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海燕的博客

真诚,永远是人性中最美的花朵

 
 
 

日志

 
 

【原创】家丑-婆家篇(2008-9)  

2011-08-27 20:20:57|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05-24   说起他爹第一次如此动情

1、         下午一点半,老公去医院给老头子送饭回来,一进门,见他脱下汗湿了的紫红背心,看着他热红了的脸我心疼地说:“老公,你也赶紧吃点饭吧。”

2、         “我倒是不饿,早上吃的挺饱,你呢,想吃点啥?我给你做。”老公问我。

3、         “吃了点蛋炒饭就饱了。”我用嘴努着桌上的饭碗说。

4、         “我看你吃的不多,再吃点?”老公掀开盖着碗的盘子后看着我说,“给我留这么些干啥?你不多吃点。”

5、         “你赶紧着吃吧,我真吃饱了。”我安慰他,“我就愿意吃你炒的蛋炒饭,不用吃很多,营养就够了,味觉还挺满足。”我心疼地看着他跑得红红的脸说,“晚饭我坐公共汽车去给他送就行,你在家歇歇。”

6、         “不——用!我去就行。”从他拖了长声的回答里我知道他内心的感动,见老公弯腰从低柜里拎出包豆奶粉想去厨房找碗,我赶紧放下书从沙发上坐起来,“你想来点喝头?冰箱里有开了封的海带丝,我给你冲上一碗,再甩上个鸡蛋,你不是爱喝这一口么。”

7、         “躺下,别管我,歇着就行,你不是肚子疼么。”老公示意我躺下。

8、         “送去的饭他都吃了么?”我问。

9、         “可是都吃了,”老公一脸兴奋,“我和他说‘这是夏莲炒的’,老头子说,‘我吃着就是,你粗粗拉拉地可做不这么好吃。’只要是好吃的他就认为都是你做的。”

10、     “你再光给我买好干啥?该你做的就是你做的,你不会告诉他,说你的手艺现在比我还好了。”我受之有愧地说。

11、     “老头子很信任你,一说你炒的,他就吃着挺香;一说我炒的,他就停下筷子开始找毛病。”

12、     “那就说我炒的也行,只要是能让他高兴地多吃点饭,啥法也行,老头子咋这么给我面子?”我高兴地说。

13、     “咱家里这么多人,还就是你能镇住老头子了咧,别人他可都瞧不起。”老公自豪地说。

14、     “可别说这个话。”我制止老公,但我知道这是实情,可是为啥能镇住老爷子只有我心里最清楚,按二嫂的逻辑就是‘老头子势力眼,夏莲当官,他就高看她一眼’,这个方面的因素有,但这不是能镇住他的真正原因。

15、     “没有水,小锅还没刷呢,光用开水冲起来喝行吧?”老公像个小学生一样征求我的意见。

16、     “冲起来你也用能放进微波炉的那种碗,”我见他拿过来一个普通碗就说,“冲起来再在微波炉里热开就行。”

17、     “老婆你太仔细了。”

18、     “这也是我能镇住老头子的其中一个方面。”我笑着说,“在生活细节上,他仔细认真,我比他更仔细认真,不仅这样,我还更比他多了一些科学和有序,他都看在眼里了,他已经发现,我总是在极力把事情做到最好,所以他信任我。进肚子里的东西,不仔细它就找麻烦给你,你珍惜身体,身体才疼惜你不让你生病受罪。这几天工作也忙,家里事也多,你可别再闹肚子倒下了,那样咱可才真叫麻烦大了呢。”我知道老公不管干啥事,就是好嫌麻烦,你要是要求他做点稍微复杂点的事,他就听不到心里去了,于是我就说,我去弄吧,他说不用了。

19、     昨天中午,为着吃我吼骂了他一顿了,他下班回来我给他包的馄饨,俺俩一人一大碗,我问他还吃别的吧,他说不吃了,可是一会儿他打开冰箱直接从里面拿出个两天前的剩烧饼就想往嘴里塞。

20、     “你想干什么?”我那时正在阳台上忙得满头大汗,一见他这副没心没肝的样子,火气很大地问。

21、     “我想泡了碗里吃。”他说。

22、     “这么凉的烧饼能泡透了么?放微波炉里温温不行?”

23、     “我累了,不想太麻烦了,我寻思掰了碗里烫烫就行。”

24、     “你累了和我说,我温。”我气呼呼地说,“啥不麻烦?喝凉水不麻烦?甭管干点啥事,成天是怕麻烦,人活着本身就是件麻烦的事,可不能因为麻烦都不活了,要是肚子疼了,还得上院打针吃药,又得花钱又得受罪不是更麻烦呀?咋就算不过账来呢!”我一脸怒气地急走过去,劈手夺过来,放到微波炉里温热了又递给他。对我这种特殊的疼爱方式,他有时候反抗,更多时候是接受,他后来明白了,我那些恶声恶气的过激行为都是为着保护他,而且是对事不对人的,所以事情一旦结束,情绪就自然转好了,不大记仇。

25、     “下午给孩子买点鸡爪子炖上,好几天没吃了,一块再买上几个鸡翅膀给老头子,炖得烂乎乎地,主要是吃个滋味。”我说,老头在吃上很讲究,那时候在家里住的时候成天听见他念叨:色、香、味、形、器。自从那天老公送饭回来和我说:老头子一看那菜,就说:准是夏莲炒的,要是你炒的,不是油多就是酱油多。我说老头子这么给我面子。老公说可不,都吃了,一点也没剩。这段对话一直回响在我的脑海里,我给老头做着吃的积极性更高了,看来表扬和肯定对调动一个人的积极性,真是比责骂和否定更有效。

26、     “这个老春,这一回我算是真把她看透了,太自私了,她不给我打电话,我也不搭理她,口口声声地说为着我好,心疼我,怕累着我,可是我早看出来了,她就是攀我。”自从那天晚上为着分工值班姐弟俩在病房里吵了嘴,老公对大姐的火气一直没消,想起来就抱怨两句出出气。

27、     “你说她干的这个事,有这么办的了么?”老公又说,“在家里排行当老大,就得勇挑重担吃苦耐劳才行,这个好,算算计计,也别成天说老头子算计,她和老头子一个样,让人家在家里给她干活,她多值天班还叫苦连天,这叫什么事。让人家给你干活,你给人家承担责任也行,光攀我,多干点就叨唠叨唠地抱怨,我容易,我在班上好几晚上没睡觉了,还口口声声说疼我,这叫疼我?”这样的感慨已经听他发了很多次了,所以我光听着不愿意搭腔,并且从老公的发泄里听出了些许不拉理的地方,知道他心情不好,就没给他纠正,让他发泄发泄吧。在对待我的兄弟和家人上,老公表现的非常谦和忍让,和他的兄弟姐妹,却斤斤计较的让我惊愕,人为啥容易原谅外人,而恰恰不能容忍自己的亲人呢?当儿女的在对待老人上,攀比,这实在是兄弟姐妹之间的顽症,我也有这个毛病。

28、     “别看我傻,我啥也明白,就是转悠的慢点,一想起这个就恨老头子,都是他从小吓唬的我,还光动不动就给我‘梨疙瘩’吃。”

29、     “别光想你爹的坏处,坏处是不少,可也有好处,那时候你说,你还穿制服裤小白褂,还能吃上老头子从城里拿回来的豆腐乳汤来,俺小时候就捞不着,都多大了,看着人家同伴穿着花裙子,眼热的了不得,可没钱买,就捞不着穿;再就是家里穷得成天是吃了上顿,不知道下顿在哪里,你从小没挨着饿,还不是亏了老头子那时候从食堂里往家拿东西呀。”

30、     “是呀是呀,也亏了他,他也不容易,那时候给咱哥盖屋娶媳妇,我跟着他开着车到山上去拉石头,装车的时候,他大拇手指头上砸了这么大个血泡,直到现在我还记着呢。”说起他爹,老公第一次如此动情。

31、     下午,我在屋里看书,他在沙发上睡觉,过了一会,我听见厨房里有了刀切在菜板子上的声音,知道他起来了。

32、     “你这火爆子脾气,我要不是知道你心眼好,心地善良的要命,我可不这么疼你听你的话,”老公说,“想想你那好,恨不得愿意把你搂了怀里亲亲,想想你气人的地方,恨不得就给你吃‘梨疙瘩’才解气。”说着他站起来,握着双拳将突起的手指骨节放到我头顶上轻擂我的头皮,咬牙切齿做出狠样,却不真敲,“今天中午可把我气刹了,真恨不得揍你一顿才解气,你没看见我拿着刀的手都哆嗦了。”

33、     “你还想着用刀砍我来么?”我问。

34、     “没价,可是这回真气的我不轻,尤其是看着你把这么大一块姜放到垃圾筒里时,一下子把我气晕了,哪里有这么办事的。”他这是在找着我的后账。

35、     “光知道我气得你不轻,你知道你气的我也不轻吧,说了你多少回了,就是改不了,我一看见你屡教不改,火气就噌噌地冒,管都管不住,心里也知道你累,也知道这种时候不该惹你,可是控制不住,说服不了自家。

36、     中午的时候我们俩开了一次火:

37、      “理论说的当当的,发现问题好快着哩,你去买的行吧?你买了来咱再扔这个,也不能说扔接着就扔,以后你买行吧?这是在家里,咱不能这么个办事法。”老公气得翻着白眼哆嗦着嘴唇说,“依着你这个叫真劲的,人还有法活么?真没见你这种人。”老公又无奈地撇了我两眼。

38、     我被他的狂轰烂炸震愣在那里,无奈地看着他和我发脾气,没再说啥,我知道俺俩这种矛盾就是争吵上一个下午,也是各说各有理谁也不服气,我还是留着力量吧,转身往屋里走,一边走一边听着他是不是在嘟嚷着责骂我,多亏他没再说伤害我的话来挑拨起我的怒火,否则我会爆发出怒气,大骂他一场,刚才他一边剥葱一边隐忍着责备我时,我站在那里也是隐忍着听的。

39、     “甭笑,下一回你去买姜,买回来给我看看,咱不能光理论,得实践着给我看看,在房间里开着空调享受着,出来就训人,你这户的人还少有里。”

40、     我躺在沙发上,听着他出来进去地数量我,还不停地深喘一口气,看来这一次他是真生气了。

41、     “你今天做的不对。”他拿个小凳坐到我的对面,由远距离声讨变成了近距离批判。

42、     “你数落俺这么长时间了,俺没说啥吧!”我放下手里捧着的书转过头来看着他的脸缓缓地说,“你没发现,自打发现你不说理以后,我都不真和你生气了,这回你这个凶劲的,我没和你接火吧?要是过去,不早和你打起来了。”

43、     “你知道你错了呢。”他不买账地说。

44、     “其实我不反驳你,我也不是认为我错了,我错啥?我觉得我没错,只是觉得你不理解我,我无奈,我很无奈,唯一有错的话,也可能是我过激的态度让你误解了。”见他比刚才老实些了我接着说:

45、     “我错啥?我一给你纠正点错误行为,你就说我‘事事’太多,老公呀!过去,我满腔的好心好意被你说成‘事事’的时候,我就跟你火冒三丈,可现在,我认识到我这‘事事’的价值了,你再说我‘事事’的时候,我再也不恼火了,不但不恼火我还自豪呢,在这个家里,要不是有我这个‘事事’把着关,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有这么安稳么?你也许早喝酒喝的找不到家门了,要是你爹早听我的话,有我这么个‘事事’多的人把着关,也许他得不了这个病,治皮肤病的那些和墨汁子一样的药,都发着臭味,他还喝了这么多,你想想人能不长病么,本来为了治这种病,吃药不但吃不好还再惹了另一种病来,花了这么些冤枉钱;还有你家里那个咸菜碗,半年六个月地不清理一回,里面都生了白生生的大胖蛆,老头子还成天抱着个碗吃呢,自打那一回,你家里的咸菜碗我就不动了,原来我感到老头子挺干净的一个人,成天扫天刮地拿着抹布到处擦,他做的东西我都能挺放心地吃,后来发现,他干净不了正当处,干净地不科学,用擦了桌子的抹布再擦茶碗,擦菜刀、菜板子,不擦还干净点,实际上是越擦越脏,那块抹布上沾了那么些细菌。仔细看看周围有些人,实际上就是自家往死里整自家,还喝扎啤吃羊肉串,你也知道有些所谓的‘羊肉’实际上就是羊尿泡过的鸡肉猫肉,再烟熏火燎,撒上些化学料子,人吃了能不长病么?唉,真没办法!我阻止你吃这些孬东西还嫌我‘事事’多呢,这社会真是快没真理了!”听我推心置腹地这么一说,我看着他满腹的怨气跑的差不多了,两个眼也能盯着我耐心专注地听,我也就借机巩固战果:

46、     “昨天俺也和你说了,你是不往心里去,一个叫科克伦的国际红十字会专家说了,灾害和疾病一样,防范永远胜过治疗,你就是认识不到防范的重要性,你以为我当着你的面扔了那块大姜是故意地气你,其实老公,这块姜我发现了五六天了,上面烂的一个坑一个坑的,当时我就想扔掉,可是就想让你震憾一下,当着你的面扔,我就只是向你表示一下我不吃这种东西的决心。再就是让你记的牢固一点,你要是那种,说一句就能记住的人,我可不用这个法,一点想伤害你的意思也没有,真的老公!你说,平时你对我这么好,我伤害你干啥?我这样做就是煞费苦心地想让你记住——这种用硫磺熏过了的姜坚决不能吃,之前我扔过无数回了,可是我扔了你照常再买,光用嘴警告你已经不起作用了,你自家回想回想,咱两口子光为着你买这种硫磺熏了的姜打了多少回仗了?数不清了吧!说实话,我一看见这种害人的东西,火气就控制不住,不是对你的气愤,实际上我后来寻找自己为啥这么大火气的原因时自家反醒了,是对这些害人者的愤怒,是对这种把好东西作践成孬东西的害人行为的愤怒,就觉得这些人太不是人了,那么些好端端的对人有营养的东西,为啥非得作践了,把好东西变成害人的毒品呢。只是我找不到那些坏蛋,只能把怨气发泄了你这个购买者的身上,你看看那块姜,好端端的,刚买了挺鲜亮,可放上两三天上面就烂的一个炕一个炕的,人要是吃了肚子里,那毒素说不定让人也烂的一个坑一个坑的,想想多可怕,我太憎恨这些把好东西作践成坏东西的行为了,请你理解我。”

47、     “你好好地和我说。”他说。

48、     “我没觉得我口气有不好的地方。”我说。

49、     “你自家觉不出来,下一次你买,买不了来,敲你‘梨疙瘩’,办事没有这么个办法的,虽然是硫磺熏的,你那口气,好象是我有眼无珠,我造的似的,就和我的错一样。”

50、     “我也知道硫磺熏姜不是你的错,可是我之前和你好声好气地说了不下十回了,你自家回想回想,咱俩之间光为着姜打架至少不下十回了,我还把熏过的姜和没熏过的姜放在一起教给你买的时候怎么分辩,可你就是不入耳,都快把我愁死了,每次看着你重复犯错我都气的不行,你怎么这么没记性,你得记着点,不记着,你不有错么?俺愿意熊你么呀?俺不愿意说好听的让你高兴么?可是你做的那些事总是没法让人赞美你,你要是能把这些事做好,我天天给你唱赞歌都愿意。”

51、     “谁光记的这么清,俺看不出熏了的和不熏的有什么区别来,俺看着都一个模样。”他说。

52、     “那你这一块买的怎么挺好的呢?”我从菜板子上拿来上一次他买的吃的还剩下半块的姜在他面前比划着说。

53、     “沿上谁的买谁的,这里等着下锅了,买不着好的怎么办?”

54、     “买不着好的,宁愿不吃也不买。”

55、     “依着你这个讲究劲的,现在市场上的东西啥也不能吃了!这个有毒,那个有毒,啥也有毒。”他不服气地说。

56、     我呆呆的看着他强词夺理地为自家辩解,在他的不可理喻面前,我选择了沉默,自从那天晚上,我在一旁听着他一个人自言自语地声讨他大哥二哥大姐的那些话,我感到,别看平时啥也明白,啥也懂,分析人家时,也头头是道,可是落了他自家身上,尤其是着急了的时候,就变得不可理喻,甚至可以说是不拉理。

57、     “你就应该买了好的来,再把我买的扔了,我才服气。”他不依不饶地说,“你气的我可不轻,你这个小子。”他笑着用手指头点我。

58、     “你知道我为啥不和你生气了吧?我知道你是个不拉理的人了。”

59、     “你说,你做的那些事还不让人生气?”他又紧追不舍,“我容易,上了班,在班上忙成一团,下班回来,还得做给你们吃,还得接送孩子,还有俺爹,俺闺女不孬,还知道疼俺,说个良心话,你和俺爹一样,连个正话也不说。”

60、     “别不知足,人家那里连人也不让凑,我这里还让你开着车送饭,还给他做好吃的,说话你也凭点良心吧!”

61、     “咱别拉这个!”他装着和我支葫芦架的样子把两手抓着我的两手支起来。

62、     “凭啥俺的好处就不能啦,光强调你自家的好处也不行,咱都得知足,你成天和我朝夕处吧,可你还不是真正的理解我,我刚才真是控制不住有气的话,也是对那块熏了的姜有气,对那些无德的熏姜的熊人有气,好好的东西,我那个过日子劲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么大块姜扔了垃圾篓里你以为我不心疼?正因为心疼我才生气,在班上,我每回吃不了的饭,不是提回家来,就是送给人家那些讨饭的吃了,从不轻易扔了垃圾筐里,畜牲都不作践东西,人比畜牲高级,高级到哪里去了?我的气是冲那里的,真不是冲的你。”

63、     “你应该买了好的来,比着让我看,我才服气呢。”他不依不饶地说。

64、     “我这样做,一点也没有显摆我比你能的意思,我就是想让你明白,会鉴别,就这么一个想法:以后别再买这一种了。”我的气又给他激上来了,停不住嘴说。

65、     “我不比试你,你还逼着我比试你,人真是不吃好饭食,凡事都往好处做就是了,我这个人就不好比试别人,我就是想让你把事搞明白了做好了就行,我有能力用最好的方式来表现自己,我才不用这种小把戏来贬低别人抬高自己呢!”我气咻咻地说。

66、     “要是市场上根本就没有卖那种不熏的呢?”他的口气里还是较着劲不服输,这让我的脑海里又一次出现了婆婆为啥总是挨公公的揍了,干啥干不漂亮,还好认死理强词夺理,逼着人家冒火,老头子那个火爆劲的,能不揍她么?我一下子连婆婆都不同情了,于是忍着气说:

67、     “肯定有,人家那些卖姜的人说了,用硫磺熏了的姜,是专门卖给那些不认好人,不识真货,光图表面鲜亮好看的人。”

68、     “你怎么知道的?”他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我问。

69、     “为这个事,我专门打听过卖姜的人。”

70、     “我真服了你了老婆,以后你买就是,我不管了,可是你可不干。”前两句话还老实,后一句又换成了一副挑衅的口气和表情。

71、     “我哪里是不干,再逼我我又得说难听的了,我干啥也比你干的好。”和这种好抢功劳的人在一块,逼着你自吹自擂,你要是再谦虚,他能把你挤没了。

72、     “蛋炒饭你就不如我炒的好吃,这可是你自家说的。”老公见我想生气哄我说。

73、     “人家捧你、表扬你、抬举你,你都听不出来,真是和个小孩子一样。”我哭笑不得地说。

74、     “你说,我炒的饭怎么样,真好吃是假好吃?”

75、     “当然是真好吃,我这个人从不好说假话。”

76、     “那你刚才还说是抬举我呢?”

77、     “那不是让你把我气急了么,打击你的时候,啥解气说啥呗!”

78、     “不会说话,你应该说,知道我累的慌,疼老公才不和我生气。”

79、     “我不会说,我也不想说。”

80、     “那你就是个傻瓜。”他笑骂我。

81、     拌了半天嘴,他起身去做晚饭。

82、     “老婆,饭做好了,饿的话你先吃吧。”老公准备去医院送饭,坐在小凳上一边穿袜子一边关爱地对我说。

83、     “等你回来一起吃,我自家吃着不香。”

84、     “等着我一块呀!”他扭头看我时的目光更柔和了,心里一定有一种我和他相依为命的幸福感。“我是不害怕凉了,你不是不能吃凉么。”

85、     “没事,再温温就行。”看见他那副穿袜子相,我又忍不住说他:“和你说了多少回了,穿袜子的时候,手稍微靠下着点,你倒好,抻着袜筒,猛一蹬,要是脚指甲一长,稍微勾着点线,就你这个往下伸脚趾头的速度,这双袜子就废了,好几又袜子你就是这么穿坏了的,别让我成天感到你粗粗拉拉冒冒失失的行吧?干点啥也耐不下心来。”

86、     “行。”他笑着说完接着问我:

87、     “我开着车去吧,要不骑自行车太热了。”

88、     “行呀,”我说,“愿意怎么就着怎么着,这点事还不是你说了算。”

89、      “要不你跟我去,坐了车上你不用上去了,直接停在马路边上,你看着车,咱就不用交那一块钱了。”

90、     “别罗嗦了,”我笑嗔他,“为着一省块钱,我可不跟着你再跑一趟了,停在院里就行,该拿就拿吧。”

91、     “这两天我一直给那些看车的一块钱,我说不要票了,那些人就挺恣。”

92、     “你小子真有一套,为了省点钱,走到那里也好诱惑人家破坏规则。”

93、     “不这样不行,一天两趟,光停车费就是四块,要是那些按小时收车费的更厉害,今天我就不给他了,一共十分钟,送上去接着就下来。”

94、     “别,该拿就拿,别为着一块钱找不愉快。”

95、     “要不我还是坐公共汽车去。”

96、     “别,公共汽车来回也得两块钱,说大手大脚也是你,说会过日子也是你。”

97、     “都是跟着你学的,你不是教给俺要节俭么,我给老头拿上了三个鸡翅膀,他现在真吃不多了。”老公说,

98、     “行!他吃多少拿多少,你可多给他拿上点西红柿炒鸡蛋,吃倒是不疼的慌,吃不了过了夜就坏了,回老家的时候,炖上一锅鸡爪子和鸡翅膀给俺爹俺妈拿回去尝尝你的手艺。”我笑着和老公说。

99、     “行!”老公爽快地说,男人的大气永远比女人强。我感激地望着老公,给人家他爹点好吃的,我马上就想到俺爹俺妈,俺侄子,女人永远更想着的是自己的娘家爹妈和亲人。

100、  如果没有强有力的情感支撑,一时一事还行,再做长了就不行了,就攀比就失衡。我也知道我只是说说,要是我的爹妈呢,我会比这个还好,真心周到多了,我也知道,一向在家里好抢功劳的老公,只所以能在他爹面前把本是他的功劳让给我,还不是哄着让我高兴,怕我说闲话么。

101、  “见着二哥可得给他要钱,”想着二哥和大姐值班的时候是用老头子的钱充的卡买饭,见老公送饭回来,我鼓了鼓勇气说,“咱可不能他俩光用‘公家’的钱给老头子买饭,轮到咱了得自己花钱,十天半月的行,要是一年半年地住起来——”

102、  “要是住时间长了,我就过去也用卡打饭就行,这两天不是累的慌不想往那边跑么。咱也得吃,多炒上点,他又吃不多了。”老公好声好气地说。

103、  “见着二哥来么?”

104、  “没有,一直没见面。”

105、  “要是见了面他给你钱,你可拿着别不要。”虽然说了这话,但我也挺瞧不起自己能说出这种话,可是不说还在心里硌得慌,说出来自己都觉得‘丑’,心里特别瞧不起自己。

106、  “给我我肯定拿着,你寻思我没有这个想法,我也有,我也知道,老头的钱不能光让他俩花,看上去是他俩给老头买这买那,可那都是花的老头子的钱,我心里也是不大平衡,可是老婆,他要是不给我,我就不能再张嘴要了。”

107、  “对呀,他要是不给,咱就不要。”老公越是这个态度,我就越能容忍,冲着不为难他,我也不计较了。其实我也就是说说罢了,谁在乎那点东西,在乎的是那个理,我和老公说,其实也是我自家劝自家:“各人尽各人的心吧,不攀拉了!”

108、  “老春我为啥对她有意见呢?也是为着这个,”老公说,“老头给你钱了,你不见样的买给他吃,让他吃的好一点呀?成天叽叽喳喳,光嘴说的不孬,就是舍不得花钱,现在东西又贵呢,你就看着她买啥也舍不得。”

109、  “唉!”我叹口气说:“现在的人,就是都对自家那个孩子不计较,对爹妈都不行,都算计,其实你发现了么,要是都不算计,就都抢着买,要是有两个算计的,就都跟着算计,谁也不愿意吃亏,一个的还好点,兄弟姐妹稍微一多的,就攀比,就和个大磁场一样,进去了以后,心就不好平衡了,自已也知道这样攀来攀去的不好,可是到了时候就由不得自己了呢。”

110、  “老婆,”老公动情地叫了我一声,扭过身来推心置腹地对我说:“今年过年老头子是真伤着我的心了,我是一直没和你说。春节你看老头子那一套,大过年的,为着他回过的,可是一进门,就拉拉着个脸和方圆打仗,初二回去送东西,又那个模样,老太太给他熬了一冬药了,还动不动不是打就是骂她,对他我真是伤透了心了,亲爹亲儿也不行,伤了心,真是很难弥补,也知道自己是他的亲儿,我身上流着他的血,是他给了我生命,按照孝道应该对他好一点,尽一个当儿子应该尽的责任,可就是怎么劝自家也提不起那种情绪来。”

111、  这些天来,面对老公对老头子所表现出的来的冷淡和消极,对这个人之将去的父亲,所表现出的冷静,在老公这番泛着泪花的腑肺之言中找到了答案,还有婆婆,自从公公住了院,婆婆就没过来看一次,也没听见过她往这边打电话问一声。

112、  “老头子以为我傻,哼!别以为我傻,俺再傻可也不是‘拍门不醒’,”老公声调中透着调侃。“他以为谁都不如他聪明,他谁都看不起,成天小心眼子滴滴地转,嘁!转不到正当处,转的你根本都不愿意和他用真心,动真情。”

113、  我知道,老公在用心说服我心疼他,理解他,我无语了,他这当儿子的,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还能说啥!

114、  老公现在学会在道义上附合我了,他理解了我的计较,有时候不是为了东西,就是为了理,在理上顺着支持了,其它,他看着办吧,就是看在不让他为难上,我啥话也不说了。

115、  他跟着我已经学会了在自己的血缘关系中当领队。看上去这是代表这个小家和身后那个大家庭在斤斤计较,实际上,这是在保护两边的家人。该坚持正义的时候坚持住,该需要向家人倾斜时稍微耍一点没有恶意的小聪明,总之一句话,让双方都高兴,不能保证双方时,向自己朝夕相处离开就没法生活的核心家庭倾斜。自从我和老公都学乖了,都会心疼对方了以后,为着双方家人引起的家庭大战,明显减少了。过去几乎是三天一小打,十天一大打,说不上那句话不小心惹恼了就开战,各自护着自己的家人。现在都不护了,护的话也是用玩笑的口气反驳对方了,再也不拉下脸来说翻脸就翻脸了,无数次的争吵让我们明白,我们这个三口之家的核心家庭最重要,因为一旦我们之间吵了架,气鼓鼓的,那日子可是一会也没法过。

116、  看清了这一点后,反而变成他忍让我的家人,我宽容他的家人了,而且还在各自生家人气的时候劝说对方,从没和没血缘的对方亲人闹翻过,在这一点上,老公做的比我还好,我心里能没数么,除了感激就是报答。

117、  在过去为着家务事的刮刮蹭蹭中,也都看清了:有血脉关系的亲人,血肉相联,情感里有痊愈体,就是有了伤口,也能很快长合痊愈;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只要闹翻了,说断就能断了,连点撕扯和牵挂都没有,光好行,担得起好,担不起孬。为啥老人常讲,‘臭是一家,烂是一块’呢,至少还能有责任和大面在那里放着。就和老公对他爹那个烦法,要不是血缘关系,早就见了面都扭头不理了,这个好,说气话,说狠话,说归说,炒菜照样还是多放肉,热饭热菜香喷喷地送过去,还不就是老人所讲的骨头断了连着筋,骨血里管着的么。说真话,我也愿意看见他这样对他爹:嘴上说对老头不满,内心里还是放不下,还是在疼着,老子做的再差,当儿子的也没有真的绝情。对亲人的好是做在心里的,对外人有时候除了真好外,多数是做在外面给别人看的。

118、  在无数的离婚事实面前,现在的人,嘴上不说,心里也都明白:对人家的家人再好,两个人婚姻不再时,各自回归,爹妈还是爹妈,哥姐还是哥姐,人家一家人是铁定的。你呢?对于人家家人来说,就啥也不是了。看明白了这一点后,人家对咱的生冷和磕碰真就不往心里放了,本来也没指望人家和亲爹亲妈那样待咱,尤其是婆媳,看不清的人还非得把两个人往一块拉,把两个人要好到的标准,还非定到闺女娘家妈的高度,可能么?这也是不正视人的自然感情,不以人为本的过分要求。可以这么说,这种高度,拼上双方的老劲也达不到这个水准。要是外界的标准还一个劲地要求人家非做到不可,就只能逼得人家皮上面上的作假了。

119、  依我看,婆婆儿媳之间,互相有颗感激对方的心敬着疼着对方就够了,疼也好爱也好全在对方相处,内心自然流露出来的爱,比你说让他怎么做,你给她画上标准往一块挤更好,挤来压去说不定还更事得其反呢!

120、  今天这种情况,要是往常他可能说:给俺爹吃点还怎么着,事事不少,谁愿意疼谁疼,各人尽各人的心。这回不了,要再和原来那样,他妈明明错了,他还非犟着说‘俺妈没错’的话,我可能非得和他打一仗不可,知道自己无理也得拉下脸皮来撒撒气,现在他也学会疏导我的不良情绪了,不再像过去那样硬堵了,再说,他心里也有这种想法,在和他兄弟姐妹们身上,他比我还能算计,有他在那里争理了,我就不能算计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9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