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海燕的博客

真诚,永远是人性中最美的花朵

 
 
 

日志

 
 

【原创】家丑-婆家篇(2008-5)  

2011-08-25 22:50:54|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03-05     那点勇气都叫你给揍没了

1.              下午,喝完了酒回来,又在办公室忙完了手头的工作,两点多钟给老公打了个电话,响了二十多下没人接,我开始担心:中午又喝酒了?还是开着车?不放心,过了一会又打,好歹接起来了。

2.              “在哪儿呢?”我问。

3.              “在医院里呢。”他说。

4.              “上午没看完呀?”

5.              “没有,上午人太多,挨不上号。”

6.              “没有事吧?”我问,

7.              “还是那样,又拿了二十副中药。”

8.              “医生说比原来好点了吧?”我不放心地问,盼着他吃了那么多副药后,‘那地方’能有好转。

9.              “老头子在一边坐着呢,别让他听见,咱回去再说吧。”老公的声音小下来。

10.          五点半,我下班回到家,打开门,早上我从防盗门缝里塞进去的那块手巾还在地上放着,由此断定老公没回家。

11.          要是看完了病,按他之前说的,直接把老头子送到公共汽车站的话,老公就该回家了,我一边想着,一边倒水洗完手收拾着沙发上乱堆乱放着的衣物,这个点不回来,肯定是直接送回老家去了,我也不打电话问了,免得他紧张,只要不喝酒我就放心,早回来晚回来的吧,反正这样了。过去为着晚回家也没少和他吵架,还不都是因为惦记着他不放心,他实在是个心里没数自我控制能力不强的人,尤其是那次他喝醉了酒摔倒在马路上摔断了肋条骨以后,一到该回家的点不回家,我就心里发毛越发的惦记他。他要是知道我惦记着他,就该早着点回来或者给我打个电话。他不给我打,我绝不给他打了,我努力劝自已不生他晚回家的气了。这是人家的爹,要是俺爹俺妈呢,不更得往回送,虽说公共汽车也能直接开到村头上,始发站也有座,而且也有大哥陪着,但毕竟病成这样了,让他坐公交车心里也是过意不去,咱要是没有车啥话别说,有车了再这样于心难忍。老头子虽说是毛病不少不着人疼,可是到底是老公的亲爹。这样想着心里就挺平和了。昨天晚上老公和我说,婆婆打电话让他抽空回去一趟,说是为着房子的事,还跑到人家信哥家里打的,老公问她是和邻居家又吵架了?说没有,和俺哥哥?也不是。为着房子在啥事?老太太含含糊糊的,也没说清楚。“我知道俺妈那脾气,说为着这事已经好几个晚上了睡不着觉了,心里也放不住点事,抽个时间我回去看看。”老公曾说。自从接了婆婆这个电话,我感到老公就开始挂着他妈了,由此断定,老公肯定是回家了。

12.          抬头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表,六点半了还没回来,我关了电脑穿上外衣出门买豆桨,顺便准备点饭菜让他回来吃。这个人也真是的,这个点了往回打个电话也好,给你准备晚饭,还是你从家里吃了饭回来,让我心里也没个数。上午临去医院之前,他从市场上买回了一些菜来,看得出来,为了哄着我高兴,他也在努力往好里做。再说今天中午吃饭,辟头盖脸地挨了头一顿熊,她嗷嗷地数落我晚到了,说我,让你喝酒你还不早着点,走廊里有好几个外办公室的人,我想和她反抗终于忍住了,她是上级,我是下级,给了她一个面子,她却说啥也不给我面子,咋咋唬唬地责备了我好一阵子,还一再气势汹汹地逼问我,这种久违了的挨熊滋味好难受呢,所以虽说是坐在酒桌上了,可心里还是难受,看着满桌子的山珍海味也没有胃口。同事见我真生了气,就悄悄地和我说,头这份邪火是因为这两天两口子吵架,再加上早上去和领导汇报工作又挨了领导一顿熊。唉!你心里有火受了委屈再转嫁给别人,可我再转嫁给谁呢?过去我也有这个毛病,要是在外面受了委屈,不好给外人发泄,就只能回家拿老公出气,本来不大的点事,火气就会在胸中噌噌地窜起来,控制不住就好‘熊人’,光知道‘熊人’时是多么痛快,不知道被熊是多么难受,从此以后我可改了,实在知道这种滋味有多么难受了,所以在内心里发誓:不管家里人还是外面的人,不管人家做了什么错事,绝不随意地熊人家了,我一定学会‘有话好好说’,绝不动不动就‘熊人’了。‘熊人’是一种精神暴力,和拿巴掌打人家的脸没有什么两样,在我看来,这种精神上的挨揍,比肉体挨揍还难忍受。原来也知道挨熊难受,但体会的没有这么真切这么痛彻心肺。从现在开始,对女儿,对母亲,对老公,对亲人,对所有身边接触到的人,我都不熊人家了,这是一种多么恶劣的没有教养的坏情绪呀!我可体会到被人家熊的滋味有多么难受了,从此以后,一定管住自已,说啥也不能熊人了。

13.          想想这顿熊挨的也实在郁闷,说怨我吧,我确实是比头和我说的到场的时间晚点了;说不怨我吧,认为不就是个酒场吗,又不是为着工作,要是为着工作,我可真还没有迟到一回,就认为喝酒晚到一会早到一会的没啥,去早了,也是在酒店里拉开桌子打几盘扑克,对着卡拉OK唱几首歌,到点了再开席,我不想把珍贵的时间浪费在这上面,再就是,对这种在酒店里吃吃喝喝挥霍公款的做法我从内心里就本能地拒绝。

14.          想想还是自家的男人好,知冷知热,拿着你好生对待,至少是心疼你的。头虽说是个女人,可是一点女人味也没有,和个冷酷的男人差不多,龇牙咧嘴恨不得把你吃了,恨不得熊到你骨头里去,和这种情商低人味少的人共事,真是感到一阵一阵地寒冷,这个世界除了家人之处,人与人之间就不能相互温暖一下么?人活在这世界上就够不容易的了,还成天这样相互作践干啥?

15.          早上,老公临出门之前,把做好的饭放到锅里,还在餐桌上留了个小条:老婆,粥和饭菜在锅里扣着呢。赶着高兴的时候他快到上班的点了也好给我煎两个鸡蛋,我就催着他走,怕他晚了赶不上车,他就非给我做好了,这让我觉得来自夫妻之间的那种真心疼爱,心里说不出来的暖和。

16.          我刚把打来的鲜豆桨倒在钢精锅里准备打开炉子煮开,就听见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

17.          “老婆,包子。”老公准是听见我在厨房里的动静,一进门就伸着两手先把东西展示给我,“牛肉的,挺香,你先吃一个,还热乎哩。”

18.          “买的?”我从炉台前转过身来问。

19.          “从家里拿来的,老太太一共蒸了二十来个,我就给人家剩下了五六个了,其余的都给你拿来了。”

20.          “你拿这么些干啥?”我嗔怪他,“蒸了一阵子人家不吃呀?你这个人。”嘴上嗔怪,心里却高兴他这么想着我,满肚子的郁闷跑走了一大半。

21.          “还蒸了一锅馒头呢。”老公说。

22.          “你该少拿两包子,再拿上两个馒头就行,匀和着让人家都尝尝。”我说。

23.          “我寻思,你不是愿意吃包子么。”老公说,“来,我熬吧。”说着伸手抢我手里搅锅的勺子。只要出门回来后我不给他脸色看,老公就会特别知足,我也想开了,只要他不带着酒意回来,我就不给他脸子看。

24.          “不用,你歇歇吧。”我说,“熬好了你先喝一碗。”

25.          回客厅拿东西时,看到老公已经躺在沙发上了,两只脚交叉着放在沙发扶手上,疲惫的脸上满是沉思,就知道他又在思考他家里的那些事。今天一定有新话题,只要家里一有事,他就喜欢说给我听,今天他不忙着和我说,我也不忙着问,我知道他肯定会找个恰当的机会把这一天发生的家务事转述给我,这已经成了惯例了,不说,他会憋不住的,当然我也很愿意听,只是我现在的思维还在另一个题目上,我想熬完了豆桨后在电脑上先把我想好的那一段写完了,腾出脑空间再去听老公和我说他的家务事。

26.          “晚饭一人吃两个包子,喝碗豆桨吧?”我心疼地劝说着已经从沙发上起来,蹲在厨房里择菜的老公,“你也累了,咱不再做别的了。”

27.          “再炒点小油菜吧,”老公说,“你不是好吃青菜么,是海米扒油菜还是肉炒?”

28.          “海米扒吧,孩子好久没吃海米了,”我说,“中午在酒店我吃了青菜了。”知道他是为着我再炒菜就说,“我可饿了,先温上两个包子吃,你吃吧?”

29.          “我待一会吧,”他说,“刚蒸下来的时候我吃了两个了。”

30.          我就盛了碗豆桨,坐在桌前吃了两个在微波炉里热透的牛肉白菜包子,水龙头里的水哗哗地流着,我听见老公洗菜的声音。

31.           “老婆,我炒了菜你还吃吧?”过了一会,老公从厨房里探过头来问我。

32.          “我吃饱了,”我把面前热包子的碗往外推了推说,“不想吃了。”

33.          “哦,那我先不炒了,等孩子回来一块炒,吃新鲜的。”

34.          “行,等孩子一块吧,”我说,“那你呢?你不吃了?”

35.          “我也再吃两个包子喝碗豆桨就行了,炒菜主要是为着你。”

36.          “别光为着我,你也吃点。”我说,

37.          “没事,中午我吃的也不孬。”他安慰我。

38.          “你要是累得慌,我给你炒去也行。”我看着他的脸征求他的意见。

39.          “不炒了。”说着伸手从放在桌子上的塑料袋子里拿出还温乎的包子就吃。

40.          “凉的吃着不舒服,”我心疼地说,“我给你再温温,热透了更好吃。”

41.          “不用,又不凉,我就愿意吃这种。”说话的功夫,一个包子已经吃下去了一大半了。

42.          “凉呀!”我担心地又问了两遍。

43.          “不凉,你摸摸,还热乎呢。”说着把包子递到我面前。

44.          在吃饭上,我们俩不是一个温度,也许真的不是所有的人都和我一样喜欢吃热饭,不再强求人家了,人家心里说不定就真爱这一口呢,我安慰自己。

45.          我坐在桌子对面看着他吃。

46.          “又做钡餐透视了么?”看了他一会我问。

47.          “可不,老头子非要求着做,问人家医生:我已经吃了九十多副药了,想看看溃疡面小点了么。医生说:不用做,继续吃药就行。可是他不听,非咋唬着做,这个老头子,还是那个脾气,自家还是觉得能的了不得,谁的话他也怀疑。”

48.          “你可和医生提前说好了,别露了馅。”我说。

49.          “都和医生说好了,人家说好转了,再继续吃药。”

50.          “又改改方子来么?”

51.          “没有,那个方子吃着挺好的。”

52.          “从片子上看着那个东西是长了,还是小了?”

53.          “还那样。”老公含糊地说,从老公回避着不愿意细谈这个问题上看出来,老头的病情,并没象我们盼望的那样出现奇迹,“二哥说,再拿着片子找个熟人看看比较比较来。”

54.          “说归说,我看二哥也真算不孬。”我说。

55.          “不孬啥?二哥这个小子太不是东西了。”老公使劲咬了口包子愤愤地说。

56.          “怎么了?”我问。

57.          “老大姐不是在车站这头等着老头子坐车过来的么,到了医院一见面,二哥就训了老大一顿:你来干啥,打狼么,来这么些人干啥?上一次三姐陪着来也是,见面熊了她一顿。老大说:老头给俺打电话俺能不来么?俺刚找了个活才上了三天班,俺现请的假。”

58.          “老大脾气不是挺大的么。”我一听也来了气了,“她不会说:是你的爹,也是我的爹,我还来不着么?我来怎么着,碍着你什么事了?嘴呢?不是挺赶趟的么。”我生气地说。“二哥说这个话什么意思呢?是嫌守着大姐不好意思给老头子要钱还是怎么着?”我问老公。

59.          “二哥说:老头的的坏毛病都是她俩惯的,不给老头点颜色看不行,不能光惯着老头子。老大姐就说:咱自己的个爹,又长了病了,还不知道活几天,还和他治什么气?”

60.          “春节回家过年的时候,我看着二哥和老头子说话挺好的,不像能说出这种话来。”我说,“我一直不相信二哥能做出这种事来。”

61.          “昨天老头子给他打电话,二哥直接就说:过来看病带钱来,不带钱别过来。自打去年看病花了三万多了,住院的压金钱,都是老头子自家拿上的,单位上一个星期报一回药费,报回来的那钱呢?老头子只要一给他打电话问,二哥就烦拉拉地说:还没报。也可能真没报,可是你得给老头子说清楚为着啥没报,没报不要紧,你给人家算算账,说清楚对吧?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头子那小气脾气。老头子确实是算得真,这一点挺烦人,可他也不和老头子算账,也不说为着啥没报了,老头子只要提出说过来看病,他就说让老头子带钱来,老头子就认为是他报了钱落扣下了,过来看病还不拿钱。”老公气愤地说。“我看他俩也算是针尖对了麦芒了,看谁本事大吧!”

62.          “记着,钱的事你可别问二哥,别让他恼了,他和老头子之间的事,就让他们俩自家处理,别掺和,老头子把事弄瞎了,让他自己收拾的吧,再怎么着,他是爹,二哥对他也不会怎么样,可是你出面就不大好了,弄不好别兄弟俩反了目。”

63.          “我不管!他俩之间为着钱的事我才不管呢!”老公口气很冲地说,但我知道那股子冲劲不是冲着我来的。“刚来住院的时候,老头子还和我说:不行,那账你管着。我说:我不管。我还不知道,就二哥那个倔脾气,我要是真管了账,他说不管老头子就真撒手不管了,他真能下上狠心来了,到时候他真不管了怎么办?还不都成了我的事,老头子是光惹事,一点解决事的能力也没有。”

64.          “其实事情本身真是没有多少复杂头。”我接话说,“老头每次过来看病花了多少钱,能报销多少,报不了的该自已负担的多少,都一一记着账,该多少是多少不就是,报了不够的,老头下回来看病再拿来,自已拿的部分,先寄着老头的工资和积蓄花,要是花没了,咱们大伙一齐再凑钱,把话都摊开,说了明处多好,关键是现在咱不知道老头子和二哥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两个人成天这么纠缠不清。”

65.          “还什么事?”老公轻蔑着口气说,“就是为着一个字‘钱’,老头子这里光打电话问账报了么,二哥那里就是不说个明白,最后老头子再打电话,气的二哥连电话都不接了,别看老头子成天光穷叨唠,觉得自已和多大本事似的,其实一点‘办法’也没有。说话也不拿茬,说不到点子上,一点有用的话也没有,到了真事上又没有什么绝招狠招,光知道惹事,自家一点也处理不了。”

66.          “就按他自家说的,药钱及时报不了的话,人家老头子春节单位上发的一千块钱的过节费,你领了可给人家,这个也不给,不给人家钱你给人家买成东西也行,连东西也不买,别说老头子是饿皮虱子,我看这小子也快和老头子差不多了,只要是钱,不管是谁的,攥了手里就不想再往外拿,你说这是些什么人!”数落完了老头子,老公接着又数落二哥。

67.          “老头子不是挺能的么,本事呢?”我说。

68.          “他能啥?他那点本事除了‘棍棒’就是‘拳头’,俺这伙小时候管用,现在他还敢揍谁,他还能揍了谁?仔细想想,他真是除了穷算计,啥本事也没有,光知道张开嘴就说,小心眼子一大包,真正放到桌面上能解决问题的一个也没有,就是伸拳头捋胳膊的和俺妈打仗有本事。”老公气咻咻地说。

69.          “下午送老头子回家的路上,他又和我说:老二这小子我信不过他,要不你给我管着账吧。我说:这个账我不能给你管,他顶替你上的班,他端的是你给他的‘饭碗子’,他现在的一切可以说都是沾得你的光,不管从那个方面说,他也该好好管你,当然我也不是说我没接你的班就不该管你,我也是你的儿,当爹妈的生了孩子就该养,不但养,还得养好;儿女长大了,成人了,再反过来孝敬爹妈给爹妈养老,这也是天经地义的事,谁也逃脱不了,关键是他在那里都是一个单位有这个便利,人熟地熟的,报销找人的话也好找,再说有他在那里上班,我再跑着过去报账,他那脸也没处搁,人家不笑话他?”

70.          “嘁,老头子还说让电台采访采访他,给他曝曝光呢。”老公牵牵嘴角嘲笑地说。

71.          “采访二哥呀?可别,那些人都是些挑事儿的,不是些能从根本上给你化解矛盾解决问题的主儿,现在这些人是看打仗的,越打热闹了越好,心术都不正了。再说这些东西不找病根,不去从根本上解决,光就事论事地胡乱捋,真正解决不了心里头的疙瘩。可是要解决呢,谁也没有这个能力,看上去只是个家庭问题,实际上里面包含着许多盘根错节的矛盾,比方说是社会不公,生活的不富有,如果二哥现在物质上很富裕的话,他说啥也不会去沾老头子那点‘鼻涕疙瘩’,所以只要根子上的事解决不了,这种媒体的曝光不但解决不了问题,还会把矛盾变得更加复杂化,把那些本是疙瘩的结会系的更死,要是真让媒体给二哥曝了光,说不定从今往后二哥真不认老头子了呢。”我说。

72.          “老头子说让电台给二哥曝光,二哥说他不怕,曝光就是,到时候先让人家电台采访采访老头子。他肯定是觉得老头子这种人很坏很难治,是天上难找地上难寻的那种人。可是真对着话筒,你这个当儿的说啥?你说老头子做的不对,你做的对?只能说都做的不好,弄不好还先给你扣个帽子说你不孝顺,中国的老传统——老人再错,也没有错,只要是和老人发生纠纷,错全都是当儿女的,真是个傻瓜,还让电台采访老头子呢,这不是光着腚串门子——没事找事么。”

73.          “这说明二哥心里肯定也觉得很委屈,要不然他不会这么说。”我说,“老头子认为人家日子紧巴落扣他的钱,人家一样根本就没落扣呢?心里能不冤么?”

74.          “不落扣人家老头子的钱,他为啥不明算账?那两年他拿着人家老头子的工资卡,人家老头子一要回去他两口子就不愿意了,反正这些年多了沾不着,沾点小便宜。”老公说。

75.          “中午谁管的饭?”我问。

76.          “老头子掏的钱。”老公说。

77.           “这次送老头子回去,我给他讲了两点:一是别光把钱搂着不给俺妈花了,你的工资里边有一半是属于俺妈的,夏莲就是这么给她爹说的,这是法律上规定的。”把最后一口包子嚼完,沉思了一会,老公把面前喝空了的豆桨碗往里面推了推说。

78.          “老头子胡搅蛮缠地问我:哪里的法律?我怎么不知道,新定的么?我说就是这么定的,你不读书不看报,你不懂,所以从现在往后,每个月给俺妈零花钱。他说:你妈没有脑子,给了她钱,她也不会理财,给了她说不上胡塞索了哪里,塞了棉袄棉裤里,塞了棉鞋里,床底下,一转脸就找不着了,别让老鼠倒腾了去。他就是打心眼里瞧不起俺妈。我说:这个你别管,你把钱给了人家,老鼠倒腾了去也好,猫叼了去也好,狗咬了去也好,和你无关。嘁,他不服气。我又说他:你可到好,不但不给人家点钱花,人家俺妈好不容易种点麦子种点棒子粜了粮食你还反过来再逼着要人家的钱,你说你像话么?”老公抑制不住气愤说。

79.          “你不会和他说:说句不好听的话,就是你没了,老太太还能享受遗属补助呢,别说你挣的钱了。按照你那套旧理论,还‘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呢,她嫁给你一辈子了,你凭啥不给她花钱?再说新社会了,讲男女平等,就是你俩现在离婚的话,房子存款也有一半是人家老太太的。”我也受到感染,气愤地说。

80.          “我就是这样和他说的,我这两年跟着你可没少长见识,这些事原来我也不懂。”老公说,“我和老头子说:再一点就是,我就明着给你说透了吧,我就是疼俺妈,向着俺妈,挂着俺妈,我回来看你,陪着你看病都是看在俺妈的面子上做的,就是为着让你好好地能活着和俺妈做个伴,从今往后,你要是再揍俺妈,可别怪我不客气,俺妈七十多岁的人了,跟了你这大半辈子也不容易,到现在还成天挨你那揍,你说,到现在为止,你喝了一百多副中药了,俺妈天天给你熬药,端药锅子端的手腕子都肿了,你也凭着良心想想,除了俺妈这么真心对待你,俺姊妹几个哪一个赶上俺妈了?谁能做到天天照顾你了?她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吧?这些事你成天也不扑拉着心口窝子琢磨琢磨么?”

81.          老头子没理辩三分地说:“她就该侍候我,她不侍候我谁侍候我?”

82.          我没好气地问他:“凭啥人家就该侍候你呢!”

83.          “她是个女人,谁家的女人不侍候男人?”

84.          “人家侍候你你得知足,还成天不是打就是骂的干啥?”

85.          “你这伙一回家,她就和你们告诉着说我骂她,她怎么不说她也骂我呢?你妈骂人也挺龌狠,别看她长了个老实模样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成天拙不拉及的,侍候人也侍候不了心眼儿里去。”

86.          “你成天光骂她,她又不是个木头人,还能一点也不知道反抗么?你把她骂急了眼她当然也得骂你两句,可不能光情着你骂她,你俩打了一辈子了,说不让你俩骂人办不到,她骂你,也允许你骂她,你俩对着骂,骂的多难听都行,就是不能动手动脚,从今往后,你要是再打她,俺妈,你接着给我打电话,我接着你咱就走,不和他过了。”

87.          “爱过不过,你还吓唬住我了,不和我过正好,我上养老院。”

88.          “你这户的人,到那里也不行,谁也不愿意要你。”

89.          “俺有钱,图钱的人有的是,我就不信拿着钱找不着地方管我。”

90.          “就你,把钱穿了肋条骨上,拿下一个来都血淋淋的,你舍得给人家钱?可以说,除了你自家以外,你谁也不疼;再反过来说,除了你自家以外,谁都烦你,亲人、亲戚、街坊邻居、从大人到孩子,有一个说你好的了么?你自家想想。”

91.          “你说你还不服气哩,你就这么几个亲人,俺妈是你最亲近的人,你都不疼她,俺这伙就更别说了,你自家想想,除了你自家以外你还疼过人家谁?成天嫌人家这个做的不好,那个做的不好,要求人家这个要求人家那个,你自家做的怎么样?自打年下,我拿回来这么些东西,光礼花和爆竹我就买了三百多块钱的,年年是我买,你可是一分钱也不花,我回家过了个年就是吃了你一顿饺子,人家谁来了你和人家谁打仗,你倒是挺会算账,人家拿着东西回来看你俩,你把人家打跑了,那好东西好都留着你自家吃,也就是自家的孩子吧,今天打跑了,过上两天又回来了,外人行么?人家谁还愿意理你,就说方圆吧,那孩子学习那么忙,一年才好不容易回来过个年,一进门,爷爷爷爷地叫着,你还怎么着,可你连个好脸也没有,年前,孩子回来看你,为着给了狗点吃的东西,你和孩子吵架咋咋乎乎地闹了一场,大年下的,一进门又为着个电视机吵吵,你说你哪里像个当爷爷的,人家谁家那当爷爷的和你一样?对那孩子不疼不热地,不就是一个破电视机么,别说孩子给你弄不坏,就是弄坏了,我给你买新的行吧。”

92.          “老头子说:我不是和她道了歉了么,你还胡说达个啥劲。”

93.          “我说:道了歉也不行,这个错误你就不该犯。”

94.          “老头子说:犯了怎么着,知道错了还不行么?还想割头还是怎么着,我是爹,你还能怎么着我?”

95.          “我说:谁也没法怎么着你,人家都不搭理你就是,别看是爹,自私自利,没个爹样,不知道关心疼爱别人,父慈子就孝;父不慈,当儿女的,就不愿意很孝敬你,自从你和孩子吵了架,一下子伤害着她了,原来,别人说你坏话,她还给你拉理呢。”

96.          “老头子说:方圆这么大了,我看着她连点规矩也没有。”

97.          “啥叫规矩,和你似的教育地俺姊妹几个有规矩呀?你做的不对俺们也不能反抗,稍有不从,不是巴掌递到脸上,就是棍子夯了头上,最后到是都让你给治服了,可是出了家门和傻瓜一样,啥也不懂,从小不是给俺们画圆就是画方框,让俺们站了里边,不让出来俺们就不敢出来,在你跟前可到都是老实孩子了,听说听道,情着你打骂耍老子威风,光知道哭连个话都不敢说,直到俺当了兵说话都打颤,结了婚跟着夏莲才渐渐地走出了圈子和框框,你这叫啥规矩?就是把儿女往傻瓜、‘二哥’里培养的规矩,就是害人的规矩,是把人都变愚蠢了的规矩,还好意思地说规矩,都什么年代了,把你那些所谓的规矩都收起来吧。方圆从小,俺两口子就是故意地培养她这种敢说敢干会讲道理的性格,俺不给她往头上套枷索,往身上梆绳子,更不给她画圈圈,俺就是托着她,让她伸直了手脚,挺直了脊梁自由自在地放开了长,不去人为地束缚她,和你似的,把俺们的胳膊腿都捆折了。站在你跟前听说听道,低眉顺眼地到是让你使唤欺负着方便了,你这个爹高高在上,甭管对错都得听你的,成天吆五喝六到是当的有感觉了,你知道在精神上你的孩子都成了残废了,在外人跟前腰杆子也挺不直,没有战斗力,那点勇气都让你给揍没了。”

98.          慷慨激昂地说完这一段话,老公邀赏的目光看着我,我伸出大拇指,一脸由衷地赞赏,继而又笑着调侃:“有水平,不亏跟着俺娘儿俩混了这些年,水平提高的真不少。”

99.          “多亏你,老婆,平常给我灌输这些思想。”老公沉浸在他的满足里,高兴地说。

100.       我也知道,就连批评老头子的原话,都是我和老公在分析家务事时说的,不过只要老公能记在心里认可并转化成他自己的观点,再拿去说服别人,这就是进步。

101.       从我刚找他时,他对他爹的唯唯诺诺,到今天能为着维护他妈的利益去和他爹据理力争,老公飞升了多大的一个高度,原来在他爹面前,他腰都站不直,支支吾吾的话都说不囫囵。

102.       “老头子也知道,他说:家里就是夏莲懈事,比老二媳妇强。我就说他:你也知道人家夏莲强,今年春节,也就是夏莲真改脾气了吧,你看你干的那些事,要是换个人,不又打了大门外头去了,人家不和你一般见识。说实在的,把你娘儿俩留了家里,我上着班都担着心,害怕你们在家里打起仗来,好歹子不孬。我还和他说:人家夏莲平时还光劝着俺让着你,人家理解你,原谅你,还同情你,可你心里没个灯,知道哪个地方是亮的,哪个地方是黑的吧,谁对你好,谁对你孬你都看不出来,对你好的,你还闹事;人家不来不凑的,你啥毛病也没有,你说俺现在也是有个人小家庭的人了,大过年的,她娘儿俩要是真哭着走了,你说我不也得跟着走,我能陪着你在家里过年?老头子说:不陪散,俺不希罕这个。”

103.        “你觉得你回家是恩赐人家,人家老头还不买账呢,”我笑着打断老公的话头,插上一句,“他这种个性的人,你可吓唬不住他。”

104.       “还是你分析的对,老婆,从小他就没得到过父爱,所以就不知道怎么疼人。”

105.       “按说虽然你爷爷,你老爷爷死的早,可是老头子从小在这个家庭里应该不缺少爱,相反,还会获得的更多,你想想,你奶奶,你老奶奶,能不疼这‘十亩地里一棵苗’么?肯定是疼,弄不好是疼过劲了,没疼出好疼来。”

106.       “也许是这么回事,”老公说,“我小时候常听俺奶奶说,家里有点好吃的,谁也不舍得吃,都给老头子留着,留了前顿留后顿,两个老太太拿着他当个宝物看护着,真是含了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吓着。”

107.       “其实,这种过分的,单方向的溺爱,正是养成他到现在眼里还是只有自己的真正根源,两个女人无当的爱,把他的性格培养畸形了,按说他妈这么疼他他该孝顺他妈才对,我记着你和我说过,老头子都把他妈一把推倒过,是有这么回事吧?”

108.       “是,”老公说,“我记着那时候俺奶奶瘫痪了,双手拿着个兀子一步一步地挪着走路,他上去一脚就把兀子给俺奶奶踢了,俺奶奶一下子摔在地上,俺妈一看急了,扑上去抱着他的腿,他飞起一脚把俺妈给踹了个仰面朝天,俺这伙一看他揍俺妈,急了眼,齐乎拉地都上身,结果让他一个一个地都打倒了,哭成一团,一满家子上身都打不过他,自打年轻他身体好,挺壮,成天喝酒吃肉的可有劲了,自打这回吓得一满家子都不敢和他过招了。”

109.       “还能记起来,这一回打仗是为着啥吧?”我问老公。

110.       “大约摸地记着,好像是他从城里下班回来,带回来了两根鸡腿,他切好了想自家当酒肴,咱妈趁着他上厕所的工夫,偷着给了咱奶奶一块,让他看见了,这个老头了太毒了。”

111.       “别光怨老头子毒,你老奶奶和你奶奶也有错,这个‘毒劲’其实都是你奶奶,你老奶奶从小培养起来的,打小光疼他,就没教给他怎么疼别人,从小吃独食吃惯了,看见别人吃他就疼的慌。”

112.       “也对呀。”老公恍然着说。

113.       “不是也对,就是对,平常生活中,都好冲着现象使劲,光声讨错误者,可是现象的背后、错误的根源却很少有人顺着根往下寻找。要不然好好地为啥今年没较着劲地和他吵架,因为他长了病这只是一方面,我就是在努力帮着他寻找着这些不良性情的根源。他实际上就是被扭曲了,你说他自家难受痛苦吧,肯定痛苦,他也知道众叛亲离的滋味不好受,他也渴望自家的孩子都真心爱他,你看他那眼神,偷偷看人的时候,既有防备又有渴求,而且那种渴求得到别人爱和理解的心情还特别强烈。他老是在警惕着什么的同时却又乞求着什么,他始终警惕着家人扎堆说他坏话,这说明他也渴望家人说他好。他乞求的眼神表明,他也挺渴望得到爱,你没看见他和方圆吵架以后,方圆赌气不理他时,他总是在方圆身边转过来转过去,嘴里念念有词:爷爷有病呀,爷爷年纪大了,你得让着爷爷才行。他就是在用这种侧面沟通的方式传递信号,渴望亲人们原谅理解他呀。像你说的,他从小‘十亩地里一棵苗’,甭管啥事占高高占惯了,甭管对错别人都得无条件地让着他,小时候行,在家里他最宝贵,他奶奶,他母亲,甚至他姥爷姥娘,都拿着他当家宝,你完全能想象出在当时那个家庭里他是一种什么样的地位了么?就是你这个家未来的希望,可是后来呢,到了十四岁,娶了媳妇,他还这样,可人家不管这一套,人家年龄比他大,个子比他高,他再耍横人家就揍他,我听你妈说,前面两个媳妇,他那时候小,人家经常揍她,为着这个才离的婚,想想老头子这种性格的,人家揍他,说不定也不怨人家,都是他自家惹的。后来又找了你妈,可你妈软弱,拼体力揍不过他,凭智商又不如他高,还不是那种贤慧媳妇会哄着他高兴,你姥娘家里又穷,你舅舅们又老实,没有坚强的后盾,所以就被他欺负住了,再后来又生了你们,从小就对你们严加管教、棍棒相加,培养出了你们这些孝子孝女,就是偶尔反抗他一回,也只是皮毛,很快被他给武力镇压下去了,没办法从根本上去挣脱他从小给你们画的这个圈。”

114.       “实际上真正动摇了他在你这个家庭里统治地位的,就是我和二嫂,我们俩至少把你兄弟俩从老爷子给你们画的那个圈子里解救出来了,渐渐地才让你们懂得反抗错误。有一回二嫂子和我说,刚结婚的时候,看着二哥在老头子面前,简直就是猫跟前的老鼠。”

115.       “我自己清楚,真正摧毁老头子这种统治地位的,是我灌输给你的那些新思想,它让你从一个在老子跟前唯唯诺诺,让你上东你不敢上西,让你撵狗,决不敢打鸡的所谓‘听话’的乖孩子,变成今天,敢据理力争,敢和老头子论个是非,敢于回击他的不良言行,甚至反过来再指点老子的男人;从一个在爹跟前不敢说半个不字,到今天敢追求真理,从一个在老子面前佝偻着腰大气都不敢喘,哆哆嗦嗦地说不成一句囫囵话的人,到今天变成一个有思想,会分辨是非的人,经过了二十年的努力,为此咱俩吵了无数次的嘴,打了无数次的仗,你不是已经为自己的觉醒和进步感到自豪了么?你说我究竟是不是个好女人!”

116.       “我不是早就认识到你是个了不起的女人了么?老头子从来没说过一个人好,就说夏莲是个懈事的人,在咱家里,我看他就是服你的气,别人,谁的话他也听不了心里去。”

117.       “这其实也正是我从内心里感谢他的地方,至少,他是我走进你这个家庭里二十年来第一个真正发现我价值的人,这足以说明,他也是个聪明人,并不是像咱们过去认为的那样:他不输入别人的信息,别看他的眼睛不正面盯着人看,可一举一动都跑不出他的余光,再就是他的耳朵,时时刻刻捕捉周围的信息,从他用自言自语所进行的自我批评上你就看出来了,他也有是非能力的。他有心理疾病,虽说你家里人不懂得,他自已也不懂得,但我能感觉到,因为我对他的理解,来自我也有过这种心理体验,只是他病得太重,不能自拔了。他说我好,夸奖我,肯定我,并不完全像二嫂说的那样,他势利眼,看不起她是因为她失业了,看起我是认为我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我的理解是:我说的话做的事符合他苛刻的要求,就连我自己都能感受到他对我所表现出来的特殊的满意和信任,这说明他读懂了我身上所具有的科学的,精准的东西,读懂了我对他的理解和宽容。不过你爹也确实有点特殊,有不正常的地方,刚理解他的时候,我还真有信心,想试着和他深入地沟通一下,帮着他疏导疏导走出自我封闭的圈子,现在看来,多年沉积下来的已经定型的东西,的确是积重难返,从他身上我也深深体会到,为什么说,十年树木百年育人,一个人变‘坏’不是一朝一夕的,要想彻底地改好,更不是件容易的事,能有所转变就真的不错了。就说咱两口子吧,从结婚到现在彼此间整整磨合改造了二十年,一个人一生能有几个二十年?太不容易了!所以说,从小培养一个完美的人是多么重要,指往到性格形成了再改,根本都是不可能的事,不管对于改造方还是被改造方,都是太难太痛苦的事了,拥有不正常的性格的人,本身也很痛苦,因为他也很少能享受到幸福快乐和谐所带来的乐趣。”

  评论这张
 
阅读(15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