨老大开了,老头子说:‘给我支上个沙发,让我睡一宿不就行了,还嫌我身上的疙瘩子脏,我打年轻就爱干净,还没一个说我脏的哩,还嫌我,这个好,来回跑还得花钱’。”

48.          “老头子怎么知道的这个事,你不是说没和他说么?”我奇怪地问老公。

49.          “谁知道,可能是信哥说走了嘴,我听见老头子说,‘你看这个信呢吧,胡说这个干啥在你三姐家。”

50.          我说,“从这一点上说明老头子心眼真是不少,他是害怕连锁反应三姐听了也跟着嫌他?还是觉得在三姐三姐夫面前没面子呢?”

51.          “谁知道,也可能不是人家信哥和老头子说的呢”,老公又改嘴说,“一样是大姐自己叨叨漏了的呢,你分析的对,第二天又回来老大真是跟着来,弄不好是见了面想解释解释这个事儿来,反而让老头子知道了。这个事不吱声也就算了,我给她掩盖过去,她非得自己声张声张,这个怨谁?”

52.          “啥叫越描越黑,这就是”。我说,“不过我到是能理解她那种复杂心情,拒绝了自己的亲爹,事后想想她心里肯定是也不好受。”

53.          “今天我一打电话,老头子劈头就问我:明天你可回来接我。我说:让信哥和你来就行,又不是外人。”

54.          “还光用人家的车?这两天可花了好几百了。”老头子一听就想着急。

55.          “我就和他说我回去也不少花钱,开车回去接他再送回他去,来回这四趟,差不多光油钱就够了出租车钱,还耽误了时间。他就不高兴,说我:你可得多动动脑子,人家心眼子都比你多,现在人心隔肚皮啥心眼子也有。他一说我这个,我也有点急,就说:你什么意思,谁胡弄我,胡弄啥?他那个意思就是说,给信哥六十块钱就不少了,心里别再欠他个人情了。”

56.          “老头子这个话你可谁也别和他说。”说到这里时老公停下来,加重了语气认真地嘱咐我,“要是让人家知道了,可更没有管他的了,回家你爹你妈也别说,别让他们看不起。这个老头子就是谁也不相信,光和那防贼的似地防着人家,别说人家,我和你说过,那天他提着那个黑包,我寻思怕他累着帮着他提一会都不行,他那个眼,光盯着我往我手里瞅,唯恐我拉开包偷他的东西,那个提防人法真让人受不了,一会就又要过去了,要过去就要过去,不嫌沉就自己提着,准是包里放的钱不少。”老公又赌气又难过地说。

57.          我说:“肯定的,你不是说他从年轻就这样,和谁也没真心,按说你是他儿他不应该这个样。”老公‘戚’了一声:“在他眼里没有一个好人,你看他的眼神就看出来了,总是特别提防着别人,特别警觉。”

58.          “也挺悲哀的,一个人,如果一生连一个亲近信任的人也没有,也够可怜和孤独的。这是种什么性格,你老祖宗中肯定也有这种性格的人。”

59.          “不知道。”老公摇头,顺着他的思路接着说:“噢,老头子还一个劲地说,‘你妈也是,光给人家说感谢话,说啥?咱用了他的车又不是没给他钱。’嫌老太太说感谢话说的太多,那意思要了钱了,就不能再感谢人家了。”

60.          我啥话也没说,只是认真地听着。

61.          老公接着说:“你说这种人谁愿意管他?谁管他谁伤心,按说人家要六十块钱不多,现在汽油这么贵,人家刚买的新车,这是做生意,再说咱这当亲儿亲女的又怎么样?那天人家之所以说有事,实际上是不愿意跟着他再来了,就是怕费力不讨好,收钱吧,老头子不高兴,不收吧,人家可不能光白跟着你跑,对吧?”

62.          “对,”我说,“这个就不错,还陪咱一天,抬抬架架地赶上有点什么事搭把手帮着,比外人强多了,是吧?”

63.          “是呀。”老公说。

64.          “再就是,打那天人家信哥就陪着老头去镇医院看的病,不然的话,你兄弟俩不得去陪着,省多少事。”我感激地说。

65.          “可不就是,”老公说,“我和信哥说了,老头给你钱,你就拿着,别不要,你干的这是买卖。”

66.          “信哥这样做也是看你的面子,要不是你俩从小一块长起来的,有这么多年的交情,人家吃他这个气,再说这个人情也是平常咱为下的,老头子心里没数就在这里,他恨不得人家不给他要钱光给他服务才好呢,要是人家那些懂事的老头,别人就是真不要钱也得硬给人家,记着份人情,心里多么压得慌。”

67.          “俺爹可不是那种人,什么人情不人情,还压得慌?他可不想那么多,只要不让他拿钱光沾便宜就行。”

68.          “明天早晨几点到?”我问老公。

69.          “我给老头子说好了,早上七点从家里来,别让他再半夜三更地给人家打电话了,他要是有点事,弄得人家也鸡犬不宁的。信哥给我打电话说,那天早晨不到五点老头子就给人家打电话了,说‘晚上吃的多点了,治作地一宿也没睡好觉,早着点送过我去。’

70.          “看来那天晚上真是吃多了。”我说。

71.          “不光是这个,”老公说,“这个老头子,那天人家信哥不是说有事,第二天想把他送到车站么,这实际上就是为着让人家送过他来找个理由,俺爹那两下子我清楚。”

72.          “是不是老头子觉得你挺笨,要不然怎么总是提醒你‘动脑子,别让人家胡弄了’呢,在老头子眼里是不是他就是瞧不起你?”

73.           “嘁,他聪明?光小心眼子,他觉得自己可能,谁也不如他,他没想到自己到了这地步,那两年可硬气,成天是说‘老了我谁也不用,我有钱,我拿着钱雇人。’现在不说这个话了呢,那天中午看完了病吃饭,说了句正话:‘你看累着你这伙光给我看病。’打小我就没听他说过这种软乎话。”

74.          “老头子在电话里还质问我:‘折腾了好几天了,也花了这么些钱了,我要是再查不出病来怎么办?’口气挺硬。我说‘查不出病来你别问我,问我白搭我也不懂,那天你怎么不问医生呢?再说,查不出病来不是更好,咱还没病找病去么,你不就是享受点公费医疗,有公费咱也不能没病找病,亏了你还不是离休干部里。老头子就烦拉拉地说‘折腾了好几天了,不就这点事么,还查不出来,什么大不了的事?反正我自家觉着是没有什么大毛病,就是你妈过生日的时候你拿回来的那个蛋糕好吃,我吃的稍微‘顶’了点,还有那一回炖了些排骨,味道不错多吃了两块’。他心里可有数,啥也明白,我就说他‘医院可不是咱自家开的,我有啥法,看不出来继续看’。老头子说‘这个病要是看不出来,我就住院,治心脏病,晚上我憋的慌,在家里你妈有病有的,这段时间也照顾不好我,冷一口热一口的也吃不及时,净胡胡弄。’说老太太不给他做饭的时候,口气也不和原来那么横了。今回把老太太揍的是真和他记愁了,我看他也服气了。”老公说。

75.          我不解地问:“这医院是不是一看公费故意地让多做两回?要不然这么个在镇卫生院都能透出来的病咋还这么折腾,透一回说看不清楚,又透一回还说看不清楚,弄不好就是真吃多了?可是再吃多能多多少?到了下午还消化不了?再不就是胃的消化功能真是不大行了?”

76.          “来来回回这几趟,反正是老头子光花车钱就疼死了。”老公说。

77.          “其实我知道,这个小气就是病,不但是病,还能引发其它病,一花钱就疼的慌,一疼的慌就心烦意燥全身不自在。我也有这个体会,不是光笑话你爹,俺爹,我也多多少少有这个毛病,所以我深有体会,只是没你爹这么严重就是了。”

78.          老公接着说:“那天送回他去的路上,他还说:‘旧病不去新病就来,今年运气不好。’我就说他:‘你净说那些没用的,人家过年的时候,还都兴说个吉利话往好里盼呢,你可好,没事成天盼着长病,你心态不好,成天没事找事净和俺妈打仗打的’。他话也挺赶趟,接着就说我:‘你就没有责任?’,我说:‘我有啥责任呀?’。他说:‘你成天也不回家。’我就说他:‘你别欺负人,二哥好几年不回家了,连过年都不回去,你说啥来?你啥话都不敢说,我回去的最多,吃的喝的穿的用的也给你买的最多还找我的事,再说你以为我不愿意回家,我回家干啥去,听你俩打仗去?回去一趟,想享受点温暖和亲情吧,不是你‘告诉’俺妈的不是,就是俺妈‘告诉’你的不是,你说我成天在外面容易么,回趟家还让我不静般。’”

79.          “二哥来电话来么?”我问。

80.          “没有。”

81.          “看来是没有事,要不拿出化验单来早就来电话了。”我欣慰地说。

82.          “但愿没事!”老公说。

83.          “是呀,再活十五年,活到九十也行。明天早晨你几点过去?”我不放心地问。

84.          “说好了,我在家里等着,来到这里后,信哥打电话叫我。”

  评论这张
 
阅读(15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