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海燕的博客

真诚,永远是人性中最美的花朵

 
 
 

日志

 
 

【原创】家丑-婆家篇(2008-12)  

2011-08-30 20:57:53|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10-08   我隐约的看到了人所谓叫‘根’的东西

1、         早上起来,我去食品店给老头子买蜜食,顺路上东去买烧鸡时,远远看见烧鸡店的卷帘门放着还没开门,回到家时,老公正打电话到处找我呢。

2、         “怎么没买烧鸡?”老公问。

3、         “人家没开门,一会我再回去看看。”

4、         “这就是放上个秤称称你,别光嘴上说的不孬,回你家里买东西可比回俺家里买东西起劲。”

5、         “有那么一点。”我笑说,我就想起平常人为啥好当两面人,这个社会对人的衡量标准和人内心里的真实想法有很大差距,要求人做的标准很美,可现实中人们都做不到,只好用虚假去弥补这段不足。

6、         老公把车开到洗车点洗着车,我去市场买鱼和鸡,走在路上,体会着这一次买东西,和回自己家时那份不同的心情。确实感觉不一样,问自已,不一样在那里:回娘家可以按照自己的真实心意,从内心里想给父亲母亲买点啥就买点啥,用不着考虑礼物的体积大小和扎眼不扎眼。可是回婆家就不一样,我不能按着我的心思买,得按照老公的要求买,要不然,买了他还不满意,累就累在这里,得为着扎眼绞尽脑汁,依着我买点冬枣回去让老人尝尝。‘二十块钱的才买一点点,’老公说,回他家里我只好按他的思路买东西,否则他不高兴。唉!我叹口气,现在的人能不累么,回家看自已的爹妈还得动心眼子,不过也不能光怨老公,谁让他有这么一个好大喜多,愿意看大东西的爹呢。有一回,女儿跟着她爸回老家,回来后和我说:“俺爷爷,嫌俺爸爸回家拿的东西少,为着他俺爸爸开着车多转了二十多里路,单独回田柳买的俺爷爷爱吃的那种油酥烧饼,可他一点也不领情,还问,‘就光买的这个呀?’俺爸说,‘还有烧鸡和猪头肉呢。’‘买了几个烧鸡?就一个,怎么不多买一个呢,人家做的这个味不孬我吃着。’气的俺爸爸翻白眼。”

7、         说来怪了,直到现在那个卖烧鸡的门没开,于是我跑回去问老公,“卖烧鸡的没开门,买只卤鸭行吧?”

8、         “卤鸭可够贵的,一只得三四十块钱,顶两只烧鸡钱。”

9、         “不行就买半只,”我说,“让他们尝尝,味道挺好的。”

10、     “半只太少,看不上眼。”他说。

11、     “那就买一只,”我说。

12、     “行呀,你看着办吧。”老公说,“老头子那个脾气的,可别吃着好吃成天光打电话和咱要。”

13、     “要就要吧,回去的时候就给他买上半只。”我说,自从老头子长了这种病,我对他可是比原来包容多了,依着他这个脾气的,依着他为人行事的那个态度,要是真和他真真究究地较真,真是啥都不想给他买着吃,可一想到他是个行将逝去的病人,心就会软下来。

14、     我又重新沿街跑回去,买了鸭子,又买了鱼,知道今天人少不了,让人家拣了条大的,又买好了做鱼的料子,连底菜豆芽我都买好了,又买了苹果,还买了一大袋子刚出炉的鸡蛋糕,说实话,我心里也在不断地算着钱数。提着大包小包回到车前,老公赶紧打开后备箱把东西放进去。

15、     “还不让我跟着你回去,我比你想的周到,我连老头子爱吃的蜜食都买上了,他肯定高兴。”

16、     “买这个干啥?买了多少钱的?”老公的脸一下子就拉下来了。

17、     “买了十块钱的,还给他买了一大包开胃的山楂片。”

18、     “买这个干啥?”

19、     “给你爹买了他愿意吃的东西,你不感谢我也就罢了,给我甩脸子干啥?”

20、     “俺妈过生日又不是老头子过生日,你买老头子愿意吃的干啥?买点俺妈愿意吃的!”

21、     “你妈还愿意吃啥俺不知道,俺光知道你妈愿意吃鸡蛋糕,这不给她买了一大包。买的质量最好的。”

22、     同样一句话,说到他爹时,老公的口气就是冷淡不屑的,而说到他妈时就是真心的深情的,对待他爹,不管我怎么劝,他就是热乎不起来。

23、      “老婆,俺真不是不愿意让你跟着回家,你说俺能不愿意么,俺个人的个爹,从小俺知道,你好心好意对他,他再不说正话,狼脸狗腚,我真是怕他说不上哪句话伤着你,我从小习惯了他那一套套子了,我还不是害怕你在俺家里受委屈,就和你害怕我在你家里受了慢待和委屈一样,再说你对老头子这么好,又这么理解他,可别让他伤着你,他那个脸一会一变,一会好一会歹,买回去吃着好东西的时候,脸还好看,吃完了就不说正话。”老公动情地地边说边开门坐到驾驶座上。

24、     “唉!我给他买他愿意吃的东西,我是尽我的心,上一次回去,他和我要过,总觉得在心里搁搁着,欠他这么个账。我给他买,不图他表扬我,我只是从心里愿意这么做,不是做给别人看的。其实人只要是做心里想做的事就不累也不痛苦,累就累在,有些事得做给别人看,自己内心却非常不想做。我现在已经学会,做我想做的事,不想做的,我就不逼着自己做了。”我坐在副驾驶座上说。

25、     老公刚想发动车,我说:“你给二哥打个电话,问问他回去吧,回去的话一块捎着他。”老公掏出手机给二哥拨了电话。

26、     “他说单位上事挺多,不回去了。”老公收了线后对我说。

27、      “回去不回去是他的事,咱不攀比,个人尽个人的心吧。”我怕老公心理失衡,紧着劝说老公。

28、     “回家守着老头子你可别说嫌二哥不回来的话,在老头子眼里,二哥现在可又成了好味的了。”我这里劝他,老公反而给我打预防针。俺这个男人不会看眉眼高低,不会分析事就在这里,结婚这么多年,我就从来没在他爹妈跟前说过二哥的闲话,相反,吵架吵的,二哥一家子连年都不回家过那几年,我都往好里劝。“就得这个样,他接的班他该管,老头子也想开了,那天和我说:‘有事就找他,不找他找谁,他接的我的班,该找他。’我发现老头子更信任二哥了。”老公一边转动着方向盘一边说。

29、     “你也别吃醋,二哥也确实做事比你更有条理,更符合老头子的心意。”我说。

30、     “这样到好,我也清清心,省的老头子一有点事,就成天光打电话找我。”

31、     “今天家里的亲戚都是谁过去了?”我问老公。

32、     “不知道,我没往家里打电话,家里也没给我打。”口气上有些失意。原来,在他家里,他总是好扮演主角的角色。我看到他这两年,内心也开始平淡下来,其实,在一个家里当主心骨是不容易的,不具备这个家里头最高的能力和素质,不具备无怨无悔的奉献精神,是当不了的,老公支撑了一段时间后开始败阵,主角必须具备调动别人积极性的能力,如果调动不起来,就得自己撑,否则就玩不转,现在他这个家里有两个实权人物,一个是老头子掌握着财权,紧紧的,几乎是滴水不漏,再就是二哥,老头子有病住院,指着他跑腿操心,交押金,拿支票,报销单据,这一头戏也很重,这两个人物,老公都掌控不了。

33、     车扭头从马路上拐进了进村的窄路,车速慢下来,不时避让着迎面过来的行人和车辆。

34、     “只有你家里是这样低矮的破屋了。”每次回家一进村头我就笑着说他。

35、     车停在墙边上,汪汪的狗叫声,从低矮的土坯墙顶上传出来,灵性的狗狗知道家里来人了。

36、     下了车,老公提着大米和鱼走在前头,我提着两个袋子走在后面跟着,走到院子里见老公把东西放进东屋,并无多人看见我们回来。

37、     “放哪里?”我稍稍停了一下脚步,一边问老公,一边也想跟着放了东屋里。

38、     “提到北屋里去!”老公一边弯腰放东西,一边扭头指挥我,我按照他的指令,上北屋里去,这时屋里的人才发现了我们都出来打招呼。

39、     把东西放在大北屋里的矮方桌上后,我便走到院子南侧大水缸边上放着的洗脸盆前洗手,院子里一片秋收景象,地上堆上,墙上挂的,树与树之间担起的横棍上,树的周围,满是规则垒起来的黄橙橙的玉米棒子。

40、     扭头看见小飞在院子里吃着块长寿糕,我就想把拿来的奶糖分些给孩子吃,于是擦了手到东屋里去找我拿来的那个包,上上下下翻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我带过来的奶糖。这个家的特点是,不管往回拿多少东西,你只要拿进这个家门来,便丧失支配权力了,你只一转身的工夫就找不到了。

41、     刚才我洗着手的时候,明明是看到婆婆把我拿到北屋里去的礼物又都提到这屋里来的,怎么就找不到了呢?随后老头子也跟进来过,看来是藏了,一块藏起来的还有那包蜜食,香米蛋糕没藏,成包的蜜枣也没藏,看来只要是他愿意吃的,他觉得好的,就不见影了。起初刚到这个家里的时候我不习惯,因为在我母亲家里,不管多么好吃稀罕的东西,都摆放在那里,从不藏着掖着的。可这个家正好相反,啥都藏,视线里很难看到点好吃好喝的东西,后来渐渐地也习惯了,人家这也是一种家风,老头子多少年养成的习惯,咱也不给人家改,也实在改不了,从老公平日说小时候他奶奶最疼他,不疼他姐姐,常常好打开箱子锁拿把软枣偷偷塞给他,而不给家里的其他人吃这种言谈中分析出:他奶奶的时候,甚至老头子的奶奶的时候就有这种好把东西藏掖起来的习惯,耳濡目染的,婆婆都也跟老头子学的差不多了,一家人在一起生活时间久了,影响的都差不多了。

42、     结婚快二十年了,对老公的这个家,却一直没培养起多么深厚的感情,想想原因,一是相互在一起时间太少,既使是相处不多的一点日子,留在记忆里的还净是些想起来就伤心的事。再就是这一家子人的思想观念,思维方式和生活习惯,我总觉得和我相去甚远,在这个家里,还太多地保存着封建气息,家长制统治的气氛很浓厚。再加上他们情商又较低,相互之间不大好交流和沟通。刚结婚进这个家时,我是一个被排挤,被压迫被瞧不起的对象,而现在我已经多多少少地被认可了,站在这个家的家人面前,也有了一种超脱的感觉。在这个家里的这份特殊待遇,恰恰却是来自老头子对我的认可和称赞。

43、     回到这个家里,老公和大姑姐,外甥女们的忙碌反而让我觉得成了客人,再加上一家人对我的高看一眼,我只是高兴时帮着端端碗,盛盛饭,洗洗涮涮成了姐姐们的事。包括老公在内,他们才是真心实意地疼着婆婆,他们都抢着把婆婆应该干的活都抢着做了,不管是家务活还是田地里的活。看着他们一心一意积极主动地忙碌,我就想,我也别光嫌俺娘家兄弟媳妇不抢着干家务活,光让母亲一个人忙活,看来我也是这个样,个人的妈个人真疼,一点不假。

44、     “水凉点了,再给我兑上点热水。”坐在下首椅子上的婆婆,把茶碗子伸过来用命令的口气说。我正好坐在她旁边的沙发上,听到她用这么硬的口气指使我,愣了一下,赶紧站起来去拿了水瓶给她倒上。每次回母亲那里,她从来不支使我干活,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就是我紧坐在她身边她也要自己起身倒水,或拿什么东西,倒是我发现了后,硬把她摁倒椅子上不让她动,给她倒上,母亲不但推推扯扯地不肯麻烦我给她服务,还拿着我当客,周到地给我照顾。对于婆婆这种硬声硬气的支使,让我多少有点不悦。我想起夏天的时候,我跟着老公回来看她,因为穿着裙子膝盖被风吹的生疼,我就征求婆婆的意见,想把风扇开小一点,我原以为婆婆会高兴地答应,谁知她却说我: “你把腿上盖上个褥子,俺一夏天捞不着扇电扇,趁着老头子住院不在家,没人管着俺,俺得扇扇,俺快热热地。”婆婆不管不顾的说,她只知道自己想要啥,她不会心疼和照顾别人,也怨不得老头子成天和她吵架。

45、     “上大桌子上来坐吧。”家里人都叫我,我坐在沙发上说:“你们吃吧,我在外面成天吃好的,回到家你们先吃。”

46、     “别,咱都坐下。”大家还是让,我就起身坐在背对屋门的地方。

47、     “你呀吃呀!你怎么不吃?”见我不动筷子,大姑姐也让我,我拿了块卷子尝了尝,准是面里头掺的增白剂太多,咬了一口嚼着,口感不好,没大有干粮味,凑和着吃点吧。

48、     桌子上放着两碗菜,看了一眼,是芸豆和菜花炖在一起后分盛了两个碗里的,一个是有一道纹痕的瓷碗,一个是掉了好几块瓷的搪瓷铁碗。心想怎么不分别炖,多炖两个也行,这么十几口子人,就这么两碗菜,够谁吃的,又想,吃了两口,倒还挺香,肉是那种淹得变成黑色,很入味的那种。一人半碗饭汤,清汤寡水的那种,里面有三五个小米粒,有几根萝卜条子,颜色象刷锅水一样不鲜亮。想想母亲家,不同家庭不同风格。母亲家里餐桌上的丰盛,从来没有一次这么简单过,我一时竟不习惯,就在心里对自己说:别这些毛病了,人家忙忙活活地把饭做好了,你都没动手,就吃上现成饭,还要求这么高干啥?这个也不孬,弄不好这个也是姐姐们准备的,公公除了两眼盯着别人拿了什么来,清点完后,把该藏的藏起来以外,你们吃什么,他不管。婆婆更是没心机,一副论堆儿的样子。看到婆婆坐在下首椅子上频频举筷吃菜,再看看,还没挨上号上桌吃饭的两个大姑姐,还有仍旧在院子里一会提水,一会扫地忙来忙去的老公,婆婆吃饭的表情竟毫无不安之色。再怎么样这是婆婆公公的家,再怎么样当儿女的也是大老远的赶回来的,婆婆不管不顾的神情让我这个过多地沐浴着母爱的人觉得诧异,感到这在母亲家里也是从没有有过的,母亲在儿女和亲戚们去后,总是最后一个落座,不到所有的人都坐下吃饭,母亲是不肯坐的,她永远也不会在儿女们还没吃上饭时顾自先去吃饭,她总是说:“你这伙先吃,我歇会喝口水,母亲坐在一边说歇着不过是托词,实际上她是想把好吃的都让着别人吃了,最后人家吃饱了她才放开肚子踏实的吃饭。

49、     婆婆只管自己吃,眼睛盯着菜碗谁也不让,虽说是她的生日,可毕竟她是这个家的主人,只是她的儿女们无一人过高地要求她,相反还都把她当客让着。

50、     “把那个碗给我端过来,我想吃点菜花。”婆婆说着起身想自己端那个离她稍远一点的碗。我赶紧起身给她换过去。因为在娘家吃饭时,母亲的过度自觉使得我总是让着她吃,正因为发现了婆婆的不知道疼人,而且自己很会疼自己,我也就忽略了照顾她,总觉得她只要想要的,她就去要,她不会委屈自己。用老公的话说,和老头子多年的相处,她和老头子的做为已经差不多了,她原来会不会关心人咱不知道,至少她现在不会。相反,她很会疼自己,也许这是在长期缺乏别人的疼爱中养成的一种本能的自我保护。

51、     我转身看到老公,他正在院子里提着个水桶倒水呢。我心疼地叫了他几次,他不肯过来吃饭,不管,反正是在他自己的家里,不用担心他受到慢待。他从家来放下东西那一刻就开始蜜蜂一样地忙碌,看那表情和神态,一副无怨无悔的样子,踏下身子,干得是那么投入,比在我们那个三口之家里做事都做得无怨,从老公的身上我感到了男人回到自己家里的那种踏实和责任,这让我又感动又妒忌。

52、     “你也吃点吧!”到是姨和姨夫站在上房门口劝叫老公吃饭。

53、     “我早上在班上吃的不少,两个鸡蛋三根油条,还喝了一大碗稀饭,你们吃吧,我不大饿。”

54、     自始至终,没听见老头子让任何人吃饭的声音,他端坐在上首椅子上,一会看着碗里的菜。一会再环视一下众人夹菜的筷子。

55、     看着碗里的菜越来越少,渐渐地露出了碗底的菜汤,我于是不再动筷。

56、     吃饱了饭,放下筷子,婆婆抬头叫她的儿子:“进中,你也进来吃点吧,吃点馍馍蘸点菜汤吧。”那声音觉得特别的不见外,让自己的儿子吃馍馍蘸菜汤,我听着都不是滋味。

57、     “你不饿呀?”我从厕所出来时,走到正在打扫院子的老公面前心疼地问。

58、     “不饿!你吃饱了么?”他停在那里关心地问我。

59、     “我吃饱了。”我说,

60、     “你吃饱了就行。”他说。在他家里他顾着我,到俺娘家的时候我也是先让着他吃。

61、     “忘了给老太太吃蛋糕了。”老公惋惜地说。

62、     “人家都吃饭,你不凑边,你不忘了怎么着,一会上了喝酒的菜先切蛋糕吧。”我说。

63、     “嗯,行。”老公说。

64、     “我发现你小子只要一回家,就来精神,饭也不吃光干活。”想起在小家庭里干点活,成天还好抱怨我攀比我,我就酸溜溜地说。

65、     “我替俺妈干点吧,省得老头子光支使她。”

66、     回到屋里,见老公提上蛋糕放到桌子上时,大姑姐说:

67、     “我也想买一个来,咱妈不让买,说花钱花瞎了,可是过生日,要是没有个蛋糕还不是那个滋味呢。”

68、     “你那儿,单位上给他做生日的这个蛋糕,他谁也不给,就是见年留给你。”我在一边冲着婆婆传达她儿子对她的这份真心,不是故意讨婆婆高兴,我说的是实话。

69、     “可是,俺进中可好,从小就最听话,可听俺那话了。”婆婆一副自豪的口气说。我心里笑着想:怪不得结了婚这么多年你那儿不听俺的话,原来是最听你的话。

70、     “你那好孩子的标准就是最听你的话呀?”我笑着打趣婆婆。

71、     “就是,听话不就是好孩子?”婆婆一本正经地说,“从打小就是俺说啥他听啥,可乖哩,从来不让俺生气。”

72、     想切蛋糕了,老公才发现忘了拿上配套的纸盘和刀子,我笑说责备说:“说你冒失你还不信,啥东西啥家什,这一点你可不如我了,那天奶奶过生日我要了人家两套盘叉,够十六个人吃的。”

73、     大姑姐和外甥女又忙活着找盘子刷菜刀,然后去院子里的水缸边上冲洗。

74、     老头子也跟着我一块说老公的闲话:“干啥事也得动脑子,不动脑子啥事也干不利索,吃什么东西,用什么家什,用切菜刀切出蛋糕来就不是那个味!”

75、     “行了,别说了,凑付着吃吧,哪里有那么多事事。”老公没好气地呛了老头子一句。

76、     我对老公提议,让他张罗着让所有的亲人为婆婆唱生日快乐歌,老公先来了几句开场白,先为他妈说了祝福的话,但也没敢忘了给老头子说几句好听的话,不过一听就听出来是应付,别看以婆婆为首的这一家子人,烦老头子烦得要命,背地里坑坑哧哧地拿话顶他,拿眼挖他,嘟嘟嚷嚷地发泄着不满情绪,可是一坐到桌面上,就都惧着怕着,老头子也拿着架,端着威,冷嗖嗖地翻着眼皮环视着每一个人的表情,每个人的一举一动。大家一起站起来拍着手唱歌,我发现一经提议,大家都唱的挺起劲,一开始我还认为再都不好意思,我在努力用这种新气氛来冲击这个家里的古老封建气息,婆婆端坐在下首椅子上,在大家动情的祝福声里,脸上显现着不好判断的表情,那张被痛苦煎熬的麻木的脸,有些许的表情变化,弄不清是公公的敏感和病态,把这个情商本就不高的直性子人打磨得更加麻木冷漠了,还是婆婆的冷硬淡漠让公公变得几近病态,反正是两个人差异很大的性格,把对方折磨的几乎都失去了本我。

77、     “许个愿吧?”看着燃烧着的蜡烛,大姑姐提议。

78、     “许啥愿?怎么许?”婆婆有点惊慌地问。

79、     “你不是信上帝么?那就感谢上帝呀!”我笑着启发她说。

80、     “你心里最想怎么样。”老公提醒他妈,“闭着眼说一个你最想要的。”

81、     婆婆紧紧地闭上了满是皱纹的眼晴,双手举在胸前,说了一句让大家都有些失望却让我很感动很震惊的话。

82、     “让上天保佑,让你爸爸的病好了。”

83、     老头子的脸上有一丝感动掠过,紧接着就变成一副自得的理所当然的表情,好像身边这个被他欺压了快一辈子的女人,既使在他的拳脚下也得祝福他是天经地义的事,也许从当爹妈的儿子、爷爷奶奶的孙子的时候开始,他就在这个家里开始享受一种叫特权的东西。再后来,婆婆这个软弱的女人和他从小就棍棒相加培养出来的遵守‘孝道’的孩子们一直让他享用着这种特权,后来,虽然也反抗过,但一直没有有效的手段和过硬的实力,所以丝毫没有实质性的突破,一家人象在一个封闭的圈子里打着转转争斗。

84、     我震惊了一下,看着有些慌乱的婆婆。

85、     “再许一个。”他的儿女们怂恿着,显然刚才这个‘愿’不是大家心目中期盼着最想听到的。

86、     “再祝我自家身体健康吧!也祝俺这些孩子身体好。”婆婆说。

87、     “还祝俺姨和俺姨夫呢!”大姑姐赶紧着又提醒。

88、     “噢,祝你姨和你姨夫,还有俺孙子和孙女呢,祝他俩考上个名牌大学吧。”

89、     “祝你所有的亲人吧。”我又想起她还有百岁的老母呢,于是我笑着说,“这样就都包括了。”大家纷纷说:“对对对。”

90、     老公拿起刀子,割了一块大大的,最鲜亮的部位,还特地放上了一朵粉色的奶油花。递给婆婆,婆婆接过来,谁也不让埋头就吃。

91、     我听到大哥在接过我递给他的蛋糕时说,“我只吃低下那块蛋糕就行,上边那些奶油吃了烧心,于是我返身又格外给他切了块不带奶油的递给了他,让他感觉到我对他格外的关心。因为刚才一进家门,我就听见婆婆诉说她感冒了,为着半夜里披着衣服起来给去医院里打针回来的老头子开大门。“你不会穿好了衣服再去开么?”我问婆婆。“我敢么?他那个脾气的,敲上两下子,要是不开门,这就连卷带骂加踢大门,咱可不敢惹他,一敲大门我就得赶紧着往外跑。”婆婆说,听了婆婆这段话,我心里自然就明白大哥的辛苦了,白天干上一天活,天天夜里再陪着老头子去院里打针。三姐也接话说:“本来昨天晚上咱爸爸打电话找我来,你姐夫人家请他喝酒去了,我让他等一会,咱爸爸说,我找你哥哥吧,这样咱哥哥陪着咱爸爸去打的针。”

92、     “哥哥,你吃吧,”我真心实意地说,“你这段时间可是辛苦了。”

93、     “你吃你吃,大哥赶紧从座位上站起来,把蛋糕捧在手里,从他的表情我就知道,他领了我那份心意,我看见他眼里还有泪花闪烁了一下子。

94、      “夏莲给你了,你就吃罢!”老头扭头看着大哥说,“这是对你的最高奖赏。”从这些话上说明,老头子心里什么也明白。

95、     撤了吃饭的碗筷,就开始上喝酒的菜肴,盛着烧鸡的那个盘子放在老头子面前,所以,坐在远处的人,不站起来探身伸筷是够不着的,见人家都不好意思伸筷子去夹,我站起身,把老头子面前碗里的烧鸡夹了两块,放到姨婆婆和外甥女的面前,过了一会,就听见老头子用筷子尖指着姨婆婆和外甥女面前的那个盘子咋呼:

96、     “这是些啥?是卤鸭还是烧鸡?”

97、     “这不是我刚才夹过来的那两块烧鸡么。”我应话。

98、     “烧鸡放了鸭子碗里干啥?”他说,“不能胡掺和。”说着起身把那块鸡肉又夹回到他面前的碗里去。

99、     “这是我给俺姨夹过来,故意放这边的,你又夹回去干啥?”我努力心平气和地说。

100、  “那她怎么不吃呢?”公公带点攻击性地说。

101、   “这不人家还没来得及吃,就让你给夹走了么。”我没好气地笑着说。

102、  他垂下眼皮,把鸡肉放进自己的嘴里咀嚼着,不再说什么。

103、  “也就是你说他吧,要是俺说他早翻了脸骂人了,夏莲真是个大面子的。”三姐笑着说,“俺这伙可都不敢惹他。”

104、  过一会陆续到东屋里去包饺子。

105、  尽管我的腰疼的直不起来,见三姐和外甥女都忙,我也站着包。“你不是腰疼么,别包了,歇歇吧。”三姐心疼地对我说,接着冲大姐喊:“你来包,光在那里叨叨啥?”

106、  “我寻思和咱妈说说话,你咋唬啥?你这伙人包不就行了。”大姐边说边走过来

107、  “不行,我得上屋里去躺一会,瞧累的慌,你这伙都来了,我得歇歇了。”婆婆说着就和姨婆婆上西头小北屋里睡觉去了。

108、  老头子拉开那扇缝了好几块补丁的破纱门走进来,嘟嘟嚷嚷地自言自语:“心里没点数,一点数也没有,这里包着饺子,你就得把碗和盘子笊篱收拾好,桌子擦的干干净净,这个好,成天光知道不是抽烟就是睡觉,家里这么些活也不知道做,家庭主妇,就得把家拾掇地利利索索干干净净,板子刀用完了洗净抹干,放的靠边靠沿。”他站在那里,用他那独特的独白方式,向我们大家控诉数落婆婆的不是,一边自言自语地说着,还一边翻起眼皮扫一眼大家的表情,看看谁在听他说话。每当看到我盯着他的表情专心地听着他说话时,他都会又欣慰又慌乱地躲开。

109、  “蜂窝也得摞好,别看是放在小棚子里,也不能东倒西歪地胡乱放,人要精神,物要整洁,不能成天懈里懈怠的,啥东西也得放置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前一段话明显地是有所指,后一段关于蜂窝的话,从他那只言片语中没听出是啥意思来,尽管我在用心捕捉他的每一句话,我听见他冲着大姐说了声:

110、  “给我拿过猫碗子来,这也算家畜,不能慢待了它。”

111、  “在哪里了?”大姐问。

112、  “桌子底下。”

113、  “你自家拿吧,俺包着包子,不沾手了,快脏脏的。”说着起身让开,叫公公过去自己拿。他专门在人堆外头走来走去,听听是不是有人在说他坏话,他还好把婆婆支使到一边去,他最怕婆婆凑到儿女堆里说他的坏话。

114、  “我最烦他叨叨,”大姐一脸痛苦地皱着眉头,压低了声音烦躁不安地说,“我得出去,我可不愿意在屋里听他念叨这些事,真是烦的那心眼子慌。”

115、  我也趁机偷着给狗喂了块卷子,狗激动地挣着索子跳起来接,又是过于激动犯了老毛病了,正好用头把扔过去的干粮顶到远处的树墩子外头了,它脖子上拴的铁锁子太短,就见它使劲往后仰着脖子,使劲往前伸着爪子,试图把顶远了的干粮扒拉过来,可是够了半天也没够着,只是眼巴巴地过一会瞅一眼,过一会转过头去再瞅一眼。我记着狗接扔过去的吃食挺有准头的来,现在好,不但接不住还好用头顶的够不着了,这个错误可是犯了好几回了,是我丢的没准手,还是狗狗太紧张了,本来是想不动声色偷着喂了它,让它快速把干粮吃掉,干得无声无息,可是越小心,它还越好把动静弄大了,老头一听到动静还好凑过来,是狗狗高兴的过劲了,还是让老头子成天折磨的傻瓜了,看着它那可怜巴巴的样子,我又回到小东西屋里,从筐子里拿了一块熘乏了的烧饼扔给他,他高兴的一下子接在嘴里。再给它扔的时候,我也特别注意了,趁它还没激动的时候冷不丁扔给它,我怕它再把烧饼也顶远了。

116、  “别光喂它,我已经喂了它了,这些东西不顶惯,不能让它吃的太好太饱了。”老头子发现了我的行为后,端着猫食盆子从我身边走过时,用自言自语的方式告诫我,我没和他答话,只顾把手里最后一块烧饼扔给它。

117、  在这个家里,除了我和女儿谁也不敢这么正大光明地在他眼皮子底下拿干粮喂狗,只有俺娘儿俩不怕他,当然尽量避着他,不过就是看见了也不怕。

118、  老头子在院子里转了几圈又走过来,絮叨着说着什么,至于说的啥,你要是不仔细着听他那些只言片语,你根本就不知道他在说啥。我知道他惯用这种方式来向我传递他要向我说的话。他从不喜欢和任何人做正常的正面交谈,而是喜欢用自说自话来发布心声。

119、  “再咬砸死你。”老头子停下脚步回身冲狗狗恶声恶气地说,刚才狗狗见他端着鸡食盆子走过来时,压抑着不满冲他低吠了几声,他一听不高兴了,厉声喝斥,狗狗像是听懂了他的狠话,垂下尾巴尴尬地晃动了几下,怯着眼神不再看他。

120、  “狗咬、猫叫、鸡犬不宁。”他说这话的时候,声调有些悲凉,有些凄惨,还夹了点感知了末日后的恶毒,我感觉这段话特别像个巫婆在下咒语,只是老头子分明是在自己诅咒自己。他一边说着一边挺着腰板拖着缓慢的脚步端着鸡食盆子向栏里走去,当年那厚厚的背已经瘦得单薄,但架子挺的还是很好。

121、  嫂子姐姐们围着面板子正在包着饺子,大姐说着做被子的事挑开了话头。

122、  “今年还结婚吧?”嫂子一边包着包子一边抬起头笑着问大姐,

123、  “不结了,”大姐说。

124、  “被子都做好了怎么又不结了?”嫂子又笑着说。

125、  “做好了没事,放着就行,什么时候说结就不用再忙活了。”大姑姐说,她又说一共做了十二床被子,让同事从黄河北边买的棉花可好了,还便宜。

126、  “你买棉花来么?”三姐问大姐,口气里有点质问和怀疑,咱不知道她们姐妹里边的事事,也不多问,仔细听着呗,别看人家之间说话粗声大气,有时还吵吵上两句,千万别当真,转过身去还是人家之间最近,这一点我领教过了。

127、  “俺怎么没买?你寻思你给俺的那一点棉花俺就能做着被子了?”大姐皱着眉,急咧咧地说。

128、  “你姐弟怎么都是这个脾气,”我笑着说,“这么些好听的话不说,怎么专门拣不好听的说呢,刚才你兄弟你看那个样,做鱼的时候我说了他句,‘水是不是放的少了点,’我还是好好地和他说的,你看他那个样:‘少啥?一点也不少。’黑下脸来就熊我。”

129、  老公很爱在家人面前摆谱耍威风,越守着他的家人,越好把我熊来熊去的,他那点心思我还不明白,无非是向他的全家人宣布:他不怕老婆。其实没意思,他越摆这些假柿子皮,我越瞧不起他。本事不大,脾气可不小,别看在他家里,别看到处都是他的亲人,他爹他妈他姐他哥,可越是这样,我越是不怕他,他真和个孩子似的,只要是在他家里,有他的亲人在后面撑腰,他底气就特别足,就特别长脸。我真是不和他一般见识了,所以在他抢白我的时候,我只是笑着冲众人说:‘本事大的人都没有脾气,越无能的人,脾气才越大呢。”

130、  “俺给你了两大卷子棉花,那两卷子不得絮三四床被子。”三姐说。

131、  “俺还给了你一卷子呢!”嫂子一脸是笑地也跟着说。

132、  “这才多少?”大姐不买账的口气反问。

133、  “咱妈还给你的呢?人家种了一阵子,你都拿走了。”嫂子说。

134、  这话让我对嫂子刮目相看,我以为平时她光笑不说话,没想到,心里还是这么有数的一个人呢,我还以为这些事又和她不相关,她还记着这些事干啥,没承想,她不光记着,还记的挺准。

135、  “对呀,我也记着来,人家老太太这么一大包棉花她都拿走了。”我笑着起哄,因为棉花的事,我还和大姐发生了点小误解,所以真是记着来。

136、  “俺还用了这么多么棉花么?”大姐缓下口气来不愿意承认地说。

137、  “真是个心里没有数的人,光成天咋咋唬唬,用了人家多少棉花还得让人家自家提醒呢。”我笑着说她。

138、  “俺真忘了。”

139、  东梅说:“结婚的时候,俺妈给我做的被子太厚了,盖在身上都压的慌,又宽又长,可沉里,十来床被子做的都太厚了,俺不愿意睡,俺愿意睡买的那一种,盖着轻快。”

140、   “人家那些帮着我做被子的,都说发嫁闺女,没有赶上我做的被子好的,又大又宽又厚,一床被子接近用十来斤棉花。”三姐自豪地说。

141、  “太厚了,也没法盖。”天真可爱的外甥女不解她妈心意地说。

142、  “方园小的时候,她姥姥给她做的厚棉裤,棉花厚的两根裤腿竖在那里都倒不了,俺妈又给进中做了床厚被子,里表棉花三新的。”我说了,没人应声,她们听出我话的用意,其实刚开始说的时候,我不过是顺嘴说说,谁知说着说着,自己都觉得口气里带了点别样的意味,于是我就转了话题对外甥女说:

143、  “孩子,别嫌你妈给你蓄的被子厚,除了自家的亲妈,谁舍得给你蓄上这么厚的棉花,嫌厚拿回来让你妈再改薄了,可别不珍惜。”

144、  “别让她婆婆说咱。”三姐忙着制止。

145、  “说啥?咱自家的被子,又不是拿她的。”我说。

146、  “农村就是这样的风俗,发嫁完了,拉了人家家里去,就成了人家家里的东西了,再往回拿就是矛盾。”大嫂说,“这就是城市里和农村里的不同,在城市里,结了婚就成了自家的东西,不和婆婆住在一起,婆婆家就管不着了。”

147、  “等着俺婆婆不在家的时候带回来。”外甥女笑着说。

148、  “可别,要是让邻居看见,别和偷似的,要让你婆婆知道了更闹矛盾,咱可不惹那麻烦。”三姐说。

149、  “这就是在农村,要是在城里谁管着咱了,结了婚东西就是咱自家的。”我说。

150、  “在农村就不行,弄了他家里去就成人家的东西了。”三姐说。

151、  怪不得,女人在农村还是有太多的限制,平时我自由惯了,好久体会不到这种约束了,就这点小事还这么复杂哩,别说啥大事了。

152、  包子快包完了,我拍拍手上的面,坐到院子里陪姨婆婆说回话。

153、  我从口袋里拿了块奶糖递给她,姨说不敢吃糖了,前几天感冒了,扎了几天吊针,越扎越厉害,晚上嘴干还起来沏了点糖水喝,这一下子更厉害了,一查才知道血糖高。怪不得越输葡萄糖病越厉害。她说她身体挺好,还到处打工,跟着人家上山上刨树窝子呢,一天能挣二十多块钱。她自豪地说着,我一下子对她更充满了敬意。

154、  “多大年纪了?”我问姨。

155、  再到年下六十五了。”她说。

156、  “也得注意着点,把身体保重好。”我嘱咐。

157、  “你不是说躺下睡一会来么,这先起来干啥?”我看着婆婆边系扣子边睡眼惺忪地走过来,问。

158、  “他让我睡么?他可不让我睡!到了小北屋里把我叫起来的。”婆婆边说边掏着口袋摸索出烟来点上,抽了一口说,“病的这个样了,一霎也不闲着,光出来进去地忙乎,也不知道出来进去地忙活些啥,炉子上换蜂窝来么?”婆婆忽然想起来问。

159、  “换上了,刚才进中换上的。”三姐应。

160、  “老头子确实够硬气的,”老太太说,“那天他自家蹬着三辆车去拉蜂窝,我不让他去他非去,说是出去散散心,我就说,你少拉点,拉五十个就行,可是他拉了三百个,我跟着他去他都不让我跟着,咱可不放心,算计着快回来了,我就出去接他,站了十字道口上往东一看,老远俺看见他、挺着个胸脯,还大撒把着蹬车子呢。”说到这里婆婆笑起来。

161、  “他这是干啥?”我问。

162、  “外头这些人不是传着他有病么,见了就都问他,你长的啥病?怎么这么瘦了?他说,这些人都以为我长病,我要让这些人看看我没长病,真是和个小孩子一样,好和人家治个气。婆婆笑嗔着说。你看着他,就是不服气,这些人不是说我有病么,我得证明证明我身体挺好。”

163、  “他拉了家来,我就寻思着趁着他歇歇的工夫赶紧着往家里搬,上去就给了我一脚,要不是他搬着蜂窝占着手,早给我两拳了,气的我放下就不搬了,本来好心替他干点,他不领情还踢我哩,气的我可不轻。”

164、  “好好的,你帮着他搬蜂窝,他为啥踢你?”因为婆婆是笑着诉说的,所以我也笑着问她,

165、  “为着啥?就为着他嫌我摞的不整齐,我依着南墙往北摞的,他非让我从北边接着那个旧茬往南摞,我反反他来。”

166、  “你也是,反反他干啥?他说怎么摞就怎么摞,依着他,挨了快一辈子熊了,成天光知道诉苦抱怨,也不想想为着啥挨的熊挨的揍,这一回挨了熊,下一会你就得避免了才行。”我笑着劝婆婆。

167、  “俺寻思一些蜂窝,又不是别的,还摞那么整齐干啥?过上两天就烧完了,他那些穷事事就是太多。”

168、  “他穷事事多,你能治了吧?”我笑问婆婆。

169、  “俺可治不了,一辈子了,不是骂俺就是揍俺的俺可治不了他,也不治大这个,胡弄着过吧。”婆婆说。

170、  “治不了他,你就依着他,他说咋干你就咋干,这样你不就不挨揍不挨骂了么,你可倒好,做事又做不到他要求的那么好,摆不住他,还好反嘴,你不就吃亏么。”

171、  “可不就是,”婆婆笑着说,“有时候也是快气的慌的,就反反他两句,他那个脾气,可不让你反抗,一反嘴这就开始给你递巴掌,见回巴掌递了脸上。”婆婆伸出手来又比划了一下。

172、   “我成天和俺同事说:俺那个老妈可不容易呢,七十多了,还成天不是挨揍就是挨骂呢。”大姐愤愤地接话。

173、  煤气不足了,饺子在锅头上下的,烧的玉米秸子,嫂子烧的火,大姑姐下的,三大盖垫包子,一会都下完了,我来来回回地把盛出来的饺子端走,先端到上房的桌子上,把盛得满满的两盘子,一盘放到老头子跟前,一盘子递给了大哥,其它的就放到了小东屋里的矮桌子上。

174、  吃呀,趁热快点吃,大家都相互让着,忙得差不多了,东梅也坐到桌边,刚端起碗,婆婆却说,“你吃这碗小点的,这碗大的给小菊留着。”孩子听话地把大碗放下,端起小碗。这让我心里有点抱不平,啥时候开始婆婆和小菊的感情突飞猛进地胜过了东梅。东梅这孩子,又勤快,又懂事,干起活来也无怨无悔,吃东西也是不争不抢,婆婆也是欺负人,要是方圆她可不敢说这种话。

175、   “都不吃我吃,”下班回来的小菊,说着坐在桌前端起一碗来就吃,“俺爸爸昨天干了一天活了,累得不轻,晚上连饭也没吃好,俺爷爷一打电话他赶紧吃了口干粮就带着打针去了,连点菜也没吃,俺爸爸可改了脾气了。”口气中满是称赞和心疼,“外人也说俺爸爸,可变化的不孬了,不着急了,俺爷爷一叫着,就赶紧过来。”她发自内心地表扬她公公。

176、  我提着开水壶去大北屋里灌暖水瓶,一进门,大哥和公公在桌前坐着,公公坐在上首椅子上,坐北朝南,大哥坐东朝西紧挨着公公。

177、  “你吃了么?”大哥见我进来后关心地问我。

178、  “吃了,”我说,“今年不孬,我看着都改了脾气了,刚才在那屋里吃着饭,小菊还一个劲地夸你,心疼你,看着你们都和和睦睦的我也高兴。”我说。

179、  “你嫂子为着送孩子上学一年少挣三千块钱。”大哥惋惜地说。

180、  “少挣少挣吧,把孩子看大了这也是感情投资,别计较这些事了。”

181、  “不计较了,没法计较,一计较就得和我打仗。”哥哥笑着说。

182、  “就是,谁的谁的,就一个儿,过来过去将来老了还不是都留给他。”我劝。

183、  “是呀,可是现在一家子跟着我吃,跟着我喝,她自家的粮食都卖了,钱揣了腰包里了。”大哥平静的话语里带着难以排解的不满说。

184、  这种事家家都没个原则,你说谁对谁错,现在真都没法说对错了,我很注意搜集这方面的情况,所见所闻基本上都这样,这种家庭问题,我只得劝着大哥大度一些,其它办法,都不好办,现在是老人给孩子让步,老人给儿女妥协。

185、   临走,大姐张着她来时的一个布袋子说想带点面回去,老公和三姐齐声不让她带,“上俺家里拿去吧,走的时候我给你拉上一袋子,一块给进中一些。”三姐说。

186、  “俺要一点就行。”大姐说,可是老公说啥也不愿意,不就是这么点东西么,人家成天大包小包地往家里拿行,再拿点走你看这么不痛快,人多了,不起眼的点小事都变复杂了。

187、  我感到老公已经渐渐地有了分辩事非的能力了,他家里的事,也能分析的像那么回事,虽说偶尔还有些不拉理的表现,但明显比刚找我那时候强多了,二十年,我才稍微改变了一下一个男人的思维方式,回到他的家里后,通过这个他从小生长的土壤,我才对他身上表现出来的一些过去让我非常费解的东西,全部找到了答案。这也是我更容忍他、不再动不动就和他吵架的所在,因为我在他生长的土壤里找到了他的病根,同时也让我感到了想要从根本上改变他的难度,这让我多多少少对他有些绝望,想到我们两个人各自的家庭背景,两个家庭中不同的人,两个家庭从岁月中一路走来的脚印,我隐约的看到了人所谓叫‘根’的东西。

  评论这张
 
阅读(15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